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60章發誓有屁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0章發誓有屁用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許婷婷,能別逗我嗎,你以為我是那種被欺負了也不會、不敢還手的人?你要真這麼想,看來趙雨跟你說過我的事,似乎還不夠多埃」喬楠一點也沒有被許婷婷嚇到:「許婷婷,你猜,現在是你要對付我,還是我要對你出手了?」

許婷婷咬唇,看來喬楠並不是一個書獃子,沒了朱寶國的保證,就是塊嫩豆腐:「這個給你。」許婷婷不甘願地從自己的衣服里拿出了一封信,交給喬楠。

喬楠雙手環胸,並沒有接:「似乎不是一封。」

「我想其他兩封,你沒有興趣看的,但這一封……是翟教官與給你的。」許婷婷跺了跺腳,難怪之前軍訓的時候,翟教官油鹽不進呢,合著他跟喬楠早就認識了。

喬楠也夠壞的,幹嘛不早告訴她,她要早知道這個情況,才不會浪費那個時間跟感情在翟教官的身上。

但凡是長得好的,有前途的男人,她都有興趣,可唯獨一種男人,她一點興趣都沒有,那就是有主的男人。

許婷婷不傻,尤其是從翟升從頭到尾只碰過喬楠一個人的被子時,就已經隱隱意識到什麼了。

在今天來上學,從傳達室拿到這封信的時候,許婷婷就徹底明白是怎麼一個情況了。

「你認為,我是那種你說我就會相信的人嗎?」喬楠依舊不接受。

既然信是她的,她要怎麼處理這些信,是她的事,許婷婷沒有資格替她做決定,她必須讓許婷婷清楚明白這一點。否則,這次許婷婷只是自做主張地偷拿她的信,下一次還會做出什麼事來,就說不好了。

這是她從她媽身上學來的,有些事情,一步,都不能退!

「這是另外兩封。」許婷婷心不甘情不願地把信拿出來:「第一封,我拆了,第二封跟第三封,我都沒有拆過。」

「換而言之,你已經看過信里的內容了。私撕別人的信件,許婷婷,你知不知道,這是犯法的?你剛剛哪兒來底氣說,要給我好看?」喬楠笑帶荒唐之色,看來這世上的奇葩真多,不光是她家裡的那兩隻。

「你要告我?」許婷婷臉色猛然一變,這事兒怎麼說,也是她不對。

「怕了?這事兒,我不用報警,我只需要用一年級的手段,告老師,就夠對付你了。」

許婷婷緊緊抓著信:「你就那麼確定信里的內容,對你一點威脅都沒有?要是你告訴老師,你說老師會不會誤會你跟學長早戀?你確定,你真要這麼做?那個時候,我不好過,你也不會太得意的,難道你想做魚死網破這種蠢事嗎?」

「那就是我的事了,你管不著。我願意自傷八百,損敵一千。」喬楠樂了,直到喬子衿大著肚子到她面前喧賓奪主了,陳軍對她依舊好得就跟熱戀中一樣,一點都看不出陳軍出軌,有了除她以外的女人,甚至還把這個女人的肚子給弄大了。

她就跟個傻瓜似的,要被喬子衿和她媽同時攻擊,才清醒過來。

她是高中生,不管陳軍給她寫信是什麼樣的心理,陳軍是絕對不可能在信里寫讓人誤會的話的。

這就是陳軍向來的聰明之處,這輩子,哪怕陳軍只是一個大學生,她同樣相信陳軍會無師自通,處理得非常好。

「行了,你少在這裡跟我耍嘴皮子。你要問心無愧,覺得老師會罰我不罰你,跟我走吧。劉老師應該在辦公室里了。」喬楠轉身,要去班主任的辦公室。

「別,別1許婷婷嚇得連忙拉住喬楠:「你千萬別把這件事情告訴劉老師,我錯了,喬楠,我跟你道歉還不行嗎?」

「不行1喬楠拍開許婷婷的手:「如果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來幹嘛。」

「那,那你說要怎麼樣,才肯放過我?」許婷婷沒辦法了,只要喬楠願意放過自己這一次,她給喬楠下跪,她都願意:「你說,我做,這樣行不行?1

「不行1喬楠語氣堅定:「信是你拿的,你拆的,你看的,現在來問我,你該怎麼辦?許婷婷,不覺得好笑,真當我那麼好欺負?許婷婷,別得了便宜還賣乖。有些事情,我跟你是心照不宣。不過今天我突然發現,那天我的做法真的是多此一舉。你要真有心,有的是辦法得到陳軍的地址,我瞎湊這份熱鬧幹嘛。許婷婷,我後悔了。」

「我把信還你,我把信通通還你還不行嗎?我給你道歉,我不該拿你的信,更不該拆你的信,看你的信,我以後,以後真的不敢了。你再給我一次機會,肯定不會再有下一次。」

看到喬楠無動於衷的樣子,許婷婷急得都快哭了:「這樣,我發誓,從此以後,我都不去惹你,這樣成不成?」

私拆別人的信件看,這是犯法的,這說明許婷婷的品性有問題。

一旦被學校里的老師知道這個情況,以後班裡有點什麼好的活動,都將跟許婷婷無緣,就連副班長這個位置,許婷婷也休想再繼續當下去了。

跟輝煌不已的初中比起來,顯得更加重要的高中的學歷上是一片空白,那許婷婷還能巴望有一個怎樣美好的將來。

許婷婷以為,平時喬楠看上去溫溫吞吞的,何雲幾個人又一直說喬楠人特別了,她還以為喬楠的脾氣挺好的,心也軟。三封信,兩封是學長寫來的,一封是翟教官寫來的。

喬楠肯把學長的地址給自己,很明顯,喬楠對學長沒意思埃

所以許婷婷認定了,只要她保證翟升寫給喬楠的信,是完好無損的,喬楠肯定不會生氣的。就算真的生氣了,她道個歉,說幾句好話,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了。

誰能想得到,何雲她們嘴裡脾氣那麼好,那麼善解人意的小妹妹,到了她的面前就變得這麼凶神惡煞,一步都不肯退,都快要把她逼到死角里去了。

「我從來不相信誓言,那個玩意兒跟屁沒什麼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