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16章罰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6章罰跑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本來寢室的人因為食堂里發生的事情,心裡燃著雄雄八卦之火,想回去之後好好質問喬楠一番。

可惜的是,計劃趕不上變化,頭一天軍訓的量不小,加上鄭玲玲她們也是第一次受這樣的罪。等放鬆心情回到寢室,洗個澡,再把衣服洗乾淨晾了,早就累成狗,作葛優狀一般癱躺在床上,一副被掏空了的樣子。

幾乎在躺下去后沒三分鐘,寢室里就大大小小地打起了呼嚕,或者是比較重的呼吸。

別說是聊八卦了,最後寢室里六個頭一次住在一起的小姑娘連句閑天都沒聊上,就徹底睡死。

第二天,要不是喬楠叫,寢室里的其他五個小姑娘差點起不來。

「哎喲,我的胳膊酸得抬不起來了。」

「我的腰斷了。」

「我腿估計得粗一圈兒埃」

「動作快一點,吃完早飯就該集合了,萬一遲到,肯定要被罰跑圈兒。」喬楠穿上昨天洗了才一個晚上就乾的迷彩服,趕緊出門。

虧得現在天氣熱,洗的衣服一個晚上就能幹,否則,今天軍訓喬楠都不知道自己該穿什麼,畢竟學校只發給他們一套。

「怕什麼,你跟周教官不是認識嗎?你讓周教官給我們開個後門唄。」陶珍琴打了一個哈欠,她們寢室可是有特權的。

「呵呵呵,你確定能行?」喬楠冷笑:「我跟周教官雖然認識,但昨天你們也聽到了,沒你們想的那麼親近。我們班那麼多的同學看著呢,除非周教官不想混了,否則誰敢給開這個後門。趕緊的,我不等你們了。」

「哎喬楠,你等等我1方芳一邊穿衣服,一邊跟上喬楠的腳步往外跑。

昨天累慘了,方芳就是醒不過來的其中一個,要不是喬楠叫,她現在還在睡呢。現在方芳的腦子就跟漿糊似的一坨,無法運轉。她唯一知道的是,跟著喬楠跑,准沒錯。

「喬楠,你這個無情的女人,竟然敢丟下我們。」唐夢然哇哇大叫,也連忙跟上。

等喬楠寢室里的六個人趕到集合操場時,高一一班的學生到了大概三分之二,還有三分之一的人沒到呢。

大概又等了十分鐘左右的時間,高一一班才算是所有人到齊。

「剛才遲到的人,出列1周軍板著一張臉,頭頂的氣壓低得厲害。

「……」

被點的學生臉一菜,有些不情不願地走了出來。

「就只有這七個人?」周軍的臉色更難看了,現在的學生懶散自由也就算了,竟然還學會說謊,敢做不敢當:「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遲到的人出列1

周軍喊了一聲之後,又站出來三個。

這下子,周軍的臉色已經不能用難看來形容了。

「許婷婷?」趙雨為難地看著許婷婷,她們也遲到了,要不要趕緊站出去?

許婷婷白了趙雨一眼,讓趙雨別自露馬腳。

遲到的人那麼多,周教官哪裡能一個個都記得清楚。看周教官這臉色,明顯是要訓人的節奏,自己這個時候站出去肯定挨訓。

趙雨自己想死也就算了,別把她一起拖下水,不打自招,是不是傻?

看到許婷婷不肯出去,趙雨想了想,乾脆把腦袋一低,學許婷婷的樣子,沒站出去。

「真的沒有了?這是我給你們的最後一次機會。你們不肯站出來,那只有我點名了。你、你、還有你們倆個,總共十四個人都遲到了。第一次站出來的七個人,繞著操場跑三圈。第二次站出來的人,繞著操場跑五圈。被我點名出來的人,繞著操場跑十圈!現在,跑1

周軍可是真正的軍人,又是連長,來給高中生當教官,那是大材小用。

要是連高中生都對付不了,周軍還怎麼收拾新兵蛋子、保家衛國?

想要記住遲到的十四個同學,這對周軍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周軍就算是閉著眼睛,都能把這十四個人給找出來,偏偏許婷婷寢室里遲到的四個還作死,敢挑戰周軍的權威。

第一批站出來的七個人聽到周軍的懲罰時,臉都紅,心裡後悔不已,早知道這樣,他們就不站出來了。這個操場很大,聽說一圈跑下來得一千米呢。跑三圈,那就是要跑三千米啊!!!!

可是等聽到第二批站出來的人要跑五圈兒時,七個人心裡立馬平衡了,跑跑跑。

直到這十個人聽到被周軍點名的四個人,要跑十圈兒時,這十個人明明被罰了,還樂了。

趕緊罰跑,早跑完早了事兒。不過就是三圈兒,再辛苦,還能比跑十圈的累?

想明白后,被罰三圈和五圈的人特別利索地跑了起來,都不帶猶豫地,跑得那叫一個心甘情願埃

可是最後被點出來的四個,腿就怎麼也不肯邁一步,許婷婷發現周教官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連忙舉手報告:「報告周教官,我有話要說。」

「說。」

「周教官,我們剛剛之所以沒有站出來,其實都是趙雨教的。我們四個是一個寢室的,趙雨說,人那麼多,周教官肯定記不住,只要我們賴著不動,就會沒事的。周教官,我們知道錯了,能不能給我們一個改過的機會。十、十圈,太多了。」

這十圈跑完兒,她肯定死了。

「是的,是的,周教官,能不能少一點?」許婷婷寢室里的其他兩個人聽了連連點頭,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了趙雨的身上。

趙雨臉一青,氣得說不出話來:「許婷婷,你無賴,這些話明明都是你說的,你怎麼可以全推到我的頭上。要不是你在寢室里磨磨蹭蹭的,一會兒塗這個,一會兒抹那個還非讓我們等你,我至於遲到嗎?你,你你這麼說,你們也太不要臉了1

趙雨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氣,更沒有受過這樣的冤枉。

以前在平中的時候,班裡的同學處得都不錯,女同學跟趙雨的關係也好,不要說污衊趙雨了,很多人還捧著趙雨呢,趙雨就跟個小公主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