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24章盯上翟家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4章盯上翟家了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玄幻魔法

看到喬楠和喬棟樑親親熱熱,父慈子孝,自己坐在一旁就跟多餘的人一樣,只能給兩人當背景,喬子衿的笑臉差點就維持不住,當場掛了下來。

「爸,你肯定有很多話要跟楠楠聊,我去找我媽。」一年前,她讀高中的時候,怎麼不見她爸這麼緊張她,問她有沒有在學校里被同學欺負,過得高不高興。

爸也太偏心了!

喬子衿要去找丁佳怡,喬棟樑跟喬楠都沒什麼反應,該怎麼聊還怎麼聊。

喬子衿站起來,走到丁佳怡的房門口時,腳步停了停,不甘心地扭過頭看了喬棟樑一眼。當她看到喬棟樑跟喬楠聊得特別開心,一點都不在意自己的模樣,喬子衿氣得咬牙切齒。

既然爸心裡只有喬楠一個女兒,以後等爸老了,休想從她手裡拿到一分錢,就算真要養,她也只養她媽一個。

她倒是,等幾年後,是她讓媽過的日子好,還是喬楠讓爸過的日子好!

至於喬楠,也別得意得太早了,要不了多久,她就會給喬楠一點顏色看看!

直到喬子衿真的進了丁佳怡的房門,而且還把房門輕輕合上,喬棟樑跟喬楠僵直的背才微微放鬆下來。

看到喬棟樑跟自己同一個反應,喬楠還愣了一下,想了想喬楠才說:「爸,其實你對我姐估計不怎麼了解,我姐怎麼說,她挺小氣的,說句不好聽的,她記仇,是個睚眥必報的人。你剛剛那樣子,我姐肯定記在心了,以後……」

上輩子,爸媽心裡只有喬子衿一個女兒,她都沒見喬子衿對爸有多好。

這輩子,爸對喬子衿的態度發生了那麼大的變化,她琢磨著喬子衿都能恨上她爸。

「以後怎麼樣?不孝順我,不養我,甚至是不管我?養兒防老埃」喬棟樑嘆氣,然後打起精神來看著喬楠:「就算你姐真的不理我了,楠楠,你會不會因為爸爸以前不夠重視你,老讓你被你媽和你姐給欺負了,你也不管爸爸?」

「不會。」喬楠搖頭,不管是重生前還是重生后,她從來沒有想過要丟下她爸媽。

是他們給了她生命,讓她能夠來到這個世上,生養之恩肯定是要報的,但她不會再像上輩子一樣,一味地聽從爸媽的話,完全自我犧牲,沒有自己的生活。

她不會丟下爸媽不管,可是要怎麼管,怎麼養,她自己心裡有桿秤,有個度。

「這不就對了。」喬棟樑欣慰地說,大女兒不管他,他還有一個小女兒。

「爸,我這麼說我姐,你不生氣,你不該為我姐解釋幾句,說點什麼我姐不是那樣的人,我姐的性子是好的,就是被我媽給慣壞了之類的?」

畢竟剛才她那麼勸她爸,她都已經做好被她爸噴的準備了。

喬棟樑摸摸喬楠的腦袋,苦笑了一下,沒有回答喬楠。

這種話,喬棟樑以前常常想,他經常希望自己所想的才是事實,可是喬棟樑何嘗不明白,這也是一種自我安慰的說法。

喬子衿這個大女兒,不單單隻是被丁佳怡給寵壞了,喬子衿的確是有他這個當爸爸還不清楚的一面。

「放心吧,以後爸再也不會為了你姐讓你生氣了。」

「爸,你怎麼了?」這真不像是她爸會說出來的話,她還以為,這輩子直到死的那一刻,她爸都不會放棄教好喬子衿的念頭呢。

「沒什麼,只是有些事情,我總得想明白的。捨得捨得,有舍才有得,很多時候,必須取捨,畢竟這個家,不止是我一個人的。你姐有你媽,楠楠,你只有我這個爸爸了。」要是連他都一直不願意站在楠楠這一邊,楠楠這個孩子就太可憐了。

「行了,別想那麼多,等下該吃飯了。」喬棟樑笑笑,不再深談下去,免得喬楠聽多了有心理負擔。

「噢。」

喬楠跟喬棟樑的談話結束了,喬子衿跟丁佳怡的談話才剛剛開始:「媽,怎麼樣了,查到喬楠把東西都藏哪兒了嗎?」今天來了個突襲,喬楠總跑不掉了吧?

「別提了。」一提這事兒,丁佳怡就忍不住想起自己那一身垃圾的臭味兒,臉一青,連晚飯都不想吃了。

「怎麼,跟丟了?1媽也太沒有用了,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

一看喬子衿臉一板,生氣了,丁佳怡連忙說:「好了,別生氣,我大概知道在哪兒了。」

丁佳怡拿出一張紙,然後在紙上寫著某家、某家:「我在這裡跟丟的喬楠,我猜,喬楠肯定是把東西放在這幾個地方了。」具體是哪一家,她還吃不準。

「今天已經知道是這個地方了,再等兩個星期,我只要守在這裡等著,肯定能把喬楠揪出來1

「不用再等兩個星期了1喬子衿眼睛一眯:「肯定是這一家1

「翟家?不可能的!就喬楠那種死丫頭,怎麼可能認識翟家的人,而且還把東西放在翟家,絕對沒有可能的。」丁佳怡樂了:「子衿,媽知道你著急,但也不能亂說啊,不會是這家的。」

翟家的地位比李家和朱家還高,是大院里最高級別的存在,是她一直仰望著的太陽,高懸於空的月亮。

喬楠這麼一個死丫頭,怎麼可能攀得上翟家。

「媽,這翟家?」有這麼厲害?她怎麼沒有印象?

「你忘了,我們大院里可住著一位首長呢1丁佳怡豎了豎大姆指,當年她只盼喬棟樑當上營長就好,首長,別說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喬棟樑都不可能構得到那樣的高度。

「就是那個翟家?1喬子衿大吃一驚,眼裡閃過猶豫。

會不會只是湊巧?可萬一真的是翟家呢?

「媽,你可能不知道,那天爸住院動手術,你被老闆壓著加班,醫院裡來了一個男的來看我爸。這男的,我不認識,喬楠認識,喬楠還叫他翟大哥。」翟,這麼特別的姓,除了那一天她聽到喬楠提到過後,就再也沒有聽到過第二個姓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