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01章賊心不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1章賊心不死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玄幻魔法

「要是你真的有改變,楠楠心軟,會跟你好好處的。」

喬棟樑表示,他既然答應楠楠,不再插手管她跟喬子衿之間的關係就得做到。

喬子衿不過假客氣一下,沒想到喬棟樑還把她的話給當真了,一副她做錯了什麼必須得想辦法求得喬楠原諒的樣子,喬子衿氣得直接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了。

喬子衿呲牙一笑:「爸,你說得對,只要我真的有改好的心,楠楠會跟我和好的。」

她爸既然不願意把喬楠去哪兒看書的地扯告訴她,那麼她就靠自己找唄。

她還就不信這個邪,她會一直鬥不過喬楠!

等被她找到喬楠看書的地方,她不但要把喬楠的錢全拿光,更要一把火把喬楠的書都給燒了。到時候她倒,喬楠還能找誰幫忙!

稀里呼嚕把一碗粥喝下去之後,喬子衿面不改色地做手工活。

一個做賬,一個安靜地做手工活,非常難得的,喬子衿跟喬棟樑相處得還算是不錯,看著頗為融洽。

喬楠從翟家回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這樣的氣氛:「爸,姐,我回來了。」喬楠放下書,然後替自己倒水喝。

翟升不在家,喬楠當然不可能在翟家跑來跑去,所以吃的、喝的,喬楠都是打包帶過去的。一整天就喝了一壺水,喬楠早就渴得不行了。

喬楠才放下書,喬子衿偷偷看了喬棟樑一眼,然後確定喬楠不會馬上回來,就連忙站起來去看喬楠帶回來的書。

等喬子衿看到喬楠帶回來的書竟然是高二,自己開學后將要學習的那一冊時,臉一拉,比翔還臭。

就喬楠會顯擺,她就不相信,喬楠才剛剛考上高中,真的靠自習把高一的知識內容學完了,現在都在看高二的了,肯定只是裝裝樣子,好突現自己有多勤奮,多聰明,假!

也就她爸會上喬楠的當,捧著喬楠的臭腳喊真香。

「媽,你回來了,我給你涼的開水,你喝吧。」丁佳怡一進門,就得到了喬子衿的熱烈相迎。

本來熱得一身大汗的丁佳怡一杯涼開水喝下去,就跟吃了冰棍兒似的,一身的涼爽舒坦:「子衿啊,手工活媽會幫你一起做的,你別太辛苦了埃」

「這是為了我的學費在努力,我怎麼會辛苦呢,倒是媽為我辛苦了。」喬子衿替丁佳怡捏起肩膀來:「媽,你坐著休息一會兒,我給你按按,手工活的事兒,不著急。」

「嗯,子衿的手真巧,捏得我真舒服1丁佳怡故意揚了揚嗓子,把話說給喬棟樑聽。

喬楠再好,有對老喬這麼好嗎?她早就說了,兩個女兒之中,只有子衿最孝順。

面對丁佳怡的幼稚,喬棟樑連眼皮子都沒有動一下,繼續自己手頭上的工作,喬棟樑說要好好賺錢,供喬楠上大學,從來都不是只動嘴不動手。

也是一門心思要供出一個大學生來,喬棟樑才非要把掌家的權拿回來不可,免得丁佳怡沒點控制,把家裡的錢全花光了。

「媽,我有事想跟你商量。」趁著丁佳怡洗完澡回房換衣服的時候,喬子衿走進了丁佳怡的房間。

「什麼事還這麼神神秘秘的?」丁佳怡讓喬子衿坐下:「有事你就直接說,還用商量嗎?」

「媽,都一年了,難道你就從來都不好奇,楠楠把書跟錢到底藏哪兒了?」

「……」一聽喬子衿提錢,丁佳怡的眉毛都皺起來,整個人彈跳站起,連忙將房門關嚴實:「子衿啊,你還在想著喬楠那筆錢呢?算了吧,昨天的情況你也看到了,你爸為了幫喬楠出頭,都把警察叫來,差點沒把我送去坐牢,還騙警察說什麼丟了五百1

丁佳怡又不是真的傻,她當然敢肯定她不但拿了喬楠三百,而且喬楠也只有三百,根本就沒有五百。

喬棟樑之所以在報警的時候說了五百,其實就是為嚇她和詐她,讓她承認那三百塊錢是她拿的。

昨天見了警察,又挨了喬棟樑一巴掌,喬子衿不怕,丁佳怡卻是怕極了,早上做夢的時候她還夢到自己手上被帶了手銬,要被送進監獄,嚇出了一身的冷汗來。

「子衿,算了,這三百塊錢,我們有命拿也沒命去用。你爸是鐵了心地要偏袒喬楠,你放心,你的學費雖然還不夠,頂多媽這半個月少睡一點覺,怎麼也幫你把錢湊出來。再不行就用老辦法,媽去借。」

「借了不用還嗎?」喬子衿臉一冷,她就是不樂意,她沒錢,喬楠手裡卻有那麼多的錢,就顯得她比喬楠差似的,她不樂意這麼干!

「借的錢都是要還的,可是你拿喬楠的錢就不用還。」

「怎麼不用還,昨天我不就三百原封不動地還給了她嗎?」丁佳怡苦笑:「子衿,你這是怎麼了,幹嘛非要喬楠的三百塊錢?」之前她還以為,子衿給她出了這麼一個主意,只是單純地害怕學費不夠。

這個時候,丁佳怡多少有些回過味兒來,喬子衿似乎只是見不得喬楠手裡有錢似的。

「媽你放心,這次的事要成了,肯定不會再出之前的意外了。」面對丁佳怡的問題,喬子衿避而不答:「我之前讓你趁機在家裡的時候,把三百塊錢拿了,是怕喬楠一旦把錢放外面,我們就找不到了,卻忽略了錢是家裡丟的,爸跟喬楠肯定猜得到錢是誰拿的。但現在不一樣了,喬楠已經把錢放外面了,要是錢再丟了,還能怪到你跟我的頭上嗎?」

所以,其實錢在外面可比在家裡好動手多了。

「可是……」丁佳怡一聽,有道理啊:「但你跟我都不知道,喬楠那個死丫頭到底把錢藏什麼地方了。」丁佳怡也覺得奇怪,她跟喬棟樑都斷六親了,喬楠那麼一堆書和錢能放哪兒呢?

丁佳怡想了半天,也沒能想到一個可能、或許的地方來。

「之前是因為我跟媽對喬楠太心軟了,所以沒查下去。我們真要想知道,喬楠能瞞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