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116章中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6章中考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玄幻魔法

「你姐跟你媽繼續這麼下去,我都擔心你姐徹底被你媽養歪了。你媽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算了,跟你說這些事情幹什麼,今年你就要中考了,好好考。」

「我知道了。」喬楠點頭,把心收回來,然後她真的在後來很長一段時間裡,真也沒有管過丁佳怡和喬子衿。

也不知道怎麼了,這對極品母女倆在很長的時間裡,也沒來騷擾喬楠,喬子衿更沒有借著姐妹之「情」讓喬楠幫忙。

「小喬,還有一個月就要中考了,你緊不緊張?」朱寶國平時不好好學習,才在學習上多投注一點心思,沒想到時間過得那麼快,眨眼都要中考了。

「不緊張,有什麼好緊張的。」喬楠淡定地看著自己桌子上鋪得滿滿的卷子,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每天N張練習卷。

就沖這個情況,她還有什麼可緊張的:「怎麼,你怕了?」

「不是怕,我這不是有點心虛嗎?」朱寶國難得誠實地說道:「其他學生中考,那可是實打實學了九年的,我,我這認認真真學還沒一年呢。」

「你對自己沒信心是正常的,不過你要相信我。」拍了朱寶國的肩膀一下,喬楠半諷半鼓勵地說道。

「我勒個去。」朱寶國翻了一個白眼:「有你這麼誇自己的嗎。」

「有,你眼前不就站著一個嗎?」喬楠齜牙一笑,亮亮自己白閃閃的牙齒。

朱寶國無語地抽了抽自己一邊的嘴角,腦袋一轉,他跟小喬鬥嘴就沒有贏的時候,與其被小喬損,還不如多做幾道題呢。

「大家不要緊張啊,中考其實跟我們平時的考試差不多。文具一定要準備好,筆多拿幾支沒有關係,千萬別突然不能用,全都斷了墨水。還有,我們班到時候指不定會有幾個人在同一個教室。大家做了三年的同學,應該友好一點。萬一誰的筆不好使了,自己手裡要有多的筆,別那麼小氣。到時候,一個教室里可不止我們一班的學生。別到時候,我們自己班的不借,其他班的人借,那就鬧笑話,丟臉丟大了,明白嗎?」

陳老師這番說出來,讓一班的同學覺得莫明其妙的,唯獨臉猛地脹紅的趙雨聽明白了陳老師話里的意思。

不少人紛紛在下面表示,大家都是一個班的同學,好歹相處了三年,不過就是借支筆,哪有這麼小氣不肯借的,這事兒絕對不可能在他們一班發生的。

越是有人這麼說,趙雨的臉越火。

別人或許沒有看到趙雨的表情,可是周磊卻看得清清楚楚。

周磊懷疑地看著趙雨,趙雨咬咬牙,回瞪了周磊一眼:「你可別亂猜,陳老師說的話,跟我沒關係1

「我有說跟你有關係嗎?」周磊樂了,這是不打自招了嗎?

「反正你給我記住,別亂說話。要是我聽到什麼,我就直接找你算賬。」

「趙雨,你還真當我怕你埃有本來,你來找我算賬啊,我倒是你有多少本事。我是男人,又不跟你們女生似的喜歡亂說話。本來我是什麼也不想說的,不過你都這麼警告我了,我要不說點什麼,哪裡對得起你。我等著你找我算賬1

周磊的脾氣也上來了。

周磊早就想換位置了,陳老師表示都快畢業了,實在是沒有這個必要,而且他相信周磊的自制能力,讓周磊委屈一下忍忍就過去了。

周磊到底是男生,陳老師都這麼說了,周磊當然就答應了,想著少跟趙雨說話就好了。

趙雨不威脅也就算了,一威脅,周磊還就跟趙雨上了:「咱們走著瞧1

這下子,輪到趙雨慌了:「別啊,我我、我剛才是跟你開玩笑的,你別當真埃」這事兒要是在學生里也傳開來,那她真的是不用做人了。

這個學期,趙雨總覺得那些老師看自己的眼光怪怪。

雖然她還是班裡的語文課代表,但是李老師有什麼事情,很多時候寧可叫別的同學做,也不叫她。

就算是些發發考卷搬搬作業的小事被搶了,趙雨不但不覺得自己空閑是件好事兒,反而總覺得彆扭。

「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現在後悔,晚了1周磊脾氣一上來,也不是好說話的人。

「行了,注意事項就到這裡,大家今天回去好好休息,然後參加中考。」趙雨跟周磊的動靜比較小,陳老師並沒有說什麼。

「小喬,給你件考試神器。」所有人都收拾完書包的時候,只有朱寶國還往外拿東西:「這個你帶回去,保證你喝了超有精神。」

「咖啡?」

「你知道啊?」朱寶國稀奇了:「拿去喝,萬一困了,喝它很有用的。」

看著咖啡喬楠猶豫了一下:「朱寶國,就要中考了,你要信我的話,你回到朱家之後,家裡亂七八糟的東西別吃。尤其是別人給你的東西,單份的,不能拒絕,回頭也給倒了。總之一句話,你警醒一點。」

本來喬楠是想把王洋的事情告訴朱寶國來著,可後來一下子忘記之後就不知道要怎麼提了。

如果翟大哥跟她說的都是真的,那麼王洋肯定會見不得朱寶國這次中考考得好。

所以,今天晚上王洋估計就會有動作了。

「小喬,你是不是聽說什麼了?」朱寶國的臉色變了變。

「反正我不會害你的,你自己當心點。」還用聽說嗎,她都親身經歷,差點因為朱寶國的關係被慘揍一頓呢。

「喬楠,謝謝你,你放心,我知道了。」家裡那個表弟跟自己不對付,朱寶國小時候就有感覺了。

偏偏平時人前人後,人家哥長哥短地叫著自己,朱寶國心裡覺得不舒服,不高興,還拒絕不了。

要是他板起臉凶一點,他爺爺第一個訓他,說什麼哥哥應該讓著弟弟,更何況他那個表弟又乖又聽話,讓他多帶著玩兒。

從小到大,朱寶國都不記得自己吃過王洋這個表弟多少虧了。

只不過這些都是小事,無傷大雅,朱寶國也就懶得計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