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121章還不樂意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1章還不樂意了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玄幻魔法

從前朱寶國的脾氣壞透了,哪怕朱寶國說的是實話只要沒人相信,朱寶國就會跟失了理智一樣發瘋發狂發脾氣。面對這樣的朱寶國,王洋想贏他太容易了。

可是今天,朱寶國只是被喬楠的一個眼神,一句話就給安撫下來。

面對這樣的情況,王洋心中產生了不安感。

早在聽說朱寶國還留著那一天的尿,王洋就已經開始心虛了。

「你說,怎麼辦?」稍微冷靜一點之後,朱寶國看向喬楠。

「打電話,給你爸。」喬楠說了一句。

對於朱老來說,孫子肯定親一點,但外孫一直以來這麼乖,長得又瘦瘦弱弱,看著那麼好欺負,朱老在這種時候心肯定是偏向王洋的。

都說手心手背都是肉,但誰讓朱寶國曾經的黑歷史太多了,幾個肯信朱寶國和偏向朱寶國的。

「沒有用,我爸一向覺得他比我乖,我爸不會幫我的。」朱寶國臉色黯了黯,只差點沒說他爸一點都不喜歡他這句話了。

「不需要他幫你,你爸是軍人,他比這兒所有人都冷靜。打電話給你爸,然後我們去醫院檢查。只要出了結果,你爸至少會明白。」現在朱家真正當家做主的不是朱老,朱家的一切早就傳給朱成了。

所以朱成的態度跟看法,對朱寶國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不行1王洋猛地站了起來:「絕對不行。」

本來還懷疑喬楠這個辦法到底行不行得通,但在王洋喊「不行」的時候,朱寶國二話不說拍桌子道:「行,就這麼定了,我現在就給我爸打電話。」

「你……」王洋差點沒想咬掉自己的石頭,在喊出第一個「不行」的時候,王洋就已經後悔了。

但是因為太激動太緊張了,王洋沒控制好自己,不但喊了一個「不行」,還喊了第二個。

面對朱老和朱琴詫異的光芒以及朱寶國的幸災樂禍,王洋氣得臉都白了,然後就直接瞪向了喬楠。

「你幹嘛1朱寶國看到王洋瞪喬楠的那一眼,「噌」的一下站了起來,直接推了王洋一把:「怎麼,不服氣,現在才知道怕,晚了!你敢瞪小喬,信不信我揍你1

「別吵了。」朱老拉了王洋一把,讓王洋原本泛白的臉立刻變成青色。

永遠都是這樣!

為什麼每次他跟朱寶國吵架,明明是朱寶國要對他動手,外公拉的永遠都是他!

作為一直被拉的人王洋太清楚,在這種時候,誰被拉就得被打,連還手的能力都沒有。

「趕緊打電話,再這麼吵下去,這個娘家我還敢回嗎,洋洋還能待嗎?」朱琴也被吵得煩了:「你們不打,我打?」

朱琴拿起電話,把經常打背得滾瓜爛熟的電話撥通:「喂,哥嗎,有件事情跟你說一下……」

看到這個電話是朱琴打的,王洋都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才好了,這是他媽,親的!

但是這個時候王洋已經不敢再有欺負動作,要是他敢掛******電話就等於是不打自招,承認朱寶國那天之所以睡不醒的確是被人做了手腳,而且做了手腳的人就是自己。

可是,他就算是不阻止,只要朱寶國的尿液里被查出有安眠藥的成份,以他大伯的厲害還能不明白嗎?

王洋臉青了又紫,就跟變色龍似的,讓喬楠看著都替他難受得慌。

對於王洋來說,這已經走進一個死局了,不管這件事情查不查下去,王洋都是免不了一身的騷。

「喬楠啊,接下來……」朱老不是真正的老糊塗,外孫的臉色不太好,剛才態度也變了,朱老這個時候倒是意識到什麼了。

喬楠抿了一下嘴,這是要趕人的節奏了。

喬楠看向朱寶國:「接下來的事情,你能應付了嗎?」

朱寶國突然臉紅了一下,他還說自己把小喬當成妹妹,以後小喬有什麼事情,他幫著小喬,可現在似乎都是小喬在幫他:「你放心,接下來的事情,我自己能處理得了。」

小喬幫他把事情安排得差不多了,看樣子,只要他爸回來,這事兒估計就錯不了了。

得到肯定的答案,喬楠才站起來:「朱老,打擾了。」說完,喬楠就離開了。

「……」朱老哭笑不得,直到這個時候朱老才發現喬楠面對他那個老親家的時候,叫的是李爺爺,在叫他的時候只肯叫一聲朱老。

他不高興一個外人來管他們朱家的事情,人家小姑娘還不樂意來呢。

朱老沒想到,他前幾天還說人家小姑娘把孫子帶好了,要找個機會好好謝謝人家小姑娘,今天這個情況一出來,他沒能謝到人家小姑娘,反倒是把人家小姑娘徹底給得罪了。

說到底,這事兒跟人家小姑娘也沒什麼關係,人家小姑娘之所以會來,也是為了幫孫子。

一個外人都這麼幫孫子,反倒是他們。

不過等朱老想到這次的事情的另一個關鍵人物是一直以來都很聽話懂事的外孫,朱老就又開始頭疼了,這事兒怎麼會亂成這樣。

喬楠離開朱家之後,哪兒也沒去,直接去了翟家。

朱寶國送給喬楠的那些東西,夠喬楠研究很長一段時間呢,每天習慣的作息習慣,喬楠不想改,免得以後懶了又養不勤了。

「翟大哥,你回來了?」當喬楠看到翟升時,挺驚訝的,掐指算算,她似乎都有小半年沒見過翟大哥了。

「嗯,你中考考完了吧。」小半年不見,翟升變得比以前更加沉默了,最重要的是氣勢也變了。

如果說以前的翟升還不懂收斂,氣勢強烈銳利的如同出鞘的寶劍,現在的翟升更像是懂得斂藏自己鋒芒,麻痹敵人回鞘的寶劍。

明明氣勢收斂了那麼多,但是喬楠還沒靠近翟升,就總有一股壓力感。

這麼想著,喬楠暗暗呸了自己一句,什麼破比喻,又不是在寫古文,不應該把翟大哥比作劍,應該是槍才對。

「中考考得怎麼樣?」翟升看到喬楠的臉色紅潤了不少,這表示他不在的這半年裡,小姑娘的日子過得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