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128章傾巢無完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8章傾巢無完卵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朱成不知道的是,在喬楠的眼裡,帶朱寶國跟帶兒子沒區別。

「不提就不提,我還不樂意搭理那個王洋了。是王洋在家裡的時候,整天跟我哥來哥去,還跟爺爺告狀說我不理他。奸滑,狡詐,陰狠,壞東西1朱寶國把自己能想得到的壞詞語,稚氣地通通都堆在王洋的身上,讓朱成對王洋不是個好的印象更加深刻。

朱成唇線抿成了一條線:「你的確是該多向喬楠學習學習,尤其是語文,我絕對相信喬楠作文能得第一。」

喬楠只需要用一句話,就能夠讓他加深對王洋的了解和認識,兒子用了這麼一堆詞來形容王洋,他只覺得可笑。

這差得可不只有一點點。

「知道喬楠要選哪個學校讀高中嗎?」

「平中啊,小喬早就告訴我了。」

「不是附中更好嗎?」

「小喬說,以她的成績去平中讀書,可以免了學雜費。小喬家裡的條件不太好,她媽又是個腦殘的,竟然花光了家裡所有的錢托我外公幫忙把她姐塞到了附中。沒有那個能力就別去讀,是不是傻埃不過在我看來,最傻的還是小喬。她姐都把家裡的錢花光了,憑什麼她要為喬家省錢,去什麼平中讀,還賺獎學金。她人就是太好,太孝順,對,這叫愚孝1

朱寶國為自己難得能用對詞語而感到高興和驕傲,總算是沒有白經常跟小喬在一起,看他語文的水平是直線上升埃

「愚孝?」朱成意味深長地笑了:「寶國,學了這麼久的語文,知不知道傾巢之下焉有完卵這句話的意思?」

小姑娘不但不愚,而且還非常聰明。

喬棟樑是喬家唯一的經濟支柱,把喬棟樑這根柱子壓斷了,別說是喬楠,喬家的兩個姑娘都沒書可念。

喬楠給喬棟樑喘息的空間,這樣她也能爭取到更多念書的機會。

這小姑娘要是身體素質不錯的話,放在部隊里倒是一個好兵,腦子非常靈活。

看著小姑娘吃了大虧,實際上小姑娘就算是沒有佔大便宜,至少保障了自己的利益。

喬楠在劣勢的情況之下,最大可能的保障了自己的利益,這份心機可不能小看。

看到人家的姑娘為了讀書費這麼多心思,自己的兒子就跟只長了肌肉沒長腦子似的,朱成就無語。

照道理,朱家有王洋這麼一塊磨刀石在,怎麼樣,寶國也該有點進步才對,但看樣子似乎並不是這樣的。

「行了,到家了。」拍了一下兒子的肩膀,朱成拉著朱寶國回了朱家,父子倆到的時候,朱家已經不見王洋和朱琴的影子了。

不提王洋,朱琴是沒臉繼續在朱家待下去,更是沒臉見朱寶國這個侄子。

朱寶國之所以會在中考那一天睡不醒是因為吃了含有安眠藥成份的水果。

王洋都想出把水果泡在安眠藥水裡,然後再把水果給朱寶國吃的辦法來,說王洋是無心之失實在是說不過。

退一萬步,哪怕王洋麵對這個結果時搬出了擔心朱寶國會因為緊張失眠,又怕自己實話實說,朱寶國越發不願意吃的借口來,從朱寶國沉睡的情況看來,這葯下得也太重了點。

安眠藥不是別的,一個弄不好,那是要出人命的。

更重要的是,就像朱寶國之前說的那樣,怎麼就那麼巧,那一天朱家沒人不說,王洋還說自己一大早就見到朱寶國起床先去學校了。

哪怕王洋給的理由再完美也不得不引人懷疑,更何況,王洋給的理由並不完美,而且還漏洞百出。

「寶國,回來了?」王洋跟朱琴倒是走得乾脆,留著不能走的朱老就尷尬了。看到寶貝孫子回來了,朱老都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才好。

「嗯。」朱寶國興緻不高地應了一句。

「你們父子倆都見過喬家的那個小女兒了?」朱老苦笑了一下,這下子孫子是真的怨上他了,可是外孫的情況……

朱老現在腦仁疼得厲害,他不知道自己該相信外孫是出於一片好意辦了壞事,還是去判斷外孫是一個會害堂兄弟的壞孩子。

「見過了,這個小姑娘不錯,寶國經常跟她在一起,應該能學到點東西,以後不會那麼容易被人算計。不過爸,這次王青林的事情,不用想了,該怎麼樣就怎麼樣,王青林能不能往上升,全看他自己的本事。」朱成坐下來,替自己和朱老倒了一杯茶,這叫先禮後兵。

一直以來,朱老還是挺寵朱琴這個女兒的。

要不是這樣,王洋也不可能在朱老這邊討到那麼多便宜。

因為朱琴這個妹妹,朱成平時對王青林這個妹夫挺照顧的。

他在家的時間少,在部隊的時間多。在部隊里,他照顧王青林,在朱家,王青林的兒子竟然在欺負他的兒子。

想到喬楠今天告訴自己的情況,朱成的眼底閃過一抹陰霾。

「成啊,孩子之間的吵吵鬧鬧也正常,你別……」聽到女婿的事情要被卡了,朱老開口幫忙求情。

朱老早就退休了,他在退休的時候把朱家的一切都交給了朱成這個唯一的兒子,所以現在朱家真正的當家人是朱成不是朱老。只不過朱老是朱成的老子,朱老的話,朱成總是要採納一點的。

「爸,這話你對寶國說一遍,你能說一遍,王青林的事情,我就幫。」朱成也不惱,冷靜地就跟沒聽到朱老拉偏架的話一樣,鎮定自若,如泰山般巍然不動。

「哎……」朱老倒是想對朱寶國說,想勸孫子幫幫自己姨父的忙。

可是看到孫子生氣的臉,朱老還能說什麼,再親,外孫也親不過孫子埃

以前朱老是儘可能地寵著朱寶國,一般是不會做讓朱寶國不順眼的事,這都成了一種習慣了。今天為了王洋的事,算是破例,再讓朱老多說什麼,朱老哪裡做得到。

朱老嘆這一聲息就表示在王青林這件事情上妥協了。

「爸,阿琴嫁出去,就是王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