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192章爸,你嫌我了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2章爸,你嫌我了嗎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丁佳怡不肯放棄:「反正你住院的那筆錢不少,一下子也還不幹凈,肯定是家用更重要。子衿讀書可是大事,你、你能不能先把子衿的學費湊齊了?這筆錢,我以後還,我保證還還不行嗎1

「呵。」喬棟樑冷笑了一下,完全當丁佳怡說的話是在放屁:「子衿,你過來。」

被點名的喬子衿縮了縮肩膀,臉色一白,磨磨蹭蹭地走了過去:「爸?」

「子衿,今天你媽做的事,你也沒少摻和,子衿你自己說,今天的事誰對誰錯。」

「爸……」喬子衿為難地看著喬棟樑,然後又把矛頭指向了喬楠:「楠楠,媽到底是長輩,難道你還要讓媽跟你道歉賠禮認錯嗎?」

喬楠被氣笑了:「姐,你這話的意思是,今天媽偷我的錢,的確是媽的不對,她應該要向我賠禮道歉,只是她是長輩,大家心裡都有數,也就算了嗎?媽,你聽到了吧,姐都覺得今天的事全是你的錯1

甩鍋,當她不會啊!

喬子衿一懵,她什麼時候說過,她是這個意思了?

「你……」丁佳怡當然不會相信喬楠的話,而且她聽得清楚,喬子衿是想把責任推到喬楠的身上:「老喬,你怨我也好,罵我也行,就算是打我幾下,你覺得出氣了,臉上好看了都可以。但是還有半個月,子衿就要開學了,你能不能先把子衿的學費給子衿,其他的事情,你怎麼說,我都同意,我照做還不行嗎?」

挨了一巴掌,又聽到喬棟樑說要離婚,丁佳怡再也不敢橫了,至少此時她硬氣不起來。

娘家的親戚斷乾淨,喬子衿現在又只是一個學生,喬子衿之前說得再好聽,丁佳怡現在也靠不上喬子衿,整個喬家的支柱依舊是喬棟樑,丁佳怡離不了喬棟樑。

「不行1喬棟樑用力地拒絕了。

「為什麼不行?難道你想讓子衿讀不成書嗎?你讓喬楠讀,不讓子衿讀,你說我偏心,你不偏?」丁佳怡心裡也恨啊,明明是老喬說要把子衿留在家裡,以後招婿的。

喬楠這個死丫頭遲早是要嫁出去的,是要給別人的。

喬楠讀書讀得那麼高那麼好,對他們喬家又沒什麼好處,便宜的都是別人。

喬家砸的錢,好處都被別人得了,老喬怎麼就想不明白,為什麼非要堅持對喬楠這麼好?

相反,子衿是要留在這家裡的,子衿越有出息,她跟老喬以後才有依靠。

「你放心,我說過要公平就公平。你還給子衿學費,但我不會給楠楠學費,我只給楠楠每個月的飯錢。說起來,楠楠得到的錢比子衿少我了,我怎麼偏心了?」喬棟樑諷刺地看著丁佳怡。

「那能一樣嗎,喬楠又不用交學費1可是子衿要埃

「子衿有本事,也可以不用交學費埃難道楠楠學習成績好,學校免了她的學雜費,還是楠楠的錯?」喬棟樑看向喬子衿:「子衿,你自己說,我跟你媽誰偏心。是你自己學習不夠努力,還是楠楠的學習太好就是有罪?」

喬子衿臉一僵,眼眶酸得厲害,她爸這話是看不起她,覺得喬楠比她好,比她優秀的意思嗎?

憑什麼媽做錯事情,爸生媽的氣就算了,為什麼還要把氣出在她的身上,把她放在喬楠的腳底讓喬楠踩她呢?!

「爸,你是嫌我成績差了嗎?」喬子衿眼淚嘩的一下子流了下來,可憐兮兮地看著喬棟樑。

喬棟樑別過臉,咬著牙,硬起心腸說道:「跟楠楠的比起來,你的的確不好。子衿,你是家裡的大女兒,你要比楠楠更懂事。楠楠放著最好的附中不去念,而是去讀了平中,其中是什麼原因,我不說,你也該知道。楠楠這麼懂事,為這個家做了這麼多的犧牲,子衿,你問問你自己,你為這個家做了多少,而這個家為你卻付出了多少?子衿,你沒有擔起喬家長女的責任來。」

以前每次喬楠的成績好,喬子衿的不好,喬子衿只要在喬棟樑的面前裝出一副可憐、自卑的模樣,喬棟樑都會安慰喬子衿,表示成績並不是最重要的,只要喬子衿努力就好。

可是今天,喬棟樑一反常態,不這麼說了,大大出乎喬子衿的意料,他所說的話直接讓喬子衿下不來抬。

聽到喬棟樑的真心話,喬子衿這下子可是真的哭出來了。

喬子衿哭了,喬棟樑心裡也難受,但他知道自己這次不能再心軟,不能再跟以前一樣了:「丁佳怡,你給我聽著,要是這日子你還想繼續過下去,行。以後家裡家外,所有的錢,必須都交給我保管。你手腳不幹凈,又是個管不住錢的。我不能讓你把這個家,把兩個孩子給毀了。你要不同意,也行,反正日子過不下去了,咱倆離婚,你帶著子衿過,我帶著楠楠過。」

「媽……」喬子衿嚇得都不敢哭了,連忙站在丁佳怡的身邊,對丁佳怡搖頭,她不想爸媽離婚。

她那麼多同學,誰家爸媽離婚,她丟不起這個臉,她不想當同學之間的那個異類。

最重要的是,如果她爸媽真的離婚,她要是跟著她媽的話,她媽養不起她的,除非她能跟著她爸。

丁佳怡聽到離婚兩個字,真叫傷心:「老喬,你真要跟我離婚啊?」

「現在你還有選擇的餘地,要不要離這個婚。你自己挑。」喬棟樑不改初衷,他要是再不發狠治治丁佳怡身上的那股邪勁兒,這個家就真的徹底完了。

「不離,我不離。我、大不了,我把錢全交給你保管。」丁佳怡狼狽地洗了一把鼻涕,眼睛都哭腫了。

她都這把年紀了,要是還離婚,被她娘家的人知道了,尤其是她那個媽指不定高興成什麼樣。

丁佳怡跟喬子衿的想法一樣,她丟不起這個人。

「這話是你自己說的,你要記不住自己說的話,別怪到時候我不客氣,出手收拾你。」

「記住了,一定記住,我不離婚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