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25章肯定是偷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5章肯定是偷的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所以你才說,喬楠把東西放在翟家了?」丁佳怡愣住了:「喬楠那個笨丫頭,嘴巴就跟縫了針似的,見了人都不知道會叫,能認識翟家的人?不可能1

像翟家那樣的人家,就算真平易近人,也只可能接受像子衿這種機靈、聰明的孩子,不可能跟喬楠的關係那麼好的。

「媽,你說爸爸或者是爺爺,會不會跟翟家有什麼交道,然後被喬楠給知道了,知道就直接貼上去了?」要真是這樣,那可不行,喬楠姓喬,她也姓喬,既然是爺爺留下來的路子,便宜總不能被喬楠一個人佔了。

「那怎麼可能,翟跟可不是李家,就連李家的人見到翟家的人,都要恭恭敬敬地叫對方一聲老首長,老大哥。你爺爺要真那麼能耐,認識那樣的大人物,你爸還會因為多生一個喬楠,就連兵都沒得當?」她倒希望自己有這麼一個出息威風的公公,可惜啊,沒有!

「這麼厲害?」聽出丁佳怡對翟家的讚歎和望塵莫及,喬子衿也震驚到了。

她上次見到的那個姓翟的年輕男人,會不會跟這個厲害不已的翟家有關係?

若是有,那她豈不是錯過了一次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大好機會?!

不會的,媽說得對,喬楠嘴笨,根本就不懂得怎麼跟人相處,喬楠哪有福氣認識那樣的人家。

而且,她只是聽喬楠叫對方翟大哥,這個翟到底是哪一個翟,還不一定呢,指不定是同姓,指不定只是同音而已。

「媽,明天我去盯著喬楠!是在這一代附近對吧?1

「嗯,肯定就這附近。喬楠起得早,你平時讀書那麼辛苦,能起得來嗎?別太辛苦了,不行,還是媽來吧。」

「媽,你也太小看我了。喬楠能早起,我怎麼就起不來?放心,這次一定不會再有問題了1喬子衿眯起眼睛,露出算計的笑容,這一次,她要是再逮不到喬楠,她就不叫喬子衿!

「真的可以?」

「真的可以,媽,你等著看就好。」

這天晚上,喬子衿才吃完飯就站起來說:「爸,這幾天在學校特別累,時間不早了,我先回房睡覺去了。」

「這麼早,你不看會兒電視?」才七點多,子衿就回房睡覺,明天太陽要從西邊出來了?

「不看了,今天早點睡,明天早點想,我也要努力一把,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埃一日之計在於晨,我得把早上的時間利用起來。爸,晚安,媽,晚安,楠楠,晚安。」「親愛」的妹妹,咱們明天早上見。

喬棟樑奇怪地看了喬子衿一眼:「子衿今天是怎麼了?」

「挺好的呀。」丁佳怡笑著回答:「我去洗碗。」

「楠楠,你覺得呢?」

「……」喬楠皺了皺眉毛,喬子衿今天吃錯藥了?

喬楠陪著喬棟樑差不多待到八點,也回房了。

第二天六點半,喬楠跟往常一樣起床,刷牙洗臉,然後準備去翟家。

「楠楠,你也起來了?」喬棟樑剛剛晨練完回來,看到小女兒起來了,特別高興。

「也?」喬楠好奇地看著喬棟樑:「我姐今天起得比我早?」在喬家,能讓她爸用這個「也」字的人,就只剩下喬子衿了。

「嗯,好像是你姐跟人約好了要一起去圖書館,不能遲到,所以今天起得比你還早,十分鐘前就出門了。」大女兒似乎真的長進好學了,但喬棟樑已經不像以前那麼激動高興了。

「十分鐘前?圖書館幾點開門啊?」喬楠鬱悶了,就算是公共場所,最早也得八點吧。

「不清楚,隨你姐去吧。你現在去了?」

「嗯,爸,你早飯吃過了沒,要不要我給你準備?」

「不用。」喬棟樑擺擺手:「這是我給你買的油條,你帶著吃。」喬棟樑不但不用喬楠幫他準備早飯,還給喬楠把早飯帶回來了。

「謝謝爸,爸,我出門了。」

喬楠抱著書,嘴裡叼著油條往翟家走去。喬楠才出現在小巷子里,早就挑好地方躲起來的喬子衿就死死地盯著喬楠看,不肯錯過一絲一毫。

當喬楠走到翟家的後門口停下來時,喬子衿的心裡咯了一下,真的是翟家嗎?

鑰匙,喬楠竟然有翟家後門的鑰匙?!

看著喬楠是拿鑰匙開的門,進的翟家,喬子衿整個人傻掉了,完全弄清楚眼前發生的一幕到底是什麼情況。

翟家跟喬家又沒什麼往來,更沒親戚關係,為什麼喬楠會有翟家的鑰匙,而且還是敏感的後門鑰匙?

「爸,我回來了。」到了傍晚,喬楠回到喬家,發現喬子衿已經在家了。

「楠楠回來了啊,我給你涼了開水,你自己倒吧。」

「謝謝爸。」喬楠本來就渴得厲害,直接咕咚咕咚喝了兩杯才停下來。在翟家看書,什麼都好,就有一點不好,要是嘴渴了沒地方倒水。喬楠帶去的一瓶子,基本上一個上午沒過去,早就喝完了。

這種情況,冬天還好,可到了夏天,那就有點折磨人了。

坐在電視機旁邊的喬子衿心思根本就沒有放在電視上,而是偷偷盯著喬楠看。發現喬楠一副很渴,老半天沒喝過水的樣子,喬子衿心裡又頓了頓。

難道喬楠在翟家待了一整天,翟家的人這麼小氣,連水都不給喬楠喝?

「子衿,我回來了。」下班的丁佳怡把鑰匙放在桌子上,用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媽,你回來了1喬子衿眼睛一亮,拉著丁佳怡回房間:「媽,我有事要跟你說1回到房間之後,喬子衿把今天早上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以及剛剛觀察到的情況通通告訴了丁佳怡:「媽,你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

丁佳怡嘴巴上幹得都快起皮了,可聽到喬子衿的話后,頓時來了精神:「喬楠這個死丫頭,膽子也太大了點,竟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我們喬家是真的要出一個賊了!!1

丁佳怡的語氣,不但以此為恥,更重要的是似乎還有一種莫明的興奮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