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110章誰治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0章誰治誰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怎麼了?」等喬棟樑跟李老聊天完出來時,就看到喬楠的臉色不太好。

「沒什麼,可能是吹了點風有點不太舒服。」喬楠搖搖頭,沒把朱寶國跟王洋的事情告訴喬棟樑,這事兒沒法說。

「這樣嗎,回去之後,我給你弄點薑湯,別怕辣,喝下去出身汗就好了。」

「嗯,爸,我們回去吧,估計媽跟姐也已經回去了。」

「……」一提到老婆和大女兒,喬棟樑剛才美好的心情就美好不起來了:「不管她們,楠楠,剛才你李爺爺給你的錢,你一定要放好,實在不行,你之前把書放哪兒,就把錢放哪兒,絕對不要留在家裡。你媽跟你姐……」

要不是大過年的,喬棟樑不想說些咒人晦氣的話,否則他真想說老婆和大女兒有病,腦子有洞埃

明知道家裡錢不多,這大過年的還天天出去玩兒。

他就不信,老丁天天陪著子衿出去,能忍得住一分都不花。

過年不上班沒錢,花錢倒是一天都不落下,喬棟樑都不想再管丁佳怡和喬子衿了。

反正他打定主意,要是開學了喬子衿的學費不夠,他絕對不管,老丁願意慣著子衿,他不慣。

他慣著老丁就等於是慣著她們母女倆個,能的她們!

還不知道喬棟樑在李老的影響之下,竟然能對丁佳怡和喬子衿下這樣的決心的喬楠此時一心全撲在朱寶國的身上了。

為了不讓朱寶國學好,她不過是對朱寶國有一點點好的影響,王洋就帶著一群人來圍堵她。

可以想見,但凡是個正常點,能帶好朱寶國的朋友,王洋是絕對不會允許朱寶國有的。

難怪朱寶國以前在大院里的名聲那麼差,好多人都說朱寶國是個壞孩子,估計所有的問題都出在了王洋的身上。

開學之後,她可得找朱寶國好好問一問,他們朱家到底是個什麼情況,怎麼王洋就盯上了他。

等喬棟樑跟喬楠回到喬家的時候,丁佳怡跟喬子衿還沒回來呢。

看到這個情況,喬棟樑什麼也沒有說,反正剛過完年,家裡還有一堆菜沒有吃,喬棟樑問了喬楠喜歡吃什麼,熱熱,爺倆解決完晚飯之後,就洗洗睡了。

至於丁佳怡跟喬子衿,喬棟樑完全不管。

等母女倆高高興興看完一場電影回到家的時候,就看到家裡黑漆漆的。

「媽,你說爸會不會生氣啊?」喬子衿白天是玩高興了,可一看到家裡是黑的,就忍不住拉著丁佳怡的手,擔心地問了一句。

「怕什麼,他生氣,我還生氣呢。我是就要晾晾他,讓他明白,到底誰才是陪他過完這一輩子,永遠陪在他身邊的人。有本事,他就守著一個女兒過日子。」丁佳怡來氣地說了一句。

平時她伺候老喬吃,伺候老喬穿,老喬的衣食住行,哪一樣不是她費心思。

老喬能活得人模狗樣的,還不是全靠的她,可是老喬竟然為了一個死丫頭跟她分被子睡。

「媽,我聽你的。」聽了丁佳怡的話,喬子衿才算是有一點底氣,不過看到屋裡一點熱氣都沒有,喬子衿又不高興了:「媽,我冷,就算不洗澡,總得洗個臉,洗個腳吧,要不然我肯定會冷得睡不著的。」

「會有熱水的。」剛從外面回來,丁佳怡也冷。

丁佳怡去拎熱水壺,想跟喬子衿一起洗臉洗腳,誰知道家裡的幾把熱水壺裡全是空的。

「這個老喬,沒了我伺候,家裡連熱水都沒有了?」丁佳怡又是生氣又是得意。

看吧,男人就是離不了女人,沒她,家裡連熱水都沒有。

等過幾天,老喬人都邋裡邋遢了,她就不信老喬敢不服她的軟。

夫妻之道,不是東風壓過西風,就是西風壓過東風,老喬這脾氣,她得好好治一治。

「什麼,沒熱水,媽,我喝了,我冷了,那怎麼辦?」喬子衿的心情瞬間跌到了谷底:「我不管,不洗臉不洗腳,我沒法兒睡。媽,我先回房了,你燒好水,能洗了跟我說一聲。」

說完,也不管丁佳怡的反應,喬子衿跺著腳就回房間。

「真的是。」丁佳怡笑著搖頭,燒水不過就是件小事兒,她能讓子衿幫忙嗎?

玩了大半天,回到家后都快半夜了,丁佳怡就一個人窩在後灶燒水,直到把水燒開了,端到喬子衿的房裡,伺候喬子衿洗完乾淨舒服了,鑽進被子里,丁佳怡才有空收拾自己。

等到腳暖了,丁佳怡的身子都鬆快了不少。

瞥到床上睡得正香的喬棟樑,丁佳怡哼了哼,照今天的情況看來,老喬肯定堅持不了幾天。

等到老喬跟她服軟之後,以後給喬楠多少錢,必須由她說了算。

能給喬楠讀書就算是不錯了,多餘的錢,喬楠手裡一分都別想有。

帶著這種想法,丁佳怡非常愉快地睡著了。

丁佳怡半點也沒有想到的是,喬棟樑爸媽死得早,家裡又沒親人,要是連這點家務小事都不會做,在她嫁過來之前,喬棟樑的日子還過不過了?

喬棟樑不是沒有燒熱水,而是只燒了自己跟喬楠需要用的份。

要是丁佳怡知道真相是這樣的話,還不知道丁佳怡能不能笑出來,或者說還有沒有心情睡覺,睡得這麼安心了。

因為喬棟樑跟丁佳怡各自的心思,喬家這個年就這麼古古怪怪的過去了,眨眼到了喬子衿和喬楠開學的日子。

「楠楠,錢帶好埃」喬棟樑學費提前兩天交給喬楠,對喬楠很是放心:「初三了,最後妝年,如果需要什麼複習資料就去買,不夠你再問我要,知道嗎?」

看著明顯比學費更多的錢,喬楠笑了:「爸,我知道了。」

「還是那句話,錢你……」

「我絕對不放家裡。」之前那點零錢沒被她媽搜出來,最近她手上的錢可比以前多一點,不用她爸交待,再把錢放家裡,她自己第一個就不放心。

要知道,她媽跟喬子衿那是一提到錢就眼睛發紅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