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36章真不要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6章真不要臉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馬嫂子三個女人在大院里是出了名的大嘴巴,但也是出了名的厲害女人。

今天這事兒,怎麼想怎麼覺得怪,馬嫂子她們三個不需要知道丁佳怡為什麼要這麼做,她們只要確定丁佳怡肯定有古怪就對了。

被丁佳怡拉來當人證的馬嫂子三人一反水,丁佳怡是徹底沒臉了。

聽了這三個女人的話,喬楠的臉立馬拉下來了:「原來媽你今天一大早說是去上班了,實際來抓賊了,而且抓的還是我,並且又帶了三個證人。媽,你真是用心良苦埃」

要是她真的被她媽和這三個女人逮到,她拿著鑰匙開了翟家的後門並進去,那麼,她在大院的名聲就徹底毀了。

指不定,要不了幾天,整個平城的人多少都會收到一點風聲,今年的中考狀元,其實是個小偷兒!

她媽跟喬子衿這麼費盡心機,是真的想生生毀了她啊!

「喬楠,你少血口噴人。她是朱家的親戚,你跟朱寶國的關係那麼好,你還不承認她是你找來冤枉媽的。喬楠你在說這話的時候,摸摸自己的良心1要說這個朱妍跟喬楠沒有關係,今天的事跟喬楠沒有關係,喬楠沒害她跟媽,她把腦袋砍下來給喬楠當凳子坐,喬楠肯定是故意的!

「姐,你口口聲聲說我冤枉媽。好,你說,我怎麼冤枉媽了?」喬楠雙手環胸,冷漠地看著喬子衿。

是,朱妍是她找來的,那又怎麼樣?

要不是喬子衿跟她媽心懷不軌在先,又怎麼會丟人在後。

「你敢說朱妍不是你找來讓媽誤會的?楠楠,你已經十六歲了,不可能再這麼任性了。媽做了那麼多,也是為了你好,你怎麼可以串通外人,這麼害媽1喬子衿嘴一抽筋,只能含糊其辭。

「我讓媽誤會什麼了?」

「你讓朱妍穿跟你一樣的裙子,讓媽把朱妍當成你了1

「姐,你這話逗不逗,她是誰的媽,合著媽認女兒認的不是臉,是裙子啊?只要穿上這件裙子的小姑娘,都是媽的女兒?媽這麼關心我,關心得都快要讓我哭了,她關心我都關心到不看我的臉,只看我裙子的地步了。姐,你說我是不是應該好好感動一下?」

「你……」喬子衿啞然,答不上話。

好不容易抓到喬楠的小辮子,可以一舉攻下喬楠,別說是丁佳怡了,被勝利沖昏了頭腦的喬子衿興奮地也沒去看那個站在翟家後門口的人是不是喬楠就衝上去,認定了這個人是喬楠。

「我剛剛聽到小偷兩個字,所以,媽這是把我當成偷了,來抓現形的是吧?都說捉賊捉臟,媽,你連人都沒看清楚,是不是就先喊了我的名字?媽,看樣子,你這是挺想我是一個小偷兒的啊?」

「你……」被喬楠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質問,偏偏自己連一句話都對不上來,難堪不已的丁佳怡臉色直接憋成了醬色:「你敢說你沒偷東西?1

「沒有1回答得斬釘截鐵。

「那你三百塊錢哪兒來的?1

「我說過,我打工賺的。」

「你騙誰呢,你一個小孩子,能找什麼工,在這麼短的時間裡賺到三百,你還不承認你是偷的?1

「那麼誰家丟東西,丟錢了吧?我真偷了,我偷誰家的了?」喬楠被氣笑了,她媽這不要臉的功夫,這是又上一層樓了埃

「我……」丁佳怡倒想說翟家,但苗靚說了好幾遍,翟家沒丟東西,這讓丁佳怡沒法兒再開那個口:「我怎麼知道你偷的誰家的,我這正要問你是,你老實交待,你偷誰家的?你今天要是不交待清楚,好好端正態度認錯認罰,我就不信我這個當媽的還教不了你了1

「說了半天,你就是想讓我承認我是一個偷?媽,你真是我親媽啊,你這是想徹底毀了我啊1喬楠眼眶一紅,心裡憋悶地想哭,想發脾氣,更想打人。

她可以不在意她媽偏心喬子衿,視她為無物,不理她就不理她,她還樂得清閑。

可是她媽能不能要點臉,有點良心,連污衊她是小偷這種事情,她媽都做得出來,她媽是不是瘋了?

「好了,接下來就是你們家的家事了,知道是一場誤會,至於你們的家務事,我希望你們可以回去后自己解決。但我要說一句的是,這位家長,你的話的確是感覺有問題。作為一個母親,在子女疑似行為有問題的時候,你不但要證明你女兒有做過,但你更要證明和相信的是,你女兒沒有做過。你這態度不對。」苗靚的耐心用完。

當媽的是個糊塗的,當姐的也是個沒腦子的,小的固然可憐,可誰讓這個小的出生在這麼一個家庭里。

像這種拎不清的人家,是麻煩,好在跟他們家沒什麼關係,

「不是的首長夫人,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這樣的。」丁佳怡臉白了,她可以自如應對所有人的指責,唯獨承受不了苗靚的這句評語:「首長夫人,這個孩子是真的有問題。你說她一個孩子家家,就暑假不到兩個月,賺了三百塊錢,這事兒說出去,誰信?」

「你不信錢是我賺的,你還把我錢拿走,不到半天,你就拿著我疑似『偷』來的錢,給我姐買了兩條新裙子?」喬楠嘴角掛著諷刺的笑容,眼裡滿是不可置信,她媽這話不覺得荒唐嗎?

「那,那錢不是還給你了,而且裙子最後不也是你的,你不就穿在身上嗎?1丁佳怡不服氣。

「那是我爸做主給我的!1

「行了,散了,都散了。」苗靚越聽越頭疼,這都是什麼人啊,家裡的情況都能亂成這樣,趕緊走,免得扎她的眼,讓她的心情變得更加糟糕。

還是那句話,家務事你們自己家裡解決,賴在她們家門口兒算個什麼事兒。

因為丁佳怡的胡攪蠻纏和荒唐無理,苗靚對喬家一家人的印象都糟糕透了。

「鑰匙,還有鑰匙1急得眼眶轉淚的喬子衿眼睛猛的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