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118章算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8章算賬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要命了,我,我作文還沒寫好呢。」

「今年的文言文閱讀理解好難,我都亂寫了。」

「別提,剛剛考完,我腦仁疼。」

交卷的時間一到,跟喬楠同一個考場的學生一片哀鴻遍野,今天的語文考試難度是偏難的,所以考生們的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

在所有人都彼此對答案的時候,只有默默收拾東西要往外走的喬楠成了鮮明的異類。

「朱寶國1跑到朱寶國的考場,看到朱寶國一臉的菜色,衣服都是皺巴巴的,喬楠直接皺起眉毛來:「今天早上怎麼回事兒?」

只差五分鐘,只要朱寶國再晚這麼一點點,連進考場的資格都沒有了。

「等我一下,我去廁所洗把臉。」朱寶國的臉色很難看,跑到男廁所不斷用冷水洗臉,直把衣領都沖濕了才停下來。

朱寶國頂著一張濕漉漉的臉走過來:「今天的事情,我又得謝謝你。喬楠,我欠你的情越來越多,以後不好還埃」朱寶國自嘲一笑,臉上有著一點頹喪之氣。

「沒考好?」

「怎麼會1朱寶國挺了挺胸:「你之前不是還說,我可以不相信自己,也得相信你這個小老師嗎。這場語文不確定發揮得好不好,至少不會差。」

「那不就行了,現在對於你來說,最重要的是中考。至於其他的事情,先放在一邊,聽沒聽過有一個詞叫秋後算賬。」喬楠也沒有多問,朱寶國今天差點遲到,而且樣子還這麼狼狽,肯定不是意外。

「你說的對,先把中考應付過去,其他的事情,我總有時間跟他好好算賬的。走,下午還有考試呢,我請你吃飯,請你吃肉1朱寶國用袖子往自己的臉上和頭上抹了抹,把水珠抹掉,直接帶著喬楠吃飯去了。

一天兩場考試下來,等喬楠考完回家時,喬棟樑從來不問喬楠考得好不好,只有一句話,那就讓喬楠多休息,既然考完了就什麼也不要想,休息好了才能把下一門考好。

在喬楠考試的三天時間裡,喬棟樑一直是跟丁佳怡睡一間房的。

等喬楠三天考完了,喬棟樑又重新睡回小書房了。

「喬叔叔。」這天朱寶國來喬家找喬楠,先見到了要上班的喬棟樑。

「寶國,你怎麼來了,找楠楠?」

「嗯。」朱寶國點了一下頭:「小喬在家嗎?」

「在。」喬棟樑扭頭就對屋裡喊了一句:「楠楠,寶國來找你了。」

「噢。」已經天天習慣在家有空就往翟家跑,這中考考完了,喬楠一下子還有點反應不過來,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呢:「找我什麼事?」

「楠楠,反正你們已經考完了,你就跟寶國出去走走玩玩,放鬆一下。」喬棟樑從兜里拿出五塊錢交給喬楠:「不行中午就別回家吃飯了,你一個人做飯也挺麻煩的。」

「喬叔叔要去上班了對吧,喬叔叔再見。」朱寶國對喬棟樑露齒一笑,叫叔叔叫得很勤快,加上他的好皮相,誰看都會覺得朱寶國是一個乖寶寶,誰會想得到朱寶國曾經也是個小霸王。

「行,我去上班了。」喬棟樑笑著應了一句,就騎自行車走了。

「寶國來了埃」丁佳怡聽到聲音也走了出來:「寶國,去我們坐坐,早飯吃過沒有?楠楠,你也太不懂事,你得向你姐學習一下,客人來了也不知道往家裡請,讓人總站著什麼意思,罰站埃」

「不用了,小喬,喬叔叔已經答應你跟我出去了,我們走吧。」跟在喬棟樑面前不同,朱寶國看到丁佳怡卻是連一句基本的「阿姨都吝嗇」得很,帶著喬楠就走了。

「媽,我走了。」朱寶國可以這樣,喬楠不客氣。

不冷不熱地跟丁佳怡打聲招呼之後,喬楠跟在朱寶國的身邊往外走:「去哪兒?」

「朱家。」

「朱爺爺。」等喬楠到了朱家的時候才發現,朱家今天人真全,包括就連之前有過一面之緣的王洋也在。

「喬楠來了。」看到喬楠,朱老的笑容有些勉強,然後有些責備地看了朱寶國一眼,有什麼事情是他們一家人不能解決,還非拉一個外人來看他們朱家的笑話不可。

「爸。」朱琴臉一板,比朱老更不高興:「寶國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他從小沒媽,哥又經常待在部隊里,我雖然是他姑姑。可是他小時候,都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的。我剛生洋洋那會兒,寶國身體不太好,我餓著洋洋都把寶國給餵飽了。現在寶國這麼冤枉我家洋洋,對得起我當年對他的這片養育之恩嗎?」最重要的是,寶國還帶個外人回來,什麼意思!

「急什麼,我們都是一家人,只要把誤會弄清楚了,又不會有人把這些誤會往外傳,不會傷害到洋洋的。是吧,喬楠?」朱老一雙眸子直接瞟向了喬楠。

「……」喬楠扯了扯嘴角,難怪剛開始的時候朱寶國的脾氣這麼不討喜,合著是遺傳朱家的,還是李爺爺好相處多了:「的確,還是把誤會弄清楚比較好。」

「小喬,坐。」朱寶國不管朱老和朱琴有些發黑的臉,替喬楠找了一個舒服的位置,就讓喬楠坐下來:「要說清楚,的確要說清楚。給我一個解釋,為什麼中考的第一天,我睡得跟只死豬似的。朱家這麼多人,沒一個人叫我的?」

他以前的成績不好,別說是錯過一門、兩門的考試了,就算六門考試他都參加了,也未必能考上高中。

這要是缺考一、兩門,就算他能上高中,靠的肯定是朱家的面子。

「不是說了嗎,那天洋洋看錯了。洋洋都已經跟你道歉了,你還想怎麼樣?你想揪著洋洋這麼一個小錯誤,然後往他身上潑髒水?洋洋可是你的堂弟,你這麼欺負洋洋對吧?別以為我們家洋洋脾氣好,你就可以把外面那一套也用在我家洋洋身上。」

朱琴是真的不高興了,面對這個侄子,她幾乎把他當成兒子一樣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