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68章都想娶媳婦兒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8章都想娶媳婦兒了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團長一個星期前告訴我,萬一有人給他寄信,讓我直接把信拿給他。這都一個星期過去了,我還以為沒這封信了呢,誰知道今天來了。連長,你可不知道,團長可寶貝那封信了,都不讓我看。」小甲一顆八卦之心燃著熊熊烈火:「連長,你說這信是誰寫給團長的,會不會是,嗯嗯,團長春心大動了,有喜歡的妹子了?」

「不可能,別瞎說。」周軍也關心翟升的感情生活,但他不會多嘴說什麼:「團長家的情況,我們又不是不知道。我估計著,團長以後娶誰做老婆,自己未必就一定能做主。之前不還有人說,團長要跟丘營長的妹妹訂婚了?」

團長出生好,能力更好。不過很多人往往因為團長的出生就忘記了團長自身的能力,都說團長能有今天,全靠的是家裡。

團長在部隊里的路,肯定是比他好走,不過他也不差,他願意一步步來。

他這輩子,唯一比團長好的就是,他想娶個什麼樣的老婆,可以自己做主,更何況,他爸媽可喜歡楠楠了。

「這話才瞎,團長能是那種好脾氣的人?連長,你是不是電視看太多了。團長硬著呢,娶個媳婦回家是跟自己過日子,要自己不喜歡,還娶什麼媳婦兒,討什麼老婆,沒意思。」小甲搖頭,反正他是不信,團長做不了自己的主。

「對了連長,你這兩天怎麼了,就跟屁股長痔瘡似的,天天坐不住,動來動去,騷動得厲害。連長,你啥情況啊?」

「什麼破比喻。」周軍在小甲的腦瓜子上彈了一下:「我那是盤算著怎麼把你的連長夫人早點娶到手呢。」

楠楠讀高中了,聽說高中要住宿,又不是每個星期回家。

萬一他去找的時候,楠楠正好讀書,那豈不是白白浪費機會?

想到上一次,好不容易借著軍訓的機會,自己可以有更多的機會跟喬楠接觸,彼此雙方有更進一步的了解,最後卻泡了湯,周軍就肝疼,太可惜了!

「連長,有情況啊,我們的小嫂子長啥樣啊,漂不漂亮?」小甲眼睛一亮,他們部隊里的王老五春天到了?!

「小嫂子?」想到喬楠的年齡,周軍露出了一個又甜又膩,讓小甲直起雞皮疙瘩的笑容:「還真沒叫錯,你這個嫂子是挺小的,所以連長我想娶她,還得熬幾年。」

「這麼小,多小啊?連長,你怎麼下得去這個手?1小甲捂牙:「別還是小學生吧?」

「你當我有病啊,你小嫂子是學生,不過是高中生,成績老好了1周軍忍不住揍了小甲一拳,不過沒下多少的力。

「好好好,我們連長看上的嫂子,能不好嗎?」小甲連連討饒:「這如果剛才的信,真是小姑娘寫給團長的,哎喲,我們一團今年這是桃花旺的節奏埃連長,有機會,可得把小嫂子帶來,讓我們瞧瞧,認認門兒埃」

「放心,肯定的。」周軍爽快地答應了。

一聊起喬楠,周軍的心情就好,而辦公室里正在看信的翟升的心情只比周軍的更好。

翟升不但寫信告誡喬楠,不準早戀,還讓喬楠寄一張照片過去。

喬楠雖然不明白,自己的照片對翟升有什麼用處,但已經習慣聽翟升話的喬楠,二話沒說,還真用翟升給的錢,拍了一張半身照給翟升寄了過去。

手掌的照片不大,照片里的小姑娘小的就像能被他用手捧起來似的。小姑娘白白凈凈的,黑亮亮如寶石一般的眼睛笑彎彎的,櫻紅的小嘴笑。黑長的頭髮,被小姑娘紮成了馬尾,偶有一縷調皮的頭髮跑出來,彎曲地掛在小姑娘的耳邊,讓青純靚麗的小姑娘多了一點女人味。

摸摸照片里小姑娘的臉,翟升似化開的冰湖,春水叮咚,平靜的湖面上盪開一層層輕緩的波浪,讓人的心跟著搖曳起來。

要是誰在此時見到翟升的表情,一定會驚呼特么見鬼了啊!

翟升收斂了笑容,正經八百地拿出自己的皮夾,然後比了比皮夾的大小,小心翼翼地把喬楠這張照片裁剪得就像是照相館里出來的一樣,然後不大不小,剛好可以放進皮夾的那一層透明格子里。而喬楠的人像,也在正中央,看得非常清楚。

二十世紀末的早期皮夾照,就此誕生。

又仔細反覆確定照片沒有問題了,翟升才把錢包貼身收好,看喬楠寄給自己的信。

看到喬楠在信里認真,態度又嚴肅地表示,她不但不準備在高中談戀愛,也沒想在大學談戀愛時,翟升露出了一個半喜半憂的表情來。

喜的是,至少高中三年,他絕對不會再多情敵了。憂的是,等喬楠到了高中,他想正式確定下喬楠為自己的女朋友,未婚妻,甚至是等喬楠到了法定年齡,他就打報告,跟喬楠結婚的。

還沒等翟升想通這件事情,在看到接下來的內容時,翟升的臉徹底黑下來了。

他給小媳婦的鑰匙,被他媽給收回去了?

哪怕喬楠在信里明確寫到,鑰匙是她還回去的,翟升卻清楚自己母親的性格,肯定是他媽露出了不悅的表情,小媳婦兒不想讓他媽不高興,不得不把鑰匙還回去。

喬楠怎麼把鑰匙還回去的事情經過,寫得並不詳細,可翟升依舊能夠猜得到,這事兒喬楠必是受了不少委屈。

每次丁佳怡跟喬子衿鬧,受委屈最多,也是唯一受氣的人,就是喬楠了。

看完信后,翟升把信收起來,並且放好,然後馬上打了一個電話:「喂,翟升,今天怎麼有空想到聯繫我啊?」電話另一頭傳來翟華懶洋洋的聲音。

「我問你,楠楠的鑰匙你們是不是拿回來了?」

「楠楠?誰啊?」翟華腦子一打節,一下子沒反應過來親弟弟嘴裡的「楠楠」是哪個人,她弟認識的人當中,有叫南南的?「噢,你,你說的是喬楠是吧?」一提到喬楠,翟華的語氣馬上就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