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134章雪上加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4章雪上加霜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附中的學費雖然貴,但也沒貴到這麼離譜吧?」同事不敢相信地看著丁佳怡:「合著喬子衿能去附中讀書,是你們買進去的?」

為了一個女兒,把家裡的錢全花了,一點底都不留,合著喬家就喬子衿一個人啊?

同事只覺得這種情況實在是太荒唐了。

最讓同事無法接受的是,喬棟樑發生這麼大的事,最後能拿出錢的竟然是喬楠這麼一個孩子。喬楠憑著本事賺的獎學金拿出來,不但不討好,還挨了丁佳怡一巴掌。

一瞬間同學就覺得喬棟樑這個家,怎麼那麼奇怪,不正常埃

一句話,關鍵時刻,喬棟樑這婆娘辦事太不靠譜,還不如喬楠一個孩子實在,難怪喬楠能中考第一。

等喬楠把三百塊錢全交進去之手,喬棟樑的檢查結果也出來了:「病人股部有粉碎性骨折,最危險的是,病人脾臟破裂,必須儘快安排做手術。你們家人錢準備好了沒有?」

「要、要多少錢?」丁佳怡腳一軟,總覺得喬棟樑的情況非常好,嚇得她臉色發白,站都站不住,同事必須在旁邊托她一把。

「先交個一千再說,不夠之後補。」

「一、一千?」這下子,丁佳怡更傻了。

家裡的情況,別說是一千了,讓她現在馬上拿個一百出來,她也沒有埃

「怎麼辦,老喬這下子是不是死定了?!老喬啊,你怎麼就丟下我們母女三個了呢?1丁佳怡一屁股墎坐在地上,拍著大腿就哭了起來。

「……」同事無語了:「嫂子,你別急,還是那句話,你們家還有多少錢現在全拿出來,交多少是多少。不行,我想想辦法,回廠子里看看,是不是能籌點錢出來,最重要的是先救老喬的命1

直到現在,丁佳怡連一毛錢都沒有拿出來,同事也是醉醉的。

「爸?」這個時候,喬棟樑被推了出來,要安排進手術室,喬楠看到了連忙走了上去。

只見喬棟樑身上的衣服有些破爛,最扎喬楠眼睛的是喬棟樑身上星星點點的血滴。

喬棟樑勉強還能睜開眼睛,只是眼神極是迷茫,沒有半點神采,張開的嘴也是連一聲都發不出來。

「爸,你別急,醫生一定能治好你的。」

「嫂子,老喬這是?」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突然走來的一班子人讓丁佳怡嚇得渾身直打顫:「嫂子,上次你明明說年頭上借的錢,兩個月之後就還我,這都半年了,嫂子,你看?」

「是啊,嫂子,雖然借得不多,可我們也要過日子啊?要不是看在老喬的面子上,我們也……不過老喬這是怎麼了?」來的這幾個人,年輕跟喬棟樑差不多,站姿筆挺,眉眼之中有一股煞氣和正氣。

「虧得你們跟老喬還是好兄弟,你們沒看到老喬這個樣子了嗎?我現在連給老喬看病的救命錢都沒有,哪兒有錢給你們。」丁佳怡一個勁兒地哭,哭得極慘,就像全世界的人都在欺負她似的,在醫院的走廊里顯得特別突兀,引得不少人來看。

來人聽到丁佳怡的話,臉一青,氣得夠嗆。

誰家的情況也不富裕,就是因為跟喬棟樑是好兄弟,所以哪怕是從牙縫裡摳出來的幾個錢都要借給丁佳怡這個嫂子。

但借錢也不能不還啊!

明明當初說好了,喬棟樑只是一時手頭緊,借兩個月就把錢還給他們的。

他們這是餓著家裡的老小,實在是沒辦法了,才來問嫂子把這個錢要回去,怎麼還成了他們的錯了?

「各位叔叔,不好意思,我是我爸的小女兒。我爸被車子撞了,馬上要進行手術,能不能讓醫生先把我爸推進去。至於我媽問你們借錢,能不能說說是怎麼一回事情?」喬楠頭疼得不行,更是惱恨起丁佳怡這個媽來。

她媽明明有那麼多的事情可以做,為什麼好的不做,盡做些壞的。

借錢,她媽竟然去借錢,借的似乎還是她爸以前老戰友的錢!!

喬楠知道,喬棟樑自從退役之後,就算再想以前的戰友,因為心裡的疙瘩怎麼也不願意跟這些老戰友聯繫,只因為他已經不是軍人,而這些人還是。

最重要的一點,喬棟樑這是不想讓故人知道他離開部隊之後,生活過得有多不如意,這也算是喬棟樑身為男人的一點自尊吧。

現在,丁佳怡不但找了這些人,似乎還問這些人借錢,喬楠已經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了。

本來,這樣的事情是不適合跟喬楠一個孩子說的,但丁佳怡不講道理,還跟他們耍起賴來,幾人沒辦法只能把情況大概告訴了喬楠。

喬楠一聽,立刻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情了。

她是奇怪,喬子衿在附中讀書,一學期的學費不算少,她媽怎麼可能在短短兩天的時間裡真的給喬子衿湊出來,合著是問人借的。

而且喬楠算了算,丁佳怡借的錢比喬子衿的學費多了不少!

「你叫楠楠是吧,楠楠,真不是我們當叔叔的心狠。老喬出了這種意外,我們也不知道。你們家都這個情況了,照道理我們不該催的。可我們也是有孩子有家的,我們孩子也要交學費,家裡的老人要吃要喝要用,生病了得去醫院啊1

「我知道,我都知道,這的確是我們家的問題。這個錢,我們肯定還,能、能不能再給我幾天時間?開學應該還有兩個月,要是誰家特別急,能不能先跟我說一聲,我手裡一要有錢,我先還給他成不成?」

說到最後,喬楠眼眶也紅了:「誰有紙筆,我先把這筆賬記下來,我媽欠你們的,肯定不能少還你們。」

喬楠白白凈凈的臉上滾下淚珠兒,看著可比丁佳怡剛才的嚎啕大哭可憐多了。

喬楠只是默默地掉眼淚,聲音微啞,也不埋怨,更不發脾氣,努力好聲好氣地問喬棟樑的這些舊戰友說,那樣子看了真叫人心疼。

幾個戰友眼裡閃過不忍,對方畢竟只是一個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