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185章直接報警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5章直接報警啊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所以喬楠回去,估計也沒多大的作用,那筆錢跑不了。

可是她爸回去就不一樣了,她爸一回去,她媽要還沒得手,那筆錢肯定不能拿到了。

「不走,扶我回去1

「我不回去,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我、我還要走走1喬子衿耍起無賴來,怎麼也不肯扶喬棟樑。

喬棟樑氣得臉色發白,他本來還以為,子衿今天是真的關心他,這個孩子不是那麼沒心沒肺,心裡到底還是有他們當父母的,現在看來,是他自做多情了。

聯想起喬楠之前問的話,喬棟樑深吸了一口氣,眸色一沉,冷冷地問道:「你今天特意扶我出來陪我走走,是不是為了把楠楠從家裡騙出來?你跟你媽想幹什麼?」

摔倒,大女兒就是用他摔倒了這個謊話把楠楠給騙出來的吧?

想到大女兒今天對自己所表現出來的關心,全是假的,相反,還利用了小女兒對自己的關懷和在意把小女兒騙出家人,不知道又要跟妻子搞什麼鬼,喬棟樑氣得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快要炸了。

等喬棟樑憶起他在喬楠面前說喬子衿好話的時候,喬楠的臉色有多難看,喬棟樑就氣得想打喬子衿一巴掌:「你不回去是吧,不用你扶我,我自己走回去!就算是用爬的,我也能自己爬回去1

喬棟樑上一句的話,已經問得喬子衿答不上來了。

看到喬棟樑這麼堅持要回去,喬子衿嚇得都不知道要怎麼辦,完全應付不來眼前的情況。

喬棟樑說到做到,不等喬子衿來扶自己,就一步步地往家裡走,用自己儘可能最快的速度往家裡趕。

喬子衿怕極了喬棟樑回去的太早,會撞破丁佳怡的「好事」,所以只敢怯怯地跟在喬棟樑的身後,看著喬棟樑走得多辛苦,頭上都冒冷汗了,卻怎麼也不肯上去扶喬棟樑一步。

「楠楠,你怎麼了?」才回到家裡,喬棟樑就聽到喬楠的哭聲。

喬楠今年十六歲,除了喬楠一歲還是個什麼都不懂只會吃奶的孩子,喬棟樑聽到喬楠哭過,幾乎從喬楠三歲起,喬棟樑就再也沒有聽過喬楠的哭聲了。

喬棟樑心中忍不住一陣抽痛,是什麼樣的事兒把楠楠逼成這樣,讓楠楠哭得這麼傷心?

「楠楠別哭,爸回來了,你告訴爸,怎麼了,誰欺負你了?」

喬棟樑一進喬楠的房間,就看到喬楠的房間被翻得亂七八糟,家裡就跟進賊了一樣。

相反的是,不同於喬棟樑的擔心,喬子衿一聽喬楠在哭,反倒是放心地笑了,這麼說來,她媽是把錢拿到手了!

正在抹淚抬眼的喬楠看到喬子衿嘴角掛著的這抹忍不住的笑容,氣得跳了起來,直接沖向喬子衿要打她:「你高興,你得意了是吧1

「你幹嘛呀?」才被咬了一口,喬子衿想也不想地抬起雙手護著自己的臉,就算是這樣,喬楠的巴掌還是里啪啦地落了下來,全打在了喬子衿的兩條胳膊上,疼得喬子衿呲牙咧嘴,連連抽氣。

「爸,爸,你看喬楠,這發的什麼瘋啊1

「楠楠,不氣,你先告訴爸,到底怎麼了?」坐下來歇氣的喬棟樑瞪了喬子衿一眼:「你總要讓爸弄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吧?」

喬楠打得喬子衿哇哇大叫,自己的兩個巴掌都打紅了才停手,可是氣依舊一高一低起伏得厲害:「爸,我要報警。」

說這話的時候,喬楠的雙手直接握成了拳頭,牙齒髮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報警?」

「報警?1

喬棟樑跟喬子衿都被喬楠的這兩個字給嚇到了,尤其是喬子衿:「你真的瘋了,好端端的報什麼警,亂報警,你也是要被抓到牢里去,坐幾天牢的1說到後面,喬子衿直接拿坐牢嚇唬喬楠。

喬楠冷笑,當她是三歲小孩兒嗎,想騙她?

喬楠運氣,長長吐了三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替自己跟喬棟樑分別倒了一杯白開水,灌下去,才啞著聲音說:「爸,我要報警,我們家有東西被偷了,我的錢被偷了。」

她說過,這輩子,她不想當包子。

她媽要怎麼寵喬子衿是她媽跟她爸的事,她不管,也不會去干涉,這個家裡的一切,她連一粒灰塵都不帶走,通通都是喬子衿的,沒關係。

但是,她靠著自己的努力,付出心血和汗淚得來的東西,她媽休想再拿走一分一毫去補貼喬子衿!

她的錢,現在不但不好拿,而且還燒手!!!

「錢被偷了?你被偷了多少1喬棟樑臉一正,變得嚴肅起來,家裡竟然被小偷光顧過了?!

「什麼錢被偷了,喬楠,你是白天說夢話嗎?你一個學生,你哪兒來的錢。爸跟媽都沒錢,你有個屁的錢1喬子衿昨天晚上前前後後想過了,借,不可能,喬楠哪兒來這麼大的能耐,借了一筆又一筆。

喬楠明明手裡有這麼一筆錢,卻不跟家裡說一聲,還把錢偷偷給藏起來了,指不定這筆錢根本就見不得光,或者說喬楠是想背著家裡藏私房錢。

不管是前者還是後者,喬楠都應該做賊心虛。

到時候,她媽把錢拿走,喬楠理虧在先,這個啞巴虧,喬楠是吃定了,就算錢不見了,喬楠也不能說,誰讓喬楠藏的這筆錢。

但是喬子衿哪裡想到,喬楠不但當著喬棟樑的面說她丟了錢,而且還說要報警。

一聽到「報警」兩個字,最害怕的人是喬子衿。

「爸,你還記得你住院那幾天,我拿了不少資料去醫院,寫寫弄弄了很久吧?」喬楠不跟喬子衿廢話,只跟喬棟樑說。

喬棟樑點點頭,表示是有這麼一回事情。

「我被偷的錢,就是那份工作的報酬。家裡欠了多少錢,爸你是知道的。我原本準備把這筆錢存起來,除了我上學的開銷之外,剩下的都放著,等慢慢湊夠了,總要把爸你住院開刀那筆錢給還掉。現在這錢不見了,爸,你說要不要報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