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188章要坐牢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8章要坐牢的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根據這個情況,來你們家偷錢的那個小偷,十之八九應該是你們的熟人。最重要的是,他應該有你們家的鑰匙。要不然的話,他不可能那麼容易就進來,而且還不被人發現。這是一起非常明顯的熟人做案。」

警察還做著筆錄:「所以,你們也可以好好想想身邊有什麼人是比較值得懷疑的。如果你們提供的線索越多,我們一定會盡量儘早幫你們把錢找回來的。」

「警察同志,如果那個小偷被抓到的話,會怎麼樣,偷五百算偷得很多嗎?」做賊心虛的丁佳怡緊張得手心開始冒冷汗了。

她明明只是拿了自己女兒的錢,怎麼就成小偷,還把警察給召了來?

「……」警察聽丁佳怡這話,總覺得味道怪怪的,這戶人家女主人的話里怎麼有一種好像被偷五百並不多,希望小偷多偷點的味道,或或者是為小偷開脫的味道?

「五百不算多,構不成刑事犯罪,頂多是被拘留十幾天,並被警告和罰款。不過你們家的情況有點不一樣,算是入戶盜竊,這個情況就比較嚴重了。要是罪名成立,得被判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警察才解釋完,丁佳怡臉一白,腿一軟,猛的一個屁股墎就坐在了地上。

要,要要坐三年的牢?!

想到自己要坐三年的牢,這輩子都沒這麼丟人過的丁佳怡「嗷」的一聲站了起來,然後撲向喬楠:「你這個害人精,你想害死我是不是,我可是你親媽,你是從我腸子里爬出來的,你就這麼害我,這麼想我死?!你個小畜生,死丫頭。」

「幹嘛幹嘛,當著我們警察的面,家暴?知不知道好幾年前,國家已經在商討《未成年人保護法》了,你當著警察的面打孩子,你想坐牢?你們這是什麼家長啊?」警察一頭霧水。

家裡的錢被偷了,當媽的不但不緊張,反而還打小女兒,這是哪門子的道理?

作為人民警察,當然不可能容忍家暴發生在自己的面前,警察直接往喬楠的面前一站,攔住了丁佳怡。

剛剛還張牙舞爪的丁佳怡一到警察的面前,氣勢立刻矮了三分。

「警察同志,這個警我們不報了,我們家沒丟錢,沒丟1丁佳怡嚇得縮了縮脖子,然後又想起了正事兒。

這個警不能報,必須撤消,她不想坐牢,子衿更不能有一個坐過牢的媽。

丁佳怡潛意識裡是知道,萬一自己坐過牢,有了污點,以喬子衿的性格,以後肯不肯認自己這個媽都是個問題,更別提會把自己帶在身邊孝順奉養了。

「丟了1喬楠才張口,喬棟樑就搶在喬楠的前面擲地有聲地說道:「警察同志,你們別聽她的,她剛下班回家,什麼都不知道,我們家丟錢了,丟了五百1

喬楠合起嘴巴,複雜地看著喬棟樑。

其實她爸現在是什麼意思,喬楠也沒明白。

喬子衿已經明明白白地把話說清楚,表示她三百塊錢的工資就是被她媽給偷拿走的。

喬楠以為,照她爸的性格這個警肯定是不會報了,頂多是等著她媽把錢敗乾淨回來后,跟她媽不輕不重,雷聲大雨點小的算一算賬。

不過,要是喬棟樑真這麼做,喬楠表示,要不是翟升的這筆錢是她親自借來的,否則她真想撒手不管,這筆錢由著喬棟樑和丁佳怡慢慢賺,慢慢還。

但讓喬楠意外的是,哪怕喬子衿說明了一切,喬棟樑冷靜了許久,竟然還是說要報。

警都已經報了,喬楠就沒什麼豁不出去的。

她今天要是不想辦法給她媽一個教訓,讓她媽知道怕,以後肯定是她兜里有一分錢,她媽也得坑走。

所以,喬楠是打定主意要把今天的事情鬧到底的,可是還不等喬楠開口,喬棟樑就已經先把所有的話給說了,沒給喬楠開口的機會。

喬棟樑吐了一口氣,然後暗暗把喬楠往自己的身後拉,讓喬楠別說話,有話都他來說:「警察同志,我剛剛出過車禍,醫藥費還是我女兒問人借回來,我今天才撿回條命,站在這裡的。撞我的司機跑了,今天被偷的錢是我小女兒利用暑假的時間賺的,是要還我之前那筆醫藥費的。我小女兒不容易,賺的都是辛苦錢。也是我們這些當大人的沒有用,害得孩子這麼小就這麼懂事,這麼辛苦。所以警察同志,你們一定要幫我們。」

聽了喬棟樑的話,兩個警察都很動容:「放心,我們會的1

喬棟樑的聲音不高不低,卻讓擠滿喬家大門的鄰居正好聽了個正著。

「楠楠真不容易埃」

「是啊,我也聽說了,老喬做手術的錢都是楠楠借來的。」

「楠楠不但學習成績好,給我們大院添光,而且還真是個孝順的孩子,老喬有福氣埃」

「說來說去,還是這個小偷最可惡。楠楠多爭氣的孩子啊,考得好,學雜費都免了,替喬家省了一大筆的錢,連人家還債的錢也要偷,這個小偷,怎麼不去死啊1

「是啊,我們也注意點,別偷到我們家了。」

喬楠越是懂事體貼,這個偷了喬楠錢的小偷就越顯得可惡跟可恨。

一下子,所有鄰居都在詛咒這個小偷,罵他不得好死,聽得丁佳怡氣得渾身直打哆嗦。

「媽,現在怎麼辦?」看到事情越鬧越大,所有的鄰居都罵上了,丁佳怡被氣個半死,喬子衿就是徹底被嚇個半死了。

早知道事情會弄成這個樣子,她肯定會再好好想想計劃,讓喬楠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她不應該這麼著急,讓喬楠看出破綻,還把事情弄得這麼難堪。

此時的喬子衿垂著腦袋,就像是后脖子被壓了一塊大石頭一樣,腦袋怎麼也抬不起來。她在擔心,萬一真被警察查出來,錢是她媽偷的,那該怎麼辦,她媽不會真的被抓進去,坐三年的牢吧?

不是說,才偷了五百,不構成刑事犯罪,怎麼又要坐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