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149章一肚子的邪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9章一肚子的邪火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這事兒,我跟你爸說。」拍了拍喬子衿的後背,丁佳怡費了老大的功夫,才把喬子衿給安撫下來的:「你爸這次,估計是真的被撞壞腦子了,哪有他這麼偏心眼的,喬楠是他女兒,你就不是了。你放心,有媽在,媽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的。」

「媽,不管怎麼樣,今天這夜,我肯定不守了。我乾脆不去醫院了,要不然我爸一開口,當著別人的面,我又拒絕不了,整得就跟只有喬楠才孝順我爸似的,我丟不起這個臉。媽,乾脆這樣,你等一下去醫院,就跟我爸說,我生病了,突然身體不舒服,今天去不了,明天,不,我後天去1

她連著守了兩個晚上的夜,接下來當然就該輪到喬楠啊,一人兩晚,這樣才公平,誰也別占誰的便宜。

「行,就這麼辦。」

於是,當丁佳怡告訴喬棟樑喬子衿不舒服的時候,喬子衿真拿著丁佳怡買的盒飯,啃著大雞腿呢。

「子衿身體不舒服,病了?」喬棟樑眼裡閃過諷意,又問了一遍。

「對啊,子衿多孝順的人啊,替你守了兩夜,身體完全吃不消了。今天就讓喬楠給你守吧,讓子衿休息個幾天。」丁佳怡拍板說道,說完,丁佳怡又扭著腦袋對喬楠說:「都多大一個人了,別懶到身上生蟲,回家之後,把你姐的衣服都洗了,堆了兩天,你也不嫌丟人。」

丁佳怡這話一說出來,旁邊病床的人就笑了:「我說喬棟樑,這話聽著我怎麼覺得,你家大閨女的小身板兒是豆腐做的,你家小閨女的身體是鐵打的?」

一個守了兩天的夜,就必須休息幾天,另一個連著守幾天的夜,都沒關係,哎喲喂,這家人的情況真像他婆娘說的,有問題。

這個病友也是個嘴毒臉大的人,都不看丁佳怡的臉色直接問:「大兄弟,你二婚?小閨女是你前面那個,還是後面那個的?不對,看我這話都亂了。你大閨女的衣服,還得你小閨女洗?小閨女不洗就是懶得生蟲,大閨女不洗那是身體不好。大兄弟,你家啥情況啊?」

病友覺得,喬家的情況,就跟一出大戲似的,太逗人了。

也是丁佳怡在喬楠的面前無賴慣了,一時嘴順衝口而出,完全沒想到她剛才說的話,有多不合適。

丁佳怡臉一青:「我是她親媽1

「喲,還真沒瞧出來,眼拙,眼拙埃」

「閉嘴1喬棟樑向來信奉家醜不可外揚,可是丁佳怡這跋扈的性命,直接人前丟醜,喬棟樑想攔都攔不住,臉上臊得慌:「既然子衿的身體不舒服,那就休息吧,這幾天不用來。不過楠楠的身體也沒比子衿好。這樣,子衿休息的這幾天,就你替我守夜,楠楠,你就管你自己回去。」

「不行,我還要上班啊1丁佳怡驚叫。

「你要不行,就讓子衿來。」二選一,沒的商量!

喬子衿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喬棟樑門兒清著呢。

丁佳怡要慣?

行啊!

那就丁佳怡守夜,再辛苦,丁佳怡也得受著,他要讓丁佳怡明白寵女兒是要付出代價的。

喬楠只當喬棟樑是關心喬子衿,要把喬子衿的歪性子掰正回來。

事實上,喬棟樑這次被車撞后,心裡窩著一團大火,正愁沒地方發呢。

只是他又不能在小女兒的面前說,他是因為心裡有這團火,所以這次做事才會這麼堅持和生硬。

「老喬,你到底怎麼了,就跟撞邪似的,你怎麼可以這麼不講道理?」丁佳怡被氣得夠嗆,難怪子衿都在她面前抱怨,老喬是不是腦子被撞壞了,老喬的脾氣以前不是這樣的埃

「行了,論到不講道理,你是祖宗。一句話,你自己挑,今天是你替我守夜,還是讓子衿來。楠楠,時間不早了,趁著還有太陽,你回去吧。」老丁捨不得子衿吃苦,他就堅決不能累著小閨女,

關鍵時候,他的命是小閨女救回來的,以後老丁要想當著他的面欺負楠楠,得先問他同不同意!

難得見她爸這麼強硬一回,喬楠也有些吃驚。

喬楠已經不是以前的老好人了,當然肯聽喬棟樑的話:「爸,媽,那我先回去了。」

這一刻,喬楠已經不管喬棟樑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了,就算她爸是為了喬子衿和她媽好,看到她媽跟喬子衿連連吃癟,她的心情就一個字:爽!

果然,在這個家能治她媽和喬子衿的,就她爸一個。

「你1看到喬楠要走,丁佳怡就想對喬楠動粗,壓著喬楠主動留下來陪喬棟樑。

喬棟樑一看這情況,二話不說,拿著枕頭就砸向丁佳怡拉喬楠的手,反正家醜已經外揚了,再多一、兩個,他無、所、謂!

「丁佳怡,我警告你,楠楠姓喬,是我喬家人,你再敢動她一根頭髮試試1想到一年前,喬楠營養不良,耳朵還被丁佳怡擰得豁開了一個大開口,喬棟樑乾脆拿起了杯子:「下一個,就不單是枕頭了。別以為我現在躺在床上下不了地,就拿你沒辦法。」

當過兵的喬棟樑別的本事沒有,丟東西的準頭那是十足十的。

當著外人的面,喬棟樑把話說到這份兒上,丁佳怡也是要臉的人,卻是臊到抬不起頭為止,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喬楠瀟洒地離開。

喬楠走了,丁佳怡才恨恨地說道:「老喬,你這麼做真的是……」

「別是不是的,現在還有時間,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回去,換子衿來。要不然,你就留在這兒吧。」喬棟樑冷著一張臉,一句半分商量的餘地也沒有的態度。

丁佳怡被喬棟樑這一句話堵的,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最後,丁佳怡就坐下來,不看喬棟樑,不吭聲,卻也沒有離開,顯然是不會讓喬子衿來了。

喬棟樑冷笑了一下,躺在床上,閉目養神。

有一個字,丁佳怡是說對了,喬棟樑不是撞邪了,他這是存了一肚子的邪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