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148章撞壞腦子了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8章撞壞腦子了吧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

算了,這沒什麼好說的,她爸愛怎麼管就怎麼管吧,跟她沒關係,她能為她爸做的,也就這些了。

喬子衿是爸的女兒,所以爸不能不管,她可以不理她媽,可親爸始終是親爸,所以她也不能不管她爸,其實都是一個道理。

這麼想著,喬楠的心裡才舒服了一點。

「楠楠你放心,你借的那些錢,爸會還的。」

「爸,你……」喬楠抬起頭,遲疑地看著喬棟樑:「我媽……跟你說什麼了?」怎麼可能,她媽向來都是抵死不認的性格,怎麼可能會不打自招,先在她爸的面前漏了底。

「你媽?」喬棟樑冷笑:「你媽那老毛病,這輩子估計是改不了了。」

他是被車撞了,可是還沒有完全失去知覺,對做手術那一天發生的事情,喬棟樑多少還是聽到一點的。

更何況昨天,喬子衿離開的一小會兒,那天的同事來了,同事也沒瞞著,直接把事情前前後後的情況,通通告訴喬棟樑,讓喬棟樑有個底。

看那天的情況,同事也猜出來了,丁佳怡就是個欺上瞞下的貨。

他要不說,老喬就是喬家唯一被蒙在鼓裡的人了。

確定那天自己所聽到的一切,不是幻聽和做夢,而是真的,喬棟樑昨天晚上根本就沒睡。

一想到丁佳怡竟然背著他向他的戰友借錢,喬棟樑就恨不得打落了丁佳怡一嘴的牙,讓丁佳怡從此以後再也開不了口。

這個女人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大,簡直就是無法無天了!

「爸,你怎麼了?」看著喬棟樑一點一點的轉黑,然後脖子又粗又紅,青筋一根根暴了起來,讓喬楠嚇了一大跳:「爸,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叫醫生,可別憋著啊?」

喬棟樑回過神來,把心裡的那一團火壓下去一點:「沒事,我是被你媽給氣著了。楠楠,這次我生病,我們家總共欠了人多少錢,你問誰借的?」

自己做手術的錢還是小女兒借回來的,聽同事說,當時老丁就只會坐在地上哭,耍無賴說沒錢,喬棟樑就忍不住心寒。

他們家沒錢,還沒別的東西嗎?

異地而處,要是老丁遇到這樣的事情,就算是砸鍋賣鐵,把房子賣了,他肯定也會在第一時間把老丁的醫藥費給湊出來。

「借了一千五,我問翟大哥借的。」

「翟?就是上次那個人?」喬棟樑反應過來喬楠嘴裡的「翟大哥」是誰時,還愣了一下,翟家的地位在李家之上。翟家乃是喬棟樑從一沒有奢望可以攀上關係和打上交道的人。

「嗯。」

「你怎麼跟翟升認識的,他又怎麼會借你那麼一大筆錢?楠楠,我們不能做叫別人為難的事情。」喬棟樑才說完就後悔了:「算了,這事兒錯不在你,一千五是吧?等爸病好了,爸想辦法還。」

要不是為了他,楠楠也不能這樣。

「打欠條給人家了嗎?」

「打了。」不過翟大哥沒要。

喬楠見到回來的翟升,第一時間就給翟升寫了張借條,但被翟升當場給撕了。

翟升說,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他不怕喬楠欠債不還,說句狠話,喬楠就算不還,他真想要這筆錢,有的是辦法讓喬楠還。

翟家的實力,喬楠當然相信,她要敢不還翟家的錢,翟家使點手段,讓她為這一千五去牢里蹲幾年都不難。

在絕對的強權面前,一張小小的紙條還真沒什麼看頭。

喬楠覺得翟升的話有道理,而且她也沒想過要賴這筆賬,欠條不打就不打吧。

喬棟樑跟喬楠溝通過後,父女倆的話倒是比平時多了點。

在喬家,丁佳怡好不容易下班才回到家,喬子衿就朝她哭:「媽,我爸是不是被車撞壞腦子了,老讓我替他守夜,喬楠倒是可以回來睡大覺,憑什麼呀?我也是人,我也累呀,我跟喬楠都是爸的女兒,大不了我跟喬楠一人一個晚上輪啊,憑什麼夜裡全是我。現在我日夜顛倒了,要成了習慣,我上學怎麼辦埃」

熬了兩天的夜,喬子衿是真的覺得辛苦,累到了。

剛開始,喬棟樑的情況比較危險,喬子衿緊張,也就沒什麼感覺。

可是現在,喬棟樑的傷雖然還重,但精神頭一天比一天好,緊張感一過去,喬子衿就受不了守夜的苦了。

「還有媽你看看,這是我兩天換下來的衣服,喬楠是有多懶啊,都兩天了還沒把我的衣服洗掉。我辛苦在醫院守了我爸一晚上,回到家裡,別說飯了,我連口開水也沒的喝,吃飯還要自己做,菜就只有大白菜。媽,你們到底還疼不疼我了?」

這麼多事情加在起,喬子衿覺得自己委屈死了。

一時之間,喬子衿總有一種錯覺,自己好像是回到了三歲那會兒,她媽剛剛懷上喬楠,以為懷的是兒子,於是,她在家裡的地位一落千丈,家裡好吃好喝好玩兒的全輪不到她,她還要被她媽灌輸以後必須好好照顧弟弟,不能讓弟弟被人欺負的思想。

不,她不要回到那個時候!

一般人對自己三歲時候的記憶,都極是模糊的,可是喬子衿偏就對那一年的事情記得尤其清楚。

「別哭別哭,你一哭,媽心都疼了。」丁佳怡連忙給喬子衿擦眼淚:「喬楠不乖不聽話,媽以後替你教訓她。沒事,不就兩套衣服嗎,等一下,媽替你洗了。到時候,那你飯吃過沒有?」

「吃了,可沒吃好,也吃不飽。」喬子衿在家裡,還是第一次燒火做飯,那飯根本就沒煮熟,至於抄菜這種高難度的事情,喬子衿更加做不了。

吃著加生的米,喬子衿這兩頓飯是就著自己的眼淚吃下去的。

「媽等一下給你買個大雞腿,讓你補補,外面有熟食。」聽喬子衿這麼說,丁佳怡就更心疼喬子衿了。

「媽,你說的話不準,爸醒過來看到的第一個人明明是我,但我覺得,我爸分明是對喬楠越來越好,對我越來越差了。我想讓喬楠今天看著我爸,我爸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