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50章我改習慣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0章我改習慣了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後來他考的又是重點一本大學,為我們學校爭光。你說熱不熱鬧?」

唐夢然氣得一拍桌子:「我靠,許婷婷的手腳也太快了點,虧得她還是我們班的副班長,能不能學楠楠一樣,有點自覺,給我們帶個好頭兒啊!不行,我也要去看帥哥1

才說完,唐夢然拔腿就跑,朝著籃球場的方向衝去,看得餘下的人一愣一愣的。

「這個唐夢然……」陶珍琴抽了抽嘴角,對唐夢然也是五體投地,唐夢然跟許婷婷比起來,也就好了那麼一丟丟吧。

「小喬,你臉色好臉不太好啊?」朱寶國對這些不感冒興趣,看到明明剛剛還挺高興的喬楠,此時一臉的僵色,關心地問:「是不是不舒服?」

「沒有。」喬楠搖搖頭,心中暗想,應該不會這麼巧吧?應該是她想太多了:「行了,你們想看的去看,不用陪我,我得抄筆記了。」

「不去。」方芳果斷地說了一句:「我看書。」

「那個……」陶珍琴倒是有點想去,可惜剛剛唐夢然跑太快了,陶珍琴沒能跟上腳步,現在才去,陶珍琴又覺得有點丟不開臉。

何雲跟鄭玲玲就乾脆多了,上了高中之後,每天的作業那麼多,哪有那個閑功夫去看什麼學長啊,做作業!

喜歡熱鬧的人走了,能安靜下來的人留著。

沒一會兒的功夫,高一一班的教室里靜悄悄的,一點聲音都沒有,偶爾有的也只是翻書聲和唰唰唰寫字的聲音。

可是很快,這樣的平靜就被一陣喧鬧聲給打破了:「學長你看,這就是現在的高一一班了,跟你讀書那會兒,用的是同一個教室嗎?學長,你以前是坐哪個位置的?」如果她的座位跟學長的是同一個,那就太好了。

許婷婷就跟只麻雀似的,嘰嘰喳喳叫個不停,讓人聽了腦仁疼。

方芳眉毛一擰,望了出去,看到許婷婷的旁邊站著一個非常好看的男人,而其他人似乎都是圍著這個男人轉的。

方芳瞭然地挑了挑眉毛,看來這個男人就是傳說中那位閑得發慌的學長了。

「挺巧的,我當初讀書的時候,高一一班也是這個教室,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就過埃」陳軍紳士地笑著。

陳軍一笑,許婷婷的心都酥了,因此她根本就沒有看到陳軍眼裡的不耐煩和厭惡:「我現在能進高一一班的教室看一看嗎?」

「當然能啊1許婷婷眼睛一亮:「學長,你看,那是我的座位,你以前是坐哪兒的?」說著,許婷婷挺了挺胸,在其他女生羨慕的眼光之中,把陳軍往自己的座位上領:「學長,要不,你先在我的座位上坐一會兒?」

別以為她看不出來,陳學長長得帥,好多女生都不要臉地想接近陳學長。不過啊,陳學長那可是眼光非常高的人,一般人也想入陳學長的眼,簡直就是不自量力。

「咦,好巧,沒想到才一個星期,我們又見面了。」陳軍眼底的眸光一陣虛閃,臉上掛著驚喜,筆直的大長腿卻是直直朝著喬楠走過去。

「呵呵呵……」之前還失落於許婷婷跟陳軍的親近,自己只能幹坐在一邊的幾個女生馬上捂著自己的嘴,偷笑了起來。

看許婷婷還怎麼得意,拿白眼瞧她們,這情況6666,尤其是喬楠簡直是6得飛起!

早就垂著腦袋,拿手擋著自己臉的喬楠一聽陳軍的話,一下子腦仁都疼了起來。喬楠抓了抓自己的額頭,接著看向陳軍:「你是?」

陳軍掛在臉上燦爛的笑容一滯:「上個星期天,小巷裡,這樣。」陳軍做出了一個踢腿的動作,他不信,就上個星期的事情,喬楠就完全不記得了。

「噢,是你埃上次的事情謝謝你,真不好意思,我讀書都讀傻了,除了課本知識,我記性都不太好,而且我有臉盲症,你別介紹埃」喬楠一拍額頭,總算是「記起」陳軍是誰了:「對噢,上次你跟我說,你也是平城高中畢業的。」

陳家那麼有錢,陳軍的爸爸又是局長,陳軍不去附中讀書,來平城高中體驗生活嗎?!

「上個星期?」唐夢然眨巴眨巴眼睛,想起什麼後用崇拜的目光看著陳軍:「上個星期楠楠來學校遇到小偷,被人給救了,那個人是你嗎?」她就說,是英雄救美,楠楠還不承認。

「原來你叫楠楠嗎?」陳軍一聲低語,不知怎麼的,楠楠兩個字從陳軍的嘴巴里叫出來,給人一種特別不一樣的感覺。

唐夢然叫楠楠是一種親切,而陳軍的「楠楠」就跟蜘蛛網似的,有點粘,會纏人,聽上去就跟喃語喜歡人的名字一樣,讓人直起雞皮疙瘩。

被無視的許婷婷氣得跺了三次腳,然後不甘心地把其他人從陳軍的身邊擠開,自己站在陳軍的身邊,接著就皮笑肉不笑地看著喬楠:「喬楠啊,你認識學長?」

怎麼哪兒都有喬楠的事,之前的周教官是這樣,現在就連陳學長都是。喬楠是狐狸精轉世嗎,天下的好男人,就非得認識喬楠,對喬楠那麼好嗎?

「可不是,喬楠,你認識學長啊,早怎麼不說呢。某人還自以為自己跟陳學長非常熟悉,甚至是最熟悉的呢。」有個女生忍不住出言諷刺了一句。

「原來上次就是你幫了小喬,謝謝你埃」朱寶國往前一擋,笑眯眯地接話。

陳軍也笑了,就那麼看著朱寶國:「你替楠楠謝謝我,以同學的身份?」

「學長,你誤會了,朱寶國可不是以同學的身份代喬楠謝謝你,他可是以喬楠男朋友的身份謝謝你。他們倆的事,我們班裡的人都知識1許婷婷高聲說了一句。

朱寶國臉一黑,為了小喬好,他上學放學都不跟小喬走一塊兒,平時都跟班裡的男生玩兒了,許婷婷這嘴是有多賤,才說出這種無中生有的話:「許婷婷,以前呢,我是沒有打女人的習慣的。不過後來遇到某些不要臉的女人,我決定把這個習慣給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