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156章男色令人智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6章男色令人智昏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只見翟升穿著一條迷彩褲,直接系在腰上,上身穿著一條白色純棉的背心,可能是因為運動過,翟升一身的大汗,棉製的衣服濕透,微貼著翟升,將翟升腹部那八塊稜角分明的腹肌突現的一清二楚,讓喬楠看了個明明白白。

翟升的這副打扮,簡直就是腰部以下全是腿。

什麼21世紀的棒子國長腿歐巴,在翟華的面前真是一點看頭都沒有。

以前喬楠就知道翟升長得高,可是她從來沒有想過翟升的腿竟然有這麼長,人這麼高?

尤其是看到翟升露出的兩條胳膊,以及汗水順著脖子往下淌的樣子,喬楠只覺得鼻子一熱,連忙把頭一抬,心裡直念阿彌陀佛和清心咒。

此時的翟升分明就是一個移動的男性荷爾蒙分泌機器,太誘人了。

喬楠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一個色女,上輩子清心寡欲到死,喬楠從來沒有一天覺得自己特別想男人,或者想什麼大保健之類的。

可是看到今天的翟升,喬楠就有一種忍不住撲上去的衝動,甚至看著翟升脖間流的汗,欲舔乾的慾望。

轟的一下,喬楠的臉都紅了。

「怎麼了?」翟升發尖都掛著汗珠,在部隊里習慣訓練,就算是在家裡,翟升也從來沒有懈怠過:「你先跟我進屋吧。」

翟升本來想靠近喬楠的,但一看到喬楠目光閃閃爍爍似乎不敢看自己的樣子,翟升猶豫了一下。

不會是因為他一身的汗,味道薰到了喬楠吧?

在部隊的時候,大家都是「臭」男人,誰一天不出幾身的大汗,而且汗味重得薰人,這一點翟升早就習慣了。但喬楠不是部隊里的小兵,又是個小姑娘,估計不太習慣這個味道吧。

「你等我一會兒,我去洗個澡。」糙慣了翟升在喬楠的面前,總是細心三分,誤會喬楠不敢看自己的原因后,一進屋,翟升就先回房用五分鐘的時間沖了一個戰鬥澡,把衣服里裡外外全換乾淨了才出來。

只是這次當翟升出來的時候,可就不是露胳膊貼腹肌的白色棉背心,而是一件長袖的襯衫,一下子就把翟升嚴嚴實實地給包裹起來。

看到翟升這次包得這麼牢,喬楠眼裡滿是遺憾。

早知道翟大哥換這身,剛才她應該多看幾眼的,太虧了!

以前喬楠總不明白,為什麼男人會對那種全是女性比較暴露的雜誌感興趣,一天到晚抱著看,還時不時發出猥瑣的聲音,這個時候,喬楠倒是有點理解了。

誰會想得到,她有一天竟然會喜歡「看」男人!

「咳……」發現自己的思想越來越跑偏,而且還越來越****,喬楠的臉就跟紅蘋果似的,更加不好意思看著翟升了:「翟大哥,你之前是不是拿錯東西給我了?這種東西,應該不是我能看的吧?」

喬楠垂著腦袋,眼睛只敢看著翟升鞋尖的位置,都不敢亂瞟,就怕再看到什麼自己會胡思亂想,變成一個大色女。

她以前,明明不是這樣的啊!

「已經翻譯了一部分?」翟升猿臂一伸,把原資料和喬楠翻譯的內容放在一起看,隨即眼裡閃過驚訝。

這一年裡,他跟喬楠接觸的機會並不多,也知道喬楠的英語的確不錯,可喬楠到底是一個才考上高中的學生,喬楠的英語水平遠遠超出自己的預期。

翟升最初的想法是,喬家缺錢,喬楠那個媽又是個拎不清的,喬楠想繼續讀書肯定缺錢。

直接給錢不行,那麼他就給喬楠找一份輕鬆又可以賺錢的辦法,免得喬楠拒絕。

要是喬楠翻譯的不到位,他完全可以教喬楠,幫喬楠批證和修改。

可是在看到這份翻譯后,翟升才發覺自己似乎已經無用武之地了。

「翻譯得挺好的,喬楠,你的英語水平似乎比一般大學生還高一點,沒什麼想對我說的嗎?」翟升黑沉如寶石一般的眸子眯了眯,波光瀲瀲,修長的身體微微向後靠了靠,雙手微環在胸前,如同一頭慵懶的豹子一般,將銳利之色深藏眸底。

若是獵物因為翟升這個放鬆的姿態而對翟升掉以輕心,翟升便會如豹子似的,強而有力的肌肉在剎時爆發出極大的力量和殺傷力,一下子撲上去,一口咬斷獵物的脖子。

喬楠一哆嗦,臉一白,嚇到了:「翟大哥,我可以不說嗎?反正我沒做過壞事,也沒做過任何傷害人的事情。」

她大意了,翟大哥是什麼樣的人物,要是連她這點破綻都看不出來,上輩子,翟大哥怎麼可能成為天朝國首屈一指的大人物。

「不想說?可以不說。」看到嚇到人家小姑娘了,翟升才稍稍放鬆一下自己,不讓自己拿出對改那一套,讓語氣柔和下來:「只不過喬楠你要知道,我今天可以不問,不代表明天有人發現之後,不會懷疑什麼。」

「翟大哥放心,我明白的。要不是因為這些東西是翟大哥拿過來的,我根本就不會翻譯。平時我在學校里,頂多也只是用一點超綱的語法,再過分的事情,從來沒有做過1

喬楠連忙向翟升保證,她在其他人的面前還是非常小心謹慎的,不敢露出太多的馬腳,以免被人懷疑。

重生,這麼不可思議的事情,要是被別人知道,她肯定會被抓進實驗室當成白老鼠給解剝了。

多大的福氣跟運氣,才有二次人生,喬楠只會比上輩子更加百倍、千倍地珍惜自己的小命。

只是翟升對於她來說,是真的不一樣,在翟升的面前,喬楠不自覺地毫無保留地表現出自己的一切。

喬楠話里的意思,翟升怎麼可能聽不明白。

不知怎麼的,向來不喜甜的翟升聽了喬楠這句話之後,心裡有一種甜絲絲,一種叫人非常愉快的感覺產生。

所以說,只有他對喬楠來說,才是唯一與眾不同的存在?

翟升的嘴角微微向上翹了翹,抿開了一個微不可見的弧度:「你心裡有數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