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76章真面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6章真面目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

「楠楠,我是奇怪,你跟我們又不一樣,平時從來都不在寢室里挑燈夜讀,好端端的買手電筒幹什麼呢。你對你爸可真好。」唐夢然碰了碰喬楠的肩膀,語氣里全是羨慕:「楠楠,你爸對你肯定很好,是吧?」

「是吧,沒有我爸,我哪能長這麼大。」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剛剛趙雨在班裡說的話,是編出來的吧?」唐夢然傻大姐地把心裡的疑惑說了出來,鄭玲玲臉一變,想捂住唐夢然的嘴都來不及。

鄭玲玲白了唐夢然一眼,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是不是傻埃

唐夢然不以為然:「你們幹嘛,楠楠跟她爸的感情多好啊,很明顯,趙雨那話分明就是在騙人。」她又不是真的傻,要是喬叔叔對楠楠真那麼壞,楠楠能對喬叔叔親成那樣?

她才不信呢。

跟楠楠做室友半個學期,別的她不清楚,新衣服,楠楠不多是真的,但也不至於全撿別人舊的在穿。

「行了,都別說了,老師給我們留的作業可不少,趕緊回去做完,等一下就該回寢室了。」方芳打斷了唐夢然傻白甜的話,要是趙雨的話真的是假的編也來的,當時喬叔叔的反應也不會是那樣的。

「對啊,我還有五張考卷沒做呢,要死了要死了。」唐夢然急得直跳腳,上了高中之後,唐夢然都記不清楚,自己每天要做多少張練習卷了。

反正她手上的練習卷已經多的連課桌都塞不下,必須帶一部分到寢室里放著了。

「回去吧,我也還有三張沒做呢。」何雲轉身先走進了教室。

因為這次家長會的關係,一班同學之間的關係似乎又和諧了不少,尤其是班裡人對喬楠的態度跟著改變。

有著一個叫人輕鬆的學習氛圍,這對喬楠來說,當然是一件好事。

但沒半天的時間,喬楠等人又感覺到了另一件奇怪的事情。

唐夢然吃著午飯,一雙眼睛卻是望向四周:「你們覺不覺得,其他班的人看我們的眼神怪怪的,而且老在偷瞄我們。」

「你不看他們,怎麼知道他們在看你?」方芳喝了一口湯:「我怎麼什麼也沒感覺到。」

「我那不是被人盯得不舒服,所以去看他們的嗎?有問題的是,為什麼我每次看向她們的時候,她們就避開我的目光?看就看,楠楠是我們高一的年級第一,對楠楠好奇,想觀察楠楠,有什麼可稀奇、害怕的。這躲躲藏藏的態度,就叫人有些不太舒服了。」唐夢然沒說的是,她總覺得這些人不但是盯著喬楠看的,最重要的是,這些人看著喬楠時的眼神有點不太對勁兒,好像有那麼點幸災樂禍的味道。

「其實,我也有這種感覺。」陶珍琴忍不住說了一句:「要不要去問問,到底怎麼了?」

反正她覺得,這些人盯著楠楠看的眼神,絕對不是因為楠楠是高一的年級第一。

「那誰去問?」何雲眨了眨眼睛,這個問題要怎麼開口。

喬楠把最後一口飯咽了下去:「行了,這事兒你們不用煩,我有辦法弄清楚。」

「什麼辦法?」鄭玲玲看著喬楠。

「朱寶國。」朱寶國這個小霸王,不管走到哪兒,都是個「斜大哥。就算朱寶國現在只是高一,可高二、高三不少人,都聽朱寶國的話,讓朱寶國去打聽這件事情再合適不過了。

「這倒是可以。」方芳把湯喝完,滿足地說了一句:「朱寶國別的本事沒有,這點能耐倒有。」

鄭玲玲想了想點頭:「那行,你讓朱寶國去打聽一下,要有什麼情況,你跟我們說一下。萬一有問題,我們可以一起想辦法解決。」

「能有什麼問題呀?」唐夢然不明白地問了一句,楠楠學習成績好,現在人際關係也變好了,還能有什麼問題。

「行了,你趕緊吃你的。」鄭玲玲對唐夢然真的是沒話說了,難怪唐夢然以前提到許婷婷,語氣就那麼不安,不是許婷婷太厲害,是唐夢然這膿包太慫了。

回到教室,喬楠看到朱寶國已經回到座位上了:「朱寶國,你替我打聽件事兒。」

「什麼事兒?」朱寶國的臉色不太好。

「其他班的人,看我的眼神怪怪的,你幫我打聽下,到底怎麼了。」

「這事兒礙…」朱寶國雙手抱著肚子,不怎麼想提:「小喬,這事兒,我覺得你知道還不如不知道。反正你已經從那個喬家小院搬出來,跟你爸住了。那些糟心的事情,少知道一點也是好的。我們這個學校的門衛又嚴,以後不會再出現這種情況了,等時間久了,那些人看你的眼神就正常了。」

「喬家小院?」提到原本的那個家,喬楠怔了一下:「你這麼說,這件事情不是跟喬子衿有關,就是跟我媽有關。附中跟我們學校的情況差不多,這個周末,喬子衿的學校基本就沒有放假。這麼說,這次的事情跟我媽有關?」

朱寶國不贊同地擰起了眉毛:「那算是什麼媽,仇人也就這樣。小喬,你還是別叫那個女人做媽了,就算她是我的長輩,就算她生你下來,現在要是她站在我面前,我特么都想揍死她了1

喬楠手肘放在桌上,手扶著額頭嘆氣:「果然又是她,跟我老實交待一下,她又做了什麼『好』事。」

最讓她想不明白的是,昨天平城高中開家長會,她媽怎麼會出現?她媽不是向來只有喬子衿一個女兒,只參加喬子衿的家長會嗎?來平城高中幾個意思?

「你真想知道?」朱寶國看著喬楠:「指不定你聽了,會氣死的。」

喬楠扯了扯嘴角,冷笑了一下:「氣死?」她已經被她媽給氣死一回了,這輩子,她媽再想氣死她,可沒那麼容易:「說吧,到底怎麼了,免得我一直糊裡糊塗的。」

看到喬楠的堅持,朱寶國沒辦法,只能把事情說了出來。

最重要的是,他也希望喬楠能夠看清楚丁佳怡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