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52章誰想要給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2章誰想要給誰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

許婷婷好奇地把紙團拿了起來,並且將紙團打開攤平,接著一行男人剛勁有力的字躍入許婷婷的眼裡。

字的內容非常簡單,是一所大學的地址,上面還寫明是哪一個科系,哪一個年級。

難道這就是學長的聯繫地址?

可這地址是誰給她的?

許婷婷緊抿著紅唇,肯定不會是學長給她的,如果是學長給她的,沒道理這個時候她才看到這個紙團,所以說是教室里的某一個人給她的?

紙團上的字看著方正有力,很明顯是男生寫的,絕對不會是女生,許婷婷直覺這張紙團上的字肯定是陳軍親筆寫的。

「……」許婷婷磨了磨牙,看向喬楠,誰知道,此時喬楠正低著頭認真在看書,完全沒有看自己。

得不到喬楠的回應,許婷婷嘴角扯成一條直線,默默地把紙團藏了起來。

不管這張紙團是誰給她的,既然給了她,那就是她的!

「小喬,你剛剛給丟給許婷婷的是什麼?」確定許婷婷不再瞄喬楠了,朱寶國才扯了一下喬楠的衣服。

「許婷婷最想要的東西。」喬楠將書翻了一頁。

「她最想要的東西,什麼東西?」

「剛剛她追著陳軍跑是為了什麼?」看到重點,喬楠一心二用地將重點標明記錄。

「那個男的聯繫地址?等等,剛才那個男的叫陳軍,你怎麼知道?1朱寶國眉毛豎了豎:「小喬,我可告訴你,你還小,你現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把書讀好,將來考個好點的大學,給你那個偏心眼的媽看看,好讓她知道,誰才是真正最有出息的那一個。你都努力這麼久了,受了那麼多的委屈,現在為了一個男人,放棄一切,值得嗎?你就算真要找一個,也該找一個比我……」

朱寶國想說,喬楠真要談戀愛的話,一定要找個至少比他強的男人。

但一想到自己現在之所以能讀高,托的是喬楠的福,之所以還能跟喬楠做同桌,靠的又是朱家跟李家的關係,陳軍別的能力沒有,比朱寶國強,那可是妥妥的。

想到這一點,朱寶國就自動閉嘴了。

「小喬,你別急,你還小呢。這世上多的是好男孩子,埃」沒關係,現在的他不夠優秀,以後的他一定會夠優秀的。

小喬經常說他很聰明,他就從現在開始努力起,一定會變得夠優秀。

以時候,要是哪個不長眼的死小子敢來追小喬的話,就得先跟他比一比,但凡是比他遜的,通通都不合格,砍砍砍砍!

聽到朱寶國這跟老婆婆一樣的啐啐念,喬楠差點沒想拿東西糊朱寶國一臉:「你以為那張紙條我是從哪兒來的,我都把東西送給許婷婷了,你覺得我對陳軍有幾個意思?」

那紙條是陳軍之前走到他旁邊的時候,塞給她的。

喬楠本來是不想收的,可是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喬楠怕自己的手腳沒陳軍的快,萬一把紙條塞回去的時候,被人給看到了,那她真的是長了十張嘴都解釋不清楚。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把自己的地址主動送給陳軍呢,這鍋,她可不背。

「你是認真的,還是看到我不喜歡陳軍,所以為了哄哄我故意的?」朱寶國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壓抑著要上翹的嘴,朱寶國口不對心地說道:「其實這種事情主要還是看你本人意願。你要真喜歡,作為大哥,只要你高興,我不會攔著你的。」

小喬想讀書,她親媽逼她都沒有。

小喬肯把陳軍的地址直接送給許婷婷,要麼是小喬真的不喜歡陳軍,要麼就是他在小喬的心理比親媽還重要。無論是因為哪一點,此時朱寶國的心裡,那叫一個舒坦,所有的氣都順了。

「滾你丫的。」要是看不出來朱寶國此時正蕩漾的內心,喬楠這兩輩子就真的是白活了。

高中的生活當然是比初中緊張多了,眨巴一下眼,軍訓結束了,眨巴一下眼,開學一個月了。經過幾門主科的考試,不少人都腦袋暈乎乎地從考場里出來:「不是才剛開學嗎,怎麼就一個月了,怎麼就月考了,我特么都考懵了。」

「別提了,我總覺得自己這次只怕是考壞了,回家會不會挨揍啊1

「我受驚不小,回去得吃頓好的,好好安慰一下自己受傷的心靈。是我們考試啊,還是試考我們啊?」

一從考場出來,喬楠能聽到的全是一些同年級考生的埋怨聲。

「楠楠,你考得怎麼樣?」同樣有些信心不足的唐夢然擰著眉毛,噘著小嘴兒從考場里出來。

「不清楚,得看出的成績怎麼樣。」喬楠拿著文具盒:「都考完了,別想太多,這樣壓力會很大的。」

「不想不行啊,我可聽說了,我們一班的學生不是不變的,誰要是在月考或者重要的考試里沒考好,學校會調整一班學生的。我不想離開一班,萬一被丟到其他班,那我多丟人埃就因為我進了平城高中一班,我爸媽可高興了,吹了不少牛,要是這次我考壞了,被調出去,我爸媽肯定會打死我的1

一想到那樣的結果,唐夢然嚇得臉都白了。

「你想太多了,就算我信一班的同學會調整,可我不信考一次試就調整一次,要真這樣,學校老師光定我們一班的學生名單就得忙死。退一萬步來說,要是你這次沒考好,肯定還會有機會。只要下次你把成績追上去了,問題就不大了。」拍拍唐夢然的肩膀,喬楠柔聲勸到。

「也對,我還會有機會的。」唐夢然鬆了一口氣:「楠楠,好在有你平時帶的好頭,這次月考太容易了,好多人都沒什麼準備。我們平時跟著你,學習倒挺緊張,沒放鬆過。我相信,我要真考壞了,有人肯定會考得比我慘1

這麼一想,唐夢然馬上又恢復了元氣。

「可不是,某人天天追著男生後面跑,兩個教官,一個學長的。她把心思都入在男生身上了,她都不擔心,唐夢然,你怕什麼。」鄭玲玲擠上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