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06章放下成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6章放下成見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哼1何雲哼了哼,這話是什麼意思,以為她們樂意欺負人呢?

「行了,你別說了。」喬楠扶額,朱寶國這話,太容易替她招恨了。

朱寶國替喬楠招了兩波恨,在去寢室的時候,都沒人跟喬楠走一塊兒,全都離喬楠遠遠的,更沒人和喬楠說話。

要是一般小姑娘遇到這事兒,估計又委屈又自卑,這接下來的三年日子不好過,學習指不定成什麼樣子。喬楠不得不再一次慶幸,自己不是真正的十六歲孩子,畢竟上輩子她這個時候,比一般人還敏感呢。

到了寢室之後,喬楠找到了自己的床位和箱子,直接把自己的衣服放進去,並且上了一把小鎖。

平城高中寢室里的床被都是統一發放的,錢早就算在學生們要繳的學費裡面了。

喬楠是特招生,被免了學雜費,就連寢室的這些被子錢,學校同樣也給免了,所以喬楠剛剛跟周磊去報名的時候,真的只是去報一個道而已。

看著跟別人一模一樣的被子,喬楠拿出針線,直接在自己的被角上上了「喬楠」和「高一一班」的字樣。

這樣一來,以後就算把被子拿出去曬,喬楠也不怕弄丟了自己的被子,找不回來。

寢室里的其他五個女生一愣,全都傻眼了。

是啊,她們怎麼沒想到在自己的被子上做個記號,畢竟大家的被子大小和被套是一個花色,萬一搬出去曬被子,那麼多被子放一塊兒,放混了,找不到自己的被子怎麼辦?

早先誰也沒有想到,自然就沒有人跟喬楠一樣有所準備的。

今天畢竟是第一天,被子最好拿出去曬一曬。學校給學生安排的曬被子場地是不小,可惜的是,就這個情況,她們都不敢把自己的被子拿出去曬。但不曬,晚上又蓋不了人,這可怎麼辦?

沒管同寢室的五個女生是什麼反應,在給自己的被子都做好記號后,喬楠先利索地把被子抱出去曬了。

哪怕學校安排的曬被子場地不小,可要是所有學生都來曬,那也是吃不住的,所以早曬就早佔地方。

把被子曬出去了之後,喬楠又把自己床的四周擦了擦,這乾脆利落的樣子,可比之前同班同學在打掃教室的時候能幹多勤快多了。

何雲看喬楠忙出忙進,事情都幹了大半,咬咬牙,走到了喬楠的旁邊:「喬,喬楠同學,我,我能不能問你借一下針線,我、我也想做個記號,免得跟別人的被子弄混了。」

「可以。」喬楠淡淡地回答了一句,然後把針線交給何云:「顏色你可以自己挑。」

「不,不用了,就這個顏色,挺好的。」高一一班何雲,全校就她一個,不可能再有搞混的情況出現。

更重要的是,何雲平時在家不碰針線這種東西,要讓何雲換根顏色的線,她怕自己穿不好,在人前出醜就不美好了。

何雲之前看喬楠繡得輕鬆,沒一會兒功夫就好了,最重要的是繡的字挺漂亮的,何雲還當挺簡單的呢,直到自己動手,何雲才知道簡單?簡單個屁啊!

看著自己繡得歪歪扭扭,就跟自己幼兒園剛學寫字時「媲美」的名字,何雲就有一種捂臉的衝動。

她知道喬楠是中考狀元第一名,她知道喬楠是比一般人聰明,可她不知道的是,這人不但聰明而且太有常識了,字繡得那麼好看,喬楠是古代那種閨中小姐嗎?

要不要這麼全才,還讓不讓人活了?

想到喬楠繡的字樣,再看看自己繡的字,何雲都快沒勇氣把自己的被子曬出來了。

「喬楠,你能不能也借一下我們?」有了何雲開頭,寢室里其他幾個同學也有了反應,紛紛上前,用友好的語氣問喬楠借。

「可以,何雲用完,你們一個個接著用吧。」喬楠點頭。

喬楠平淡的態度,讓這幾個同學都鬆了一口氣。

大家想到剛剛誰都不理喬楠,現在卻還要問喬楠借東西,每個人心裡都怪怪的,尷尬的表情怎麼也拂不去。

「你們用吧。」被點名的何雲紅著一張臉把用好的針線交了出去,然後抱起自己的被子,用最快的速度沖了出去,免得別人看見自己紅得跟猴子屁股一樣的臉。

等其他四個同學也名字時,大家都遇到了何雲的尷尬和問題。

但好歹,大家總算是學著喬楠的樣子,做好了記號,把被子曬出去。

到底都是好學生,腦袋瓜子好用,誰也沒有繡得特別複雜,乾脆就用火柴人的那種情況,一筆一畫,直接個名字出來。

丑就丑,最重要的是能認出來這是自己的名字,不會搞混就行了,而且這種筆畫似的畫,快啊!

等喬楠寢室里的被子全曬出去時,曬被子的場地已經沒多少位置了。

「是不是該吃飯了?」被班主任指任的寢室長唐夢然靠近何雲,問了一句:「我們要不要?」

她們剛剛才借了喬楠的東西,這個時候還不理喬楠,是不是不太好啊?

「喬楠,該去食堂吃晚飯了,你去不去?」何雲也是鼓氣勇氣,去問喬楠的。

「好。」喬楠放下書,同學排斥她,她不會往裡擠,可是同學要是願意接受她,她也不會刻意玩兒什麼孤僻。

喬楠這好脾氣的樣子讓五個同學心裡放鬆了一下,整個人都自在了,不像之前一樣如臨大敵般的緊張。

最後還是何雲忍不住說了一句:「喬楠,你脾氣其實挺好的呀。」哪怕喬楠是中考狀元,學校的第一名,但人不錯,脾氣也不壞,蠻好相處的,她還以為喬楠這種學霸應該是高冷的人呢。

喬楠哭笑不得:「其實我一直挺好相處的。」頂多是不好親近而已。

「主要是你同桌太凶,好嚇人的。喬楠,你跟你同桌很熟?你們倆?」生活委員好奇又八卦地問了一句:「我看你跟你同桌感情挺好的,你跟他是那種關係嗎?」

「那種關係?哪種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