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113章又心軟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3章又心軟了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不過此時正這麼勸著翟父的翟華怎麼也沒有想到,對於翟升來說這個例外一旦出現,就會成為一直的「例外」了。

「啊欠。」就那麼靠著睡了一個晚上,毫不意外的丁佳怡直接感冒了,好在沒有發燒,但流鼻涕和打噴嚏那是停都不停的。

「媽,喝杯熱茶。」聽到丁佳怡洗鼻子的聲音,喬子衿嫌棄地皺了皺眉毛,非常勉強地給丁佳怡倒了杯熱水。

丁佳怡難受得眼眶都紅了:「子衿,你離我遠一點,免得我把感冒傳染給你。」

喝著熱乎乎的茶,丁佳怡身體上的難受並沒有絲毫的減緩。

「媽,你吃過葯了嗎?」

「還沒呢。」

「我給你拿葯。」喬子衿跑去翻了半天:「媽,家裡好像只有上次喬楠吃剩下的發燒葯,感冒藥好像沒有了。媽,你給我錢,我去幫你買。」

「……」丁佳怡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還是算了,不過就是感冒,等一下我多喝點水,很快就好了。」

她不就是因為捨不得那點錢,所以才沒買的嗎。

要不然的話,她下班回來的時候,就可以在路上買幾顆吃了。

這個時候,丁佳怡是真的有點後悔在過年的時候那麼痛快就把錢花了個大半。

現在丁佳怡已經吃不準喬棟樑的態度了,她兜里的錢勉強應付喬子衿一個月的生活費,學費是怎麼湊也湊不出來了。

嫁給喬棟樑這麼多年,丁佳怡還是第一次感覺到家裡沒錢,手頭緊緊到這種程度的。

「媽?爸是不是不肯幫我交學費?」

「你爸,我真的不想說什麼,你以為我為什麼會感冒,你爸這心也太狠,太硬了點。」她跟了老喬這麼多年,老喬就讓她靠著門外睡了一夜,連件衣服都不給她披,老喬的良心呢!

「那現在怎麼辦,後天開學,明天我就要去學校的1喬子衿眼睛一紅,都要哭了:「沒有學費,我就不去讀書了,欠學費這種丟人的事情,我做不出來1

「別哭別哭,媽感冒了都不難受,你一哭,媽心都疼了。別急,媽有辦法。」丁佳怡擰了一下鼻子,跺跺腳,沖回了兩人的房間。

緊接著,丁佳怡在房間里一陣翻箱倒櫃。

喬楠那個死丫頭把錢藏好了,她就不信老喬把錢也藏得這麼好。

明明都是老喬的女兒,憑什麼老喬的錢只有那個死丫頭可以用,子衿不可以?

老喬不願意交出來,那她就自己拿!

「媽,我幫你。」在房門口猶豫了一下,想到明天就要去學校了,喬子衿大著膽子走進父母的房間,幫著丁佳怡一起翻。

丁佳怡想了想說道:「等一下這事兒被你爸發現了,你就全推到我的頭上,只說是我一個人翻的,你攔了,沒攔祝」

「媽,我知道。」

「爸,你下班了?」喬家之外,從翟家回來的喬楠跟下班的喬棟樑不期而遇。

「楠楠,你一直在哪兒複習,會不會不方便?」看到女兒抱著書,喬棟樑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這個問題。

「不會不方便,挺好的。」如果沒有翟大哥的幫忙,那麼她一定會很不方便,畢竟又是書又是錢,隨便放一個地方,她能放心?

指不定她晚上會因為惦記著那點學費,擔心得都睡不著。

「行,那我們回家吧。」喬棟樑想不到,喬楠到底把書跟錢放哪兒了,不過看到喬楠的樣子,喬棟樑也就不操這個心了。

今天上班一整天,喬棟樑就跟遊魂似的,一直沒辦法集中精神,好幾次工作上出了錯誤。

一個年過去了,毫無疑問,妻子的手裡肯定是沒錢了,但大女兒又要開學了,難道他真讓大女兒欠著學費上學?

深知大女兒要面子的性格,喬棟樑很頭疼,萬一大女兒鬧著不去上學,那不是白瞎了之前的五千塊錢,而且大女兒現在成績很好埃

砸了那麼多的本事,在這個時候半途而廢,喬棟樑的心理怎麼能不矛盾跟糾結:「楠楠,你姐快開學了,你媽的性格你又知道,你覺得……」

一下子拿不定主意,也不知怎麼的,喬棟樑突然對喬楠開口,想問問喬楠的意見。

「……」

聽到喬棟樑的話,喬楠一陣沉默,心裡卻是很失望。

她爸這是心軟,想要給喬子衿學費。

但之前爸已經把狠話放出去了,昨天還跟媽吵得這麼厲害,爸這是缺一個下台階,所以才來問她的吧。

讓喬棟樑把錢給喬子衿,這絕對違背了喬楠心裡的真實想法。

憑什麼上輩子,說不給她讀書事情就沒有半點轉圜的餘地,這輩子喬子衿花光了家裡的錢,逍遙快活一個年,臨了沒錢交學費了,還有她爸幫忙擦屁股。

她爸的話說得再好聽,要給她媽和喬子衿一個教訓,但在關鍵時刻總心軟,難怪她媽跟喬子衿會有恃無恐。

但要是直接否決,喬楠又擔心會破壞自己在喬棟樑心中的形象,以後萬一遇到什麼事情,喬棟樑這個爸不幫自己的話,她在喬家就真的一點地位都沒有,一點利益都得不到保障了。

喬棟樑是喬楠還必須住在喬家,不能離開喬家獨自生活的唯一依仗。

「爸,這樣吧。媽跟姐的性格,你跟我都清楚。我姐性子不好,又嬌氣,總不能讓我姐在花光家裡的錢之後,就因為一時的面子真不讀這個書,把之前的五千塊錢全砸在水裡了。但我媽跟我姐過年時候的做派,肯定是不行的。照這個花法,別說是存錢了,估計還有欠的時候。你回去之後,跟媽和姐好好談一談,要是她們能知錯改過,爸你再把錢給我姐?」

沒辦法,喬楠只能挑折中的話來說。

現在喬楠只能巴望著以她媽跟喬子衿的性格,脾氣大一點,別有所收斂,把她爸再惹毛了,這筆錢就不用拿出去了。

想歸想,但最後到底會怎麼樣,喬楠也不敢保證。

所以,在回去的路上,喬楠的臉色不怎麼好,陰沉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