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198章衣服被偷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8章衣服被偷了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玄幻魔法

丁佳怡敢怒不敢言,只能忍著脾氣,跟喬楠「好好」說。

喬棟樑放下杯子,表情一正:「子衿,你覺得你媽說的話,合適嗎?」

「……」喬子衿抿著嘴,極度不願意回答這個問題。

「你不吭聲就代泵不合適,行了,那這事兒就此打祝」喬棟樑勉強站起來:「楠楠,扶我回房,你們也早點睡吧。」

「好的,爸。」喬楠扶起喬棟樑,把喬棟樑扶回房間。

喬棟樑坐在床上的時候,才嘆氣道:「楠楠,爸真的是白活這麼多年,看來你比爸會做人。你對你姐的態度,比爸好。以後,你就按著自己的性子來,爸相信你能夠處理好的。」

喬楠點點頭:「爸你放心,我知道了。」

「楠楠……」喬楠才從喬棟樑的房間里出來,就被喬子衿堵了個正著:「楠楠,我今天是沒有發揮好,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唄。」

喬楠靠在門框上,她早就知道喬子衿不可能就這麼放棄的,一提到錢,喬子衿的執著無人能比:「你真想接這份工作,還想試試?」

「對1不管怎麼樣,她得先把這份工作的機會爭取到手,之後,她就有辦法做到只拿錢不幹活。

喬楠冷笑:「那成,不過事先聲明,你翻我幫你改是不可能了。我跟老闆說一下我們家的情況,我直接把我的工作量分你一點,你翻多少就拿多少錢。當然,你翻譯的內容能不能通過,我說了不算,老闆說了才算。畢竟錢是老闆給的,又不是我給的。」

喬子衿臉青了青,要真像喬楠說的那樣做,以她那點水平翻譯出來的東西,連一毛錢都拿不到。最重要的是,真要這麼干,她還得認認真真地去翻譯那些東西。

一想到自己要像剛才那一個多小時一樣,一直坐著不動,翻著字典,最後翻出來的還儘是些狗屁不通,拿不到錢的垃圾,喬子衿就什麼興趣都沒有了。

「算、算了,這樣也太麻煩了。萬一你真跟你老闆這麼說,指不定你老闆會誤會你。要是害得你也丟了工作,那就是我這個做姐姐的不好了。行吧,你接著做,至於我的學費,我再另外想辦法就好。」

目的沒達到,喬子衿就懶得再跟喬楠浪費口水,非常痛快地離開了。

喬子衿才回到房間,一直等著的丁佳怡就一步上前問道:「怎麼樣,喬楠那個死丫頭答應了沒?」

「答應個屁,喬楠現在賊得厲害,她好像知道我要做什麼似的,防我防得死緊。」要不是喬楠讓她當著全家人的面,現場翻譯了一張資料,害得她醜態百出,否則,她就有底氣硬讓喬楠分她一半工資不可。

丁佳怡氣得直翻白眼:「我早就說過喬楠就是個沒良心的東西,早知道她這麼沒良心,當初生下她,我就該把她給丟了,免得她浪費我們家那麼多的錢。這個死丫頭心怎麼就那麼狠,都是一家人,連這麼一點小忙都不幫。子衿,你要記住,等你以後發達了,她找你幫忙,你也千萬別幫。」

「肯定不幫她,她都不把我當成親姐姐了,我還幹嘛當她是我妹妹。」喬子衿氣得直哼哼,可是直到現在她也想不明白,喬楠是怎麼猜到她的想法,知道她打算用這個辦法來佔便宜的?

「不過媽,我的學費怎麼辦?」

「沒辦法了,現在你出去找工作,才半個月,根本就找不到活乾的。這要吧,我拿點手工活回來,你白天先做著,晚上媽陪你一塊兒。」丁佳怡也就只有這個辦法了。

「真要做手工活嗎?那個活累得要死,還賺不到多少錢,媽,有沒有別的活?」喬子衿不想挑燈夜戰,天天跟那些手工製品混一塊兒。

丁佳怡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要是有那種活輕鬆,來錢快的工作,媽能不介紹給你?算了,你就忍忍吧。等你長大了,找個好男人嫁了,就出頭了。你媽這輩子跟著你爸,除非你嫁人,否則你媽我是沒有出頭的那一天了。」

說完,丁佳怡摸了摸自己左邊腫起的臉,疼得直抽氣。

「媽,不早了,你現在煮個蛋,替自己敷一敷,然後趕緊睡吧。」

「嗯,你也早點休息,我明天把材料帶回來。」得到大女兒臨睡前的關心,丁佳怡才覺得自己一顆受傷的心舒服了那麼一點點。

喬家的雞蛋不多,每一隻都金貴。

所以丁佳怡用剛煮好滾燙的雞蛋敷過臉之後,又重新放在溫水裡泡著,等到第二天剝給喬子衿吃了。

等到晚上的時候,丁佳怡果然領了一堆的手工材料回家:「子衿,你要好好做,要是材料弄壞了,我們得賠錢的。」

聽到這話,喬子衿的臉都拉下來,一副不怎麼樂意的樣子。

「好了,別這樣,現在沒本事,錢的確難賺。要是像喬楠一樣,英語好,你看她整天待在家裡都能賺三百。」丁佳怡拍拍喬子衿的肩膀:「你乖乖地做,媽有東西要送你。」

「送我什麼?」

「你忘了,喬楠的那筆錢,我都花了五十了。」

丁佳怡昨天高高興興地給喬子衿買了兩條裙子,只是回到家看到警察時,嚇得慌了神。加上之後又跟喬棟樑大吵一架,被喬棟樑狠狠地收拾了一番,丁佳怡就把她給喬子衿買的兩件新衣服給忘記了。

直到今天上班,坐在廠子里的時候,丁佳怡才想起來,正好今天可以用來哄喬子衿。

「新衣服呢1果然,一聽有新衣服,喬子衿馬上喜笑顏開。

「你等著,媽給你拿。」喬子衿一笑,丁佳怡也跟著高興,然後興沖沖地去拿衣服袋子:「咦,昨天我明明把衣服放這兒的啊,衣服呢?」

喬子衿的笑臉一拉下來:「媽,你確定你把新衣服放這兒了?不會是昨天太亂了,有人趁亂把你給我買的新衣服給拿走了吧?」

喬子衿自己是個偷,所以看誰都像偷兒,說出來的話真招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