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12章不像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2章不像女人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周軍一聲令下,原本還三三兩兩散開懶洋洋的一班學生就像是被驚到的鴨子一樣,撲騰著兩大翅膀,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回到位置上集合。

哎喲喲,這位周教官長得帥,可好凶埃

在接下來的訓練里,周軍變得嚴格了許多,鬧得一班的同學叫苦連天。

有一個體弱的女生直接堅持不住,暈了過去,然後被班裡的兩個同學送去了醫務室。

「休息十分鐘。」軍訓的時候,有學生受不了中暑暈倒,這個情況並不少見,但周軍好歹是鬆口,再讓學生休息一會兒。

「周教官眼睛好尖,或者說運氣真好,那個男生真的是個好苗子啊,看他體能很好,不比我們那些在部隊里待了一年的新兵蛋子差多少。」

「是啊,要是能把他弄到部隊里,肯定不差。」

其他班兩個教官趁著學生休息的時候,靠在一起交換消息。

本來他們都在好奇,周軍之前誇的人是誰,正好那個時候朱寶國跟喬楠坐在一起。看到周軍一直看著喬楠那個方向,兩個教官想當然地以為,周軍看的人是朱寶國而不是喬楠。

接著一觀察,兩人果然發現朱寶國的體力不但不差,而且姿勢非常標準到衛,尤其是剛剛有一項攀爬過障礙,朱寶國的速度相當之快,甚至比他們部隊里已經參加了一、兩年的新兵蛋子的速度,還要快一點。

這麼好的苗子,怎麼能不讓人在意呢?

「你說明天練射擊,你說這個學生的表現會怎麼樣?」

「這我哪裡知道,不過感覺是差不了。」

「你說,我們要不要趁著周連長出手之前,先把這顆苗子移到我們的手裡?」

「想跟周連長搶人?膽可真肥,要搶你搶,我才不湊這個熱鬧。」另一個教官直搖頭,真要把周連長弄火大了,不得被周連長虐死,他膽兒小,干不來這種危險的事兒。

「朱、朱寶國,你好厲害埃」朱寶國突出的表現,不但被教官們注意到,尤其是一班的男生更是佩服得厲害。跟自己累成狗一樣,恨不得躲在樹蔭底下,然後像條大狼狗,把舌頭吐出來散熱比起來,朱寶國除了流點汗之外,似乎對今天的訓練強度一點都不在意。

明明大家都是男生,又是同齡人,這水平差得也太多了吧?

「沒什麼,我爸以前對我做過類似的訓練,所以我習慣了。」朱寶國難得謙虛一把,事實上,朱成讓朱寶國做的內容,可比這個難上許多。

最初的時候,朱寶國的樣子比他們還慘。

「朱寶國,你爸也是當兵的?」

「差不多。」

坐在一邊的趙雨聽到兩人的聽話,驕傲地抬了抬下巴,朱寶國的爸爸可不單隻是小兵這麼簡單,聽說朱寶國的爸爸在部隊里的官職可高了。

現在這些看著風光得不行的教官,看到朱寶國爸爸后,只有點頭哈腰的份兒。

不過,她得把這事兒瞞得死死的。

班裡還沒人知道朱寶國的家世呢,她就已經有喬楠這麼一個情敵了,要是被學校里的其他女生知道朱寶國的家庭背景,什麼時候才能輪到她靠近朱寶國。

想著,趙雨猶豫地看向了喬楠,喬楠那麼聰明,她應該也會明白這一點,所以喬楠應該也不會把朱寶國的身份說出去,給自己多找幾個情敵回來吧?

感覺到有人似乎在看自己,喬楠四處張望了一下,將趙雨逮了個正著。

趙雨眼睛一瞪警告地看了喬楠一眼,哼一下,把腦袋撇過去,樣子很沒禮貌。

喬楠扯了扯一邊的嘴角,只想說666。

明明是趙雨在偷看她,趙雨這麼神氣是幾個意思?

「周教官,你喝不喝水?」這個時候,一班有幾個膽大的女生手裡拿著礦泉水去找周軍:「天氣這麼熱,周教官流了那麼多的汗,肯定也渴了。」

「謝謝,不用了,我自己帶了水。」周軍拿出一個軍綠色的水壺,灌了一口,直接拒絕這些女高生的殷勤。

「周教官,不要這麼嚴肅,就只是一瓶水而已。」女生有點受打擊,不就是瓶水嗎,又不是其他大不了的東西,周教官幹嘛要拒絕,這讓她多沒面子埃

「不需要,謝謝。」周軍眼睛眯了眯,眉毛微豎,語音雖然沒有什麼變化,可是語氣跟態度都改變了不少,渾身上下透著一股生人勿近,讓人不敢放肆的氣勢。

「這位同學,你叫什麼名字,學號是幾號?」時不時來看看自己班級情況的劉能抿了抿嘴,幾乎每一年的軍訓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現在的孩子啊,哪像他們那個年代那麼純真。

「劉老師。」女生嚇得臉色發白,她沒想到剛剛的一幕會被班主任逮個正著:「劉老師,我只是給周教官送一瓶水,就這麼簡單。」

「周教官既然不需要,你就回去吧。」要是不這麼簡單,還有別的事情,他就該找這個學生好好「談下心」了。

「喬楠,這個周教官好冷埃」唐夢然走到喬楠的旁邊,碰了碰喬楠的肩膀:「太可惜了,要不然的話……」

「要不然的話怎麼樣?」喬楠好笑地看著唐夢然:「昨天,你們是怎麼問我的來著,今天見到周教官,一個個就跟蜜蜂見了花似的,好意思嗎?」

「不要那麼在意。你不知道人都有嚴以律人,寬以待己的毛病嗎?更何況,我們對這位周教官,只是肖想一下。喬楠,我不相信這個周教官這麼帥,又有風格,你一點感覺都沒有?」這還是女人嗎?

「你不覺得軍人是這個世上最正直,最正義的人嗎?」換而言之,為什麼她會對周大哥有那麼多臆想。

「……」唐夢然「呃」的一下啞然,答不上喬楠的話了。

她發現,她們看周教官,那是女人看男人的目光,而喬楠看周教官完全什麼,總之,喬楠看周教官跟她們的想法不一樣,對了,就好像是小學生見了老師一樣,對,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