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183章不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3章不值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喬楠更不信天下掉餡餅的事,哪怕喬子衿是自己親姐,但喬子衿給的東西比天下掉下來的餡餅更像是陷阱。

「不就是幾個包子嗎?爸,你跟楠楠說得也太誇張了。」喬子衿目光閃閃,差點就露出馬腳。

事實上,請喬棟樑和喬楠吃包子,也是喬子衿沒有辦法想出的下下策。

照原本的計劃,喬子衿是想把喬棟樑扶到更遠一點的地方,然後再把喬楠找過來,這樣就能為丁佳怡爭取到更多的時間,免得事情太早穿幫了。

喬子衿扶喬棟樑出來走走是假的,喬棟樑身上的傷可不是假的。

所以,走不了多少路,喬棟樑就有點吃不消,走不動了。

喬子衿想扶得喬棟樑走,她也得扶得動啊,沒辦法,喬子衿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喬棟樑坐了下來,不肯走了。

「行,那我跟楠楠就等著吃你的包子。」喬棟樑笑了,作為一個父親,他始終願意相信自己的大女兒不是壞到骨子裡,只是被他們夫妻倆給寵壞了。

孩子總要長大,長大肯定得懂事埃

看到喬子衿真跑去買包子,喬棟樑安慰一笑:「你姐好像變得懂事多了。」

「是嗎?」喬楠皺了皺眉毛,不對,非常不對勁兒,她寧願相信喬子衿是想毒死她,才會主動給她買包子吃,也不願意相信喬子衿也懂得有來有往的做人道理。

「爸,姐說你摔了,你摔哪兒了,疼不疼,身上的傷口沒事吧?」想起正事,喬楠上下打量喬棟樑,發現喬棟樑身上乾乾淨淨的,沒摔倒的印子。

「摔了?我沒摔埃」喬棟樑怔了下:「子衿告訴你,我摔了?」

「是啊,姐說你摔了,她一個人沒辦法把你扶回去,所以叫我來幫忙的。」

「我沒摔埃」喬棟樑想不明白了,他明明沒摔,為什麼子衿要告訴楠楠他摔了,還把楠楠騙出來?

想了想,喬棟樑才說:「會不會是你姐擔心你生氣,所以才……她這是給我們三個人製造相處的機會?也對,只要有你媽那根攪尿棍在,我們三個人都沒法兒好好說上幾句話。其實子衿離開你媽的身邊,整個人就變得正常多了,也沒那麼嬌氣和不懂事。」

「看來你姐還是很用心的,想到這樣的辦法。也好,我們父女三個今天就好好聊聊,有什麼誤會,聊聊就能解開了。」老婆不靠譜,喬棟樑希望自己的兩個女兒可以守望相助,比別人家的兄弟還要團結一心。

喬楠將眼底的諷刺給壓了下去:「聊聊?爸,現在只有我跟你在聊,我姐可沒在。」喬子衿對她,可沒話說。

不過,要說喬子衿想討好爸,跟爸多聊聊,她倒是相信。

爸是家裡最大的經濟來源,要是喬子衿能討好爸,爸手一松跟媽似的給喬子衿錢,喬子衿的目的就達到了。

所以,她從來都不是喬子衿要討好的那一個。

「等一下,你姐回來不就在了。楠楠,不要把你對你媽的情緒,放在你姐的身上。你姐之所以會變成今天這樣,你媽跟我要負最大的責任。你姐還小,所以不懂事,等她長大了,就知道當爸媽的不容易,她會好的。」

「……」喬楠一瞬間有一種氣到肝疼得感覺。

這一個月里,她忙前忙后,天天端湯送水把她爸伺候好,她爸對她的態度才比上輩子好,開始重視她。

可是喬子衿呢?

明明一個星期前,因為在醫院發生的事情,她明明看到她爸望著喬子衿的眼神之中有著失望和冷意,這才幾天的功夫啊,她爸這是好了傷疤忘了痛?喬子衿的一個包子就把她爸給收買了?!喬子衿又成了一個好孩子了?

想到自己的付出,喬楠有那麼一剎那的不平衡感。

到底是誰的感情更廉價?

喬楠的臉色青了青,想了很久才安慰自己說,咱只是本著良心做事。

在這個家,除了她媽之外,她爸對喬子衿有多好,她又不是這輩子才知道,早該習慣了。

是她把事情想得太好,總覺得她爸總有一天也會看明白,看清楚她媽跟喬子衿是什麼樣的人,多為自己考慮幾分,不再對這兩個人抱有幻想。

這個時候喬楠才發現,或許一直抱有幻想的人不是她爸,而是她。

算了,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她不管了還不行嗎?

還是那句話,這日子是她爸自己過的,她爸願意跟她媽處下去就處下去,她爸覺得喬子衿是個好孩子,那就讓她爸繼續這麼覺得。

以後這個家會怎麼樣,她管不著,也管不了。

上輩子,她就是太順著她媽跟喬子衿,所以才會死得那麼慘,她爸這輩子會怎麼樣,她是真的沒辦法了,她都是死了一次才痛定思痛。她爸要是在喬子衿那兒受了折騰,她頂多是搭把手。

什麼預防針,這些對她爸都不管用!

「爸,我姐去了這麼久,賣包子的地方也不遠,她怎麼還沒回來?」想清楚了之後,喬楠眉毛一皺,覺得不對勁兒了。

不管喬子衿真不懂事還是假不懂事,但這買包子的速度也太慢了點,這是跑到北京去買了嗎?

「是啊,都這麼久了,怎麼還沒回來?」被喬楠一說,喬棟樑也覺得喬子衿的速度有點慢了:「要不,你去看看你姐,你姐不會是遇到什麼麻煩了吧?」可也不該啊,這大白天的,大院附近的人大家又都是認識的。

「爸,你才回家,怎麼會突然想到要今天出來走走做復健?」喬楠心中的不妙感越來越強,直直地看向了喬棟樑。

「不是我想到的是,是你姐想到的。」喬棟樑露出了一個慈父的微笑:「真不是我說,你姐是真的懂事、乖巧多了。她說早上的空氣最好,要帶我出來呼吸新鮮空氣。本來,我是想再過幾天下床的。但你姐難得這麼懂事,我也不好打擊你姐。還別說,這大早上的空氣是好,出來走走,我心情都好了。」

「糟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