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54章分析下對我的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4章分析下對我的好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喬子衿不但吃不了辣,而且只要沾了一點點辣,臉上跟背上就直冒痘痘。

以前喬家掌勺的是丁佳怡,她當然是按照喬子衿的習慣燒菜,害得曾經無辣不歡的喬棟樑硬生生戒掉了這個喜好,偶爾辣癮實在是犯得厲害,就偷偷在外面買辣的吃。

以前喬棟樑之所以不吭聲是因為他以為,喬楠也不喜歡吃辣,畢竟丁佳怡是這麼跟他說的。

不過今天嗎,這謊話總是有被拆穿的一天。

「不不不,我會燒,我來就好。不過,家裡好像沒有辣椒。」丁佳怡還在做最後的垂死掙扎,只要在小黃魚這道菜里放了辣椒,子衿幾乎就不可能碰了。

「那怕什麼,我現在就去買。」喬棟樑放下公事包,扶起自行車就騎了出去。

喬棟樑的態度這麼堅決,丁佳怡怎麼攔得祝

只是喬棟樑一離開,丁佳怡的臉馬上拉了下來,像看仇人一樣看著喬楠:「現在你可高興了,你可得意了是吧?好歹我生你養你,我是你親媽,你就這麼害我?你這麼離間我跟你爸之間的關係,你是不是要看到你爸跟我離婚你才滿意?你的心怎麼那麼黑啊,一點親情都不念,你不把當成是你的媽,不把你姐當成是你的姐,你也不關心你爸嗎?你上學,拍拍屁股走人倒好,就留你爸一個人在家裡。你爸還有傷,你要真關心你爸,你就該知道要怎麼做1

面對只說不做的丁佳怡,喬楠替自己倒了一杯白開水,然後坐了下來:「媽,你省省心吧,你就算是說破了天去,也沒有用的。是我心黑要離間你跟我爸之間的關係,還是你看我不順眼,一個勁兒地想踩我墊高我姐,你心裡清楚,我爸更清楚。我爸怎麼跟你鬧成這樣的,肯定不是我害的,是有人自己作的。」

「你……」丁佳怡沒想到自己把話說到這個份兒上,幾乎就是在求著喬楠,沒想到喬楠不但拒絕了,而且還說風涼話。

自己作的?

死丫頭說誰作呢!

「媽,你也別盡拿我爸做借口。我就是為了我爸好,所以我才什麼都不勸。你想我爸回去,回到你身邊,可這對我爸有什麼好啊?是我爸喜歡吃辣菜,你肯委屈我姐做給我爸?還是我爸受傷了,你能拿出錢來給我爸治病?又或者是,你知道我爸的心思,能哄得我爸天天高高興興,不會像之前一樣愁眉苦臉,都沒個笑臉?」

「你別太得意了,有你這麼跟親媽說話的嗎?這是大人的事情,你懂什麼。夫妻生活,不就是吵吵嘴,鬥鬥氣,這都是正常的。」丁佳怡嘴硬,不肯承認自己的霸道和不顧喬棟樑的感受:「你別以為,你在你爸住院的時候,借了點錢回來就真的了不起。你是你爸的親女兒,你照顧你爸是應該的1

「是應該啊,那媽你的『應該』呢,我姐的『應該』呢?合著我爸是我一個人的,他不是你老公,他不是我姐的爸?就全讓我一個人『應該』,你們只需要在旁邊看著就好了?如果爸是我一個人的責任,那我就更不會勸我爸回去了。在這裡,是我對我爸『應該』,我爸跟你回去了,就是我爸對你和我姐『應該』了。他應該努力賺錢,把所有的錢全交給你拿去給我姐花個乾乾淨淨,然後他生病了,還沒錢看病?在我這兒,絕對不會有這種情況出現。媽,你是真的在為我爸好啊,還是想讓我爸繼續為你和我姐『應該』啊?」

她就該對爸一直付出,然後她爸就該一直對她媽和喬子衿付出。

最後,她媽跟喬子衿是妥妥地站在了他們喬家食物鏈的最高點,這算盤打得多精埃

丁佳怡臉色漲紅,比豬肝色還難看,手揚起來:「喬楠,你的膽子可真夠大了,這麼跟我說話,真是你爸慣的你!今天我要是不好好教訓你,你就不知道我是你媽1

「媽,我勸你動手之前想清楚。我在你這兒挨了一巴掌,等我爸回來了,你想好要怎麼跟我爸交待了?信不信你現在敢碰我一下,等我爸回來了,我就全告訴我爸,從此以後,你就休想再進這個家門半步?1喬楠眼神一冷,語氣帶厲。

自打她「回來」以後,她媽對她已經動過不止一次的手,還她把耳朵擰得豁開了一道口子,這打人還真是打習慣了!

「你……」丁佳怡高舉起的手,怎麼也打不下去了,因為她知道,喬楠說的都是真的。早在幾個月前,喬棟樑就警告過她,喬楠是姓喬的,她姓叮她要再敢動喬家的人一根頭髮,丁佳怡是怎麼打的喬楠,喬棟樑就怎麼還回去!

丁佳怡跺了一下腳,雙手把臉捂了起來,然後就「嗚嗚」地哭了起來:「喬楠,你太讓我失望了。我可是你親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希望你有一個好的將來,你怎麼可以不明白我的一片苦心,還把我當成仇人一樣看。你現在還太小,所以不明白,但你也不能這麼恩將仇報,害你爸生我的氣埃等你長大了,做了媽,你就會明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這個女兒。」

「你爸帶著你搬出來,我都沒怪過你。可是你剛剛說的話,真的是太傷我的心了。楠楠,本來你是一個挺好的孩子,怎麼突然之間就變成這個樣子了。是不是有人在教壞你啊?楠楠,你千萬不要信外人的話。我是你親媽,這世上只有我是不會害你的,別人教你的,都是假的,是錯的,是在故意誤導你,分化我們一家人的關係。你可千萬別上那些人的當埃」

喬楠嘴一張,下巴一抬,無語望天,然後嘴角帶著嘲諷之意地看著丁佳怡:「媽,可能我是真的小,不明白。要不你給我分析分析,那天翟伯母都說家裡沒丟東西,翟華姐也說鑰匙是她給我的,你跟我姐幹嘛不相信,還認定了我是小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