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29章誰趕時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9章誰趕時間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

想到這句話,喬棟樑薄唇直接抿成了一條線,眯起的眼睛就那麼打量地看著喬子衿:「子衿,你今天這麼勤快,平時,你不是最討厭做家務事的嗎?」

「爸,看你說得也太嚴重了。早飯是你買回來的,我頂多是擺了碗跟筷子,其他的什麼也沒做。你如果讓我洗碗的話,你看我肯不肯,會不會主動。爸,你也知道,我最討厭把手弄濕了。」喬子衿咬下了唇,神情很快恢復正常。

「是嗎?」喬棟樑不信,喬楠就更不信了。

丁佳怡在喬家,不算是女皇,可是喬子衿絕對是喬家的公主,別說是幹活,能坐著,喬子衿絕對不會站著,能躺著喬子衿就絕對不會坐著。

哪怕拿碗筷是一件非常輕鬆而又容易的事情,以喬子衿的脾氣和自私的性格,哪怕不累,她也寧可坐在一旁翹著二郎腿等人把東西都搬到她的面前,也不可能上前搭把手的。

「我不就是擺了碗筷嗎?爸,你跟楠楠的反應也太誇張了。早知道你們會這樣,我還不擺了。以後家裡的這種事情,再也別找我了。」喬子衿嘴一噘,不高興了:「你們這反應,說得就好像我平時在家裡,什麼活也不幹似的。這些碗筷是我擺的,喬楠,你都不能用。要用自己拿去1

賤骨頭,她把碗筷放好了,喬楠還這麼疑神疑鬼。

所以她早就說過了,她死也不要對喬楠好,對喬楠好只會受到這樣的侮辱。

更何況,一直以來都是喬楠欠了她的,是喬楠該對她好,而不是她對喬楠好。

「行啊,我自己拿。」喬楠笑了,她寧可多浪費點時間,自己的事情都親力親為,也不願意被喬子衿獻這個殷勤。

喬子衿拿的碗筷喬楠不敢用,可是喬棟樑買的早飯,喬楠吃得非常香,一口一口吃得非常認真。

手裡拿著一本書坐在一邊的喬子衿努嘴,心裡直埋怨喬楠毛病多,不就是吃個早飯嗎,頂多是三兩口的事情,可喬楠偏偏吃得這麼慢,就顯得她特別懂規矩似的。

對於喬子衿來說,喬楠細嚼慢咽的每一口,時間都非常漫長。

「姐,你老看著我幹嘛?怎麼,你沒吃飽,也想吃?反正有的多,你自己拿唄。」喬子衿時不時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讓喬楠特別不舒服。

「誰說我在看你了?還有,你要不看我的話,怎麼知道我在看你。喬楠,你老偷看我幹嘛?1喬子衿不認賬。

「行了,這一大早的。」喬棟樑頭疼:「楠楠,你慢慢吃,吃碑我已經幫你倒好了,你拿著喝。」喬棟樑知道,喬楠每次出去看書,都有帶一瓶水的習慣。

所以,喬棟樑都會提前幫喬楠涼好水。今天有空,喬棟樑乾脆幫喬楠把水灌好裝瓶,讓喬楠也方便一點。

「謝謝爸。」拿過水,喬楠把最後一口油條吃掉,然後擦嘴。

喬楠一站起來,喬子衿就控制不了自己的眼睛猛的一亮。怕再被喬楠和喬棟樑發現,喬子衿乾脆將書一豎,將自己整張臉都給罩祝

喬楠看向喬棟樑,抬了抬下巴:喬子衿今天到底什麼情況?

喬棟樑搖搖頭,他哪知道子衿今天又抽的是哪門子的風,反正不用管她就對了。

「爸,那我出門了?」她才懶得管喬子衿怎麼了,她就怕喬子衿的反常是沖著自己來的。

「嗯,早點回來。」

拿著喬棟樑裝好的水,喬楠這才出門。

喬楠出門沒一分鐘,喬子衿就丟下書,跟在喬楠的後面跑了出來。

剛跑出喬家門口,喬楠就從一邊的圍牆後面走了出來,截住了差點直接跑向翟家的喬子衿:「姐,你到底想幹嘛?」喬子衿還不是肯死心,想要跟蹤她嗎?

難怪,難怪她總覺得,今天喬子衿好像挺希望她出門似的。所以喬子衿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知道她把書和錢藏在什麼地方了,然後好把那三百塊錢拿到手?

「我、我沒想幹嘛啊?」喬子衿訕訕一笑,還好喬楠出現得早,否則的話,她就直接朝翟家跑過去了。

要真這樣,那她肯定會被喬楠發現的。

「今天我也要出門啊,我沒跟你說過嗎?我跟爸說過了,怎麼,只准你出門,不准我周末出去走走嗎?」喬子衿虛張聲勢,甚至還先發制人,攻擊喬楠。

「沒有埃」喬楠雙手環胸:「看你剛才跑出來那麼急,看來又是跟人約好了,趕時間呢?既然這樣,那你先走?」

「不錯,我的確趕時間,我還怕你跟我擠呢,我先走就我先走。」哼,以為她不知道她要去的是翟家嗎,先走就先走,當她怕嗎?

既然已經知道喬楠要去哪兒了,喬子衿根本就不用跟在喬楠的身後,自己完全可以直接去翟家。

只是如果一路能跟著喬楠的話,喬子衿會更放心一點。

為了不引起喬楠的懷疑,喬子衿說完果然就離開了,一點猶豫都沒有,而且還是用跑的,一副趕時間的樣子。

喬子衿越是這樣,喬楠就越是懷疑。

上次喬子衿跟她媽合夥偷她的錢的時候,似乎也是這樣吧?

她媽一大早就出去上班了,喬子衿難得勤快地扶著她爸去散步,做復健,然後還找她一起去把爸扶回來。

喬楠咬咬牙,改變方向,不是立刻去翟家,而是中途繞了繞一個地方,然後再去的翟家。

「丁佳怡,你是不是弄錯了?楠楠多好的孩子,怎麼可能會做你說的那種事情,是你想太多了。這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去洗衣服了。」翟家後門口的拐角處,此時正圍了四個中年婦女。

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更何況這是四個女人。

這四個女人之中,一個是丁佳怡,其他三個都是大院里的人,而這三個人最大的特點就是舌頭長,最喜歡東家長,西家短。

「就是,這都半個小時了,不行,我要回了。」

「別啊1丁佳怡急得紅了臉:「楠楠有多出息,你們也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