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190章忍無可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0章忍無可忍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玄幻魔法

「立案,至少也希望警察同志把今天的事,留個案底。」喬棟樑咬了咬牙,堅定地說道。

他之所以堅持報警,甚至還主動把三百塊錢說成是五百,就是為了給丁佳怡一個教訓。

現在丁佳怡為了子衿是真的什麼事都敢做,也不怕他,他倒是沒什麼,就是為難楠楠這個孩子,盡讓她受委屈了。

喬棟樑考慮到,丁佳怡再壞也是喬楠的親媽,在外人看來,丁佳怡千般不是萬般不好,當女兒的喬楠有些事情就不能做得太過分,哪怕喬楠是為了自保,也是不對的。

誰讓中國是一個以孝為先的國家,很多人的思想之中,還存著一個「愚孝」的舊思想。

為了不讓喬楠吃虧,為了不讓喬楠的名聲受損,所以這些事情必須都得由喬棟樑來。

喬棟樑跟丁佳怡是平輩,而且又是一家之主,只要這些事情都是喬棟樑出面的,那麼喬楠不但不會受到半點影響,會被指責的那個人只可能是丁佳怡。

就今天發生的事情,哪怕丁佳怡有一萬個理由,那也是說不過去的!

「你確定?」警察多問了一句。

「我確定。」

「確定什麼確定,不行,不能留案底1丁佳怡撲上去,想去搶警察手裡的那本子:「今天這事兒,根本就是我們家的私事兒,警察管不著,你們不能留案底1

這麼丟臉的事兒,丁佳怡哪裡會肯。

丁佳怡隱隱能夠感覺到,要是因為今天的事,她在警察局裡留了案底,以後她再想對喬楠做什麼,可就沒那麼容易了,肯定要受制於人。

警察眼睛一瞪:「反了,你想襲警嗎?」

警察本來還想著這是一家人的事兒,家醜不可外揚,內部矛盾內部解決,再勸勸喬棟樑。

可是丁佳怡這樣子一冒出來,警察也火大了,當他們警察是她的女兒,得全聽她的,她說不能立案就不能立案,不能留案底就敢過來搶?還把不把人民警察放在眼裡了?

「媽。媽1喬子衿羞得都想捂臉,免得被警察記住自己的模樣。

可是丁佳怡犯蠢的樣子,卻更是讓喬子衿忍不住拉住了她:「媽,你瘋了。警察叔叔,對不起,我、我媽最近沒休息好,所以精神狀態不好,你們別跟她計較。誤會,一切都是誤會。不過你們有你們的章程,該怎麼辦就怎麼辦,我們全聽你們的。」

不就是留個案底嗎,總比坐牢好吧?

襲警?

要是她媽真被按了這個罪名,想不去牢里蹲幾天都不行!

她可丟不起這個臉。

「你們家有這麼一個糊塗的,也夠你們受的了。」警察板著一張臉,用最快的速度記錄好:「行了,你們簽字吧。」

喬棟樑看了一眼大概的內容,二話不說,簽上自己的大名。

喬棟樑簽完了,就輪到丁佳怡簽,只是當丁佳怡看到上面寫著,她「偷」拿女兒五百塊錢,花了二百五,還剩二百五時,丁佳怡說法想反駁,她明明只花了五十,她也只拿了三百!

「媽1喬子衿一聲低喝:「媽,你能不能別鬧了,還嫌不夠丟人嗎?今天的事,估計都在大院里傳開了。你、你不想想,你以後讓我還怎麼做人,再繼續鬧下去,你臉上好看啊1

喬子衿現在恨不得警察可以馬上開著警車離開喬家,然後她可以把喬家的大門關得死死的,把鄰居們那些討論聲都隔絕掉。

被喬子衿喝了一聲,丁佳怡咬著牙只能屈辱地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行了,那我們走了。」字簽完,警察把東西收好,就直接離開了。

「走了,就這麼走了?」

「沒想到錢是丁佳怡拿的,這什麼人啊?」

「嘖嘖嘖,才從楠楠那兒偷的錢,轉身就給花了,楠楠這孩子太可憐了。」

「還別說,我剛剛看到丁佳怡回來的時候,手裡拎著衣服袋子呢,估計花掉的錢都拿去買衣服了,你們猜,她買給誰的?」

「還能是買給誰的,都是一個大院兒里住著的人,楠楠什麼時候穿過新衣服了?丁佳怡也真行,拿著楠楠賺來要還人家的錢去替喬子衿買衣服。有這麼一個媽在,喬子衿可高興了,全苦了楠楠一個孩子。偏心眼兒也沒這種偏法兒埃」

「關門,關門,快關門1那些討論聲,一字不漏,一個字一個字而且清清楚楚地往喬子衿的耳朵里鑽。

喬子衿的臉綠了綠,雙手捂著耳朵,掐著聲音尖叫,那些話,她不想再聽到第二句!

憑什麼喬楠就可憐的跟小白菜似的,得到所有人的同情,而她卻要因為她媽的關係,被人討論的時候都帶著諷刺的味道?

喬楠哪兒可憐了,喬楠根本就是可惡加可恨!

媽是喬楠的親媽,她是喬楠的親姐,喬楠為了區區五百塊錢,就這麼壞敗她跟媽的名聲,害得她們抬不起頭來做人,喬楠的心怎麼能這麼黑。

喬子衿越想就越覺得委屈,然後淚流滿面地看著喬棟樑:「爸,你也太狠心了,我都告訴你,錢是媽拿的。我們都是一家人,你幹嘛非要報警,把事情弄得這麼難堪。爸,你讓我以後怎麼做人埃現在大院里的人,都當我跟我媽是壞人!你就算是為了保護喬楠,也不能毀了我去成全喬楠啊,這不公平!爸,你還當不當我是你女兒了?1

「什麼,老喬,你早就知道了,而且是你要報的警,老喬,你到底……」丁佳怡磨牙,「嗷」的一聲就撲向了喬棟樑。

今天她之所以這麼丟人,子衿還生氣了,合著都是老喬鬧的。

看著撲上來的丁佳怡,喬棟樑眼睛一冷,手一抬,「啪」的一聲顯得特別響亮刺耳。

丁佳怡被打的半邊臉,直接疼到麻掉了。

丁佳怡捂著自己被打的半張臉,不敢相信地看著喬棟樑:「老、老喬,你,你竟然打我?我嫁給你十九年了,你今天竟然打我?1

「我沒有打女人的習慣,可你讓我忍無可忍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