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09章你這人太討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9章你這人太討厭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在他這個班裡,就數喬楠和朱寶國這兩個學生最特殊。一個是以最好的成績考進來的,而另一個,則是走了後門才能進他這個一班的。本來,朱寶國非要跟著喬楠進一班,還讓劉能小小擔心了一把。

少男少女的問題,劉能看過不少,高一一班的學生也不是固定不變的。學校會組織月考和期中考,然後根據學生的學分排名,進行微調。

劉能看多了因為青春萌動而沒把心思放在學習上的少男少女,高一怎麼進的一班,高二就怎麼滾出的一班。

劉能原本還擔心喬楠跟朱寶國也會是這種情況,不過現在這個擔心已經完全沒有了。

難怪,難怪朱家的人會花那麼大的力氣也要把朱寶國塞到一班來,並且言明一定要讓朱寶國跟喬楠坐。他是奇怪,現在正是讀書的關鍵時刻,哪有家長會為了支持孩子戀愛,直接做到這一步的,這也太誇張了。

時間過得很快,一眨眼就到了晚上的時候。回寢室的時候,喬楠抱回去的不是三套衣服,而是四套,多了一套朱寶國的軍訓服。

「喬楠你在幹嘛呢?」唐夢然看到喬楠又在弄她的針針線線了,歪著腦袋看喬楠:「你不看書?」

「我在改軍訓服,軍訓服的褲管太長,筒子又大,很容易踩到。而且褲腰寬,要是不用皮帶,我怕褲子會掉。」喬楠一邊縫,一邊把情況告訴唐夢然。

「什麼,還有這事兒?」何雲跳腳,連忙把軍訓服拿出來穿上。

果然,褲子的褲管寬寬的,要是蹦蹦跳跳,褲子真的有可能掉下來,而且褲管特別長寬,直接把穿著鞋子的腳都給蓋住了。

「哎呀,我的也是,怎麼辦怎麼辦?萬一明天真的褲子掉下來,想想都丟人1一下子,寢室里的幾個姑娘全都急得跳腳。

喬楠先把自己這條縫好后,然後才開動朱寶國的褲子:「不用急,我有針線,你們隨便縫幾針,至少保證褲子不掉下來就好。」

「這,這怎麼縫?1陶珍琴欲哭無淚,她不會埃

「喬楠,你一定有辦法,教教我們唄1方芳一屁股坐在喬楠的旁邊,一副賴上喬楠的樣子:「喬楠,我們明天可就全靠你了,我們全寢室的榮辱也全在你的手上了。」

喬楠抽了抽嘴角:「有這麼嚴重嗎?」

「有1

「有1

寢室里的五個女孩子異口同聲地說道。

「行了行了,你們過來,我教你們。」喬楠也是醉了:「這個褲子是有寬緊帶的,其他的方式縫不合適,萬一線崩了就白忙了。最好的辦法是把扣眼根據自己的腰身,再往裡剪。所以,這就是一剪刀的事兒。至於褲管,你們往上圈幾下,然後在兩邊縫兩、三針固定一下就沒問題了。操作難度係數不大,很快就能搞定。」

就在喬楠解釋給五個女生聽的時候,她已經把朱寶國的那條褲子出搞定了:「行了,我用完了,你們用吧。」

「喬楠你別走啊,你、你在旁邊指導我們一下唄,我怕我們沒記祝」鄭玲玲直接拉著喬楠,不讓喬楠走。

「不要怕,很簡單的,而且我就只是把褲子給朱寶國送過去。這麼晚了,我不待寢室還能在哪兒?對了,你們最好再去幾個人把這個情況跟其他同班女生說一下。畢竟我們寢室的都是班幹部。」

交待完了,喬楠就把褲子給朱寶國送過去了:「你回去之後穿穿看,要有什麼不合適的,我再給你改。」

「不用了,肯定合適。」朱寶國拿著褲子在自己的身上比了比,非常滿意:「小喬,你手真巧,這種活都會幹,我估計你們寢室里,就你一個會幹,不會,應該說是我們整個班,估計也就你這麼一個,你太厲害了1

「呵呵呵。」喬楠乾巴巴地笑了笑:「那我回了。」她也不希望自己會那麼多,可她不會那麼多,日子還過不過了?

喬子衿年年季季月月有新衣服,她只能穿喬子衿不要的。

喬子衿比她胖,哪怕是撿喬子衿的舊衣服穿,大多也不合適。

就算自己不能穿新衣服,喬楠也盡量保證自己穿得整潔全身,久而久之,喬楠就練出了這一手本事。幾乎是看到軍訓服的第一眼,喬楠就知道這些衣服過於肥大,肯定不合身。

「喬楠,你回來了,太好了,趕緊的,快教教我,我該剪哪兒。萬一剪錯了,這條褲子就廢了。」喬楠才回到寢室,就被寢室里的人給拉住了。

「你先穿上,我在你的腰上比比。」

「噢。」鄭玲玲聽話地穿上褲子,反正大家都是姑娘,鄭玲玲也沒什麼可害羞的。

「這樣緊不緊?」喬楠掐住一個位置問。

「不緊。」

「行。」喬楠拿起小剪子,直接在那個位置上剪了一個口子,然後幫鄭玲玲把扣子扣進眼裡去:「你動動。」

鄭玲玲小心地走了幾步,然後才原地往上蹦了蹦,再蹲下來,左扭扭,右轉轉:「好了,剛剛好!喬楠,你太厲害了,謝謝你啊1

「我我我,喬楠,還有我。」

「我,我1

「別急啊,一個個來1

看到自己無從下手的事情,喬楠三分鐘就搞定了,其他四個連忙排起隊來,讓喬楠幫著一起搞定。

第一個搞定的鄭玲玲縫著褲管,有點幸災樂禍又有點慶幸地說道:「喬楠你聽說了嗎,今天曬被子的時候,好多班好多人的被子都弄混了,也不知道什麼鬼,最後竟然有人的被子直接不見了,少了一條。幸好你早就教我們做好了記號,否則,我都不敢想。」

「是啊,太悲劇了。」

「喬楠,你不是中考狀元嗎?你不該是個書獃子嗎?為什麼比我們還有生活常識?在你面前,我們就跟個生活白痴似的。你這個人太討厭了,本來我還想討厭你來著,你這樣,讓我怎麼討厭你埃」唐夢然捂著紅通通的臉,撒嬌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