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120章什麼情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0章什麼情況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玄幻魔法

朱家的人都信朱寶國說的出這話肯定也能做得出這事兒,誰能不擔心,誰能不害怕,就連王洋本人都臉色大變,害怕朱寶國真來這麼一招。

「朱老,想弄清楚這件事情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對於你們朱家來說,其實挺容易的。」一直坐著不說話的喬楠在這個時候出聲了。

被孫子氣得夠嗆的朱老看向喬楠:「你想說什麼?事情都過去好幾天了,還能查得清楚?」

更何況,那根本就是一個意外,有什麼可查的。

「小喬,你直接說,有什麼辦法。」朱寶國瞪了朱老一眼,讓朱老收斂一點態度,喬楠可是他請來的客人。

剛剛還說要感謝人家,現在就用這種眼神看人了?

「……」朱老無奈地扯了扯嘴角,看著喬楠的眼神不再似之前的那般凌厲,剛才的態度的確是不太厚道。

再怎麼樣,這個孫子是喬楠幫他帶好的。

要不是喬楠,孫子都要錯過中考了,他們這些親人還不及一個外人對孫子的幫助來得更大。

「你們都只覺得朱寶國睡過頭不過是巧合,朱寶國覺得自己睡那麼久,似乎是被人做了手腳。現在科學那麼發達,去驗一驗不就知道了嗎?」有了說話的權力,喬楠發表自己的意見。

「你讓我們朱家的人公器私用?」朱琴不贊同:「我們朱家的人不做這事兒。」

「這很簡單,給錢啊,或者是找花錢的地方去驗。」

王洋這個時候露出了輕蔑的笑容,他還當喬楠有多好的辦法呢,他就第一天的前一個晚上給朱寶國餵了一點安眠藥。

這都三天三夜過去了,他下的葯又不重,只會讓朱寶國睡得起不來,又不會睡死,所以藥性早就被代謝掉了,當他不懂埃

想用這種不入流的手段恐嚇他,讓他自亂陣腳,露出馬腳,想法也太天真了點。

女人就是女人,能有多大的用處,能有多聰明。

「這麼多天過去了,還能驗得出來嗎?」朱老的心態就平和多了,驗一驗也好,這樣就可以讓寶國放心,也能還洋洋一個清白,有什麼不好的。

像之前那樣,什麼辦法也沒有,安撫不了孫子還給不了任何一個人交待,朱老才覺得鬱悶呢。

「原來是這樣埃」朱寶國眼睛一亮,拍了下大腿:「小喬,那天你讓我留尿,就是為了這個?」

那是中考的第一天,喬楠雖然讓朱寶國把心思都放在中考上,等中考考完了再算賬,但是喬楠早就提醒朱寶國,最好是留點證據,免得到時候想算賬,還要被對方數落成無理取鬧。

「留、留尿?」王洋愣住了,還有這麼一招嗎?

「不但有尿,還有血。」看到王洋的反應,朱寶國笑了:「你們不是想證明他是清白的嗎,好辦,我們去驗一驗,誰是人誰是鬼不就有答應了嗎?」

「准嗎?」朱琴猶豫了一下,要能還兒子清白那是最好的,可萬一不準怎麼辦?

「這位阿姨,我們要相信科學。」喬楠笑了:「別的不行,驗這個,還是可以的。」

「驗1喬楠是好學生,在朱老的眼裡,好學生說的話肯定是對的:「寶國,你東西都留著是吧,那最好,我們現在就去醫院。」

這事兒一天不弄清楚,家裡就別想太平了。

總不能讓寶國一直抱著懷疑,看洋洋不順眼,等來年洋洋中考的時候,看著寶國對洋洋下手吧。

「寶國,要是查出來只是一個誤會,你該怎麼樣?」朱老看著朱寶國,要朱寶國一個保證。

「如果我冤枉他,我向他道歉,怎麼招都行。」朱寶國立馬明白朱老的意思:「不過,要是我沒冤枉他呢,爺爺,你是不是也該給我一個保證。」

「不可能的。」朱老想當然地反駁了一句。

「還沒驗呢,你們就非得說不可能,那還驗個屁啊!萬一結果出來,就是有問題,有人給我下藥了,你們是不是還要說醫院的機器壞了,或者是別人害我的?要這樣,我們還去醫院幹嘛,你們這是拿我開涮啊1

他們只想證明王洋是清白的,卻不想證明王洋是有罪的,真叫人噁心。

一下子火大起來的朱寶國眼睛一瞪,就跟只牛犢子似的,尥蹶子猛地踹了跟前的桌子一腳,發出「吱嘎」刺耳的聲音。

面對發脾氣的孫子,朱老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就連朱琴這個姑姑也不敢開口勸一聲,看著火都從頭頂竄出來的朱寶國就要暴走砸家了。

「幹嘛呢。」一聲清清涼涼如山泉一樣平靜而叮咚的聲音響起,就像是往旺火上澆了一盆冰水似地,讓已經氣到哼哧哼哧紅了眼睛的朱寶國冷靜下來。

坐下來的朱寶國還是平靜不下來,看著喬楠不甘地問:「這事兒就這麼算了,老子就吃定了這個悶虧?1

「你是誰老子?」喬楠冷冷地睨了朱寶國一眼。

「……」朱寶國一咽,差點答不上來:「都這個時候了,還要計較這個嗎?」

「我有說這事兒就這麼算了嗎?脾氣怎麼還這麼壞,難怪大的被小的欺負,你怪誰?」白了朱寶國一眼,喬楠把茶推到朱寶國的面前,朱寶國二話不說,拿著茶水就灌下去。

還別說,一杯水下肚,朱寶國心裡好像是沒那麼燥氣了。

「……」

「……」

「……」

看著喬楠和朱寶國的相處方向,朱老父女以及王洋三個人通通呆住了,尤其是朱老真想揉揉眼睛,眼前這個聽話的小子真是他那個脾氣壞透了的孫子?

剛才還暴躁不已,隨時準備撕碎獵物發泄一下心情的小獅子,只是被人稍稍順了下毛,就安靜下來,這怎麼可能!

別說是朱老了,整個朱家就沒誰有這個本事。

最讓朱老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喬楠從頭到尾對孫子的態度可不好,也不算是順毛摸。

以前誰要是這個態度對孫子,早被孫子揍了,這個喬楠是什麼情況?為什麼孫子那麼聽這個小姑娘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