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78章腦子裡有大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8章腦子裡有大坑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至於我爸,隨便吧。」喬楠沒力氣地說了一句。

她爸現在對她,那肯定是好得沒話說,真為她付出了不少,可以後的事情,誰說得准。

「怎麼,喬叔叔真的要變,為什麼啊?明明你比喬子衿優秀那麼多,你什麼都比喬子衿好,為什麼你媽跟喬叔叔,都這麼偏心喬子衿,不公平,沒道理,他們眼瞎心盲啊1這真是腦子有坑!

「我爸喜歡的是兒子,但生了兩個女兒。喬子衿是大的,我爸是想把喬子衿留在家裡,以後招婿,生個孩子姓喬。換而言之,我是要嫁出去的那一個。都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當然不一樣。其實有時候,我把喬子衿想象成是我爸媽的兒子,有些事情,就好理解多了,我心裡也沒那麼難受了。」

她媽當年可不就是因為外婆偏心兒子,給兒子上學,不給她這個女兒上學,最後甚至還想賣了她媽這個女兒,給兒子多賺一點媳婦兒本。

不管她媽再恨外婆,毫無疑問的是,她媽絕對是她外婆的親生女兒,她媽簡直就是她外婆的翻版!

「行了,你也別為我擔心。我爸媽心裡有想法,我心裡也有自己的算盤。我不傻,你說這些話是為了告訴我什麼,我懂,放心,不會的。」媽依舊是媽,生她養她是事實。

她媽盡到了撫養她的義務,她以後肯定也會贍養她媽,完成自己的責任。

可她媽要想像上輩子一樣,限制她的自由,拿光她所有的血汗錢補貼喬子衿,別說門兒,窗都沒有。

除了每個月應該給的贍養費,她媽想問她多拿一分錢,她還要考慮到底給不給。

她媽再想對她予取予求,這輩子絕無可能。

「真的?我不信,我可聽說了不少人,不管是誰對誰不好,當壞人的只要哭一哭,求一求,裝個可憐,另一方就一定會心軟。」朱寶國表示,小喬心腸那麼好,肯定也會犯這個毛玻

「我不會,我媽汲汲營營不就是為了錢嗎?我媽最看重這東西,我都清楚我媽的底了,我還上我媽的當,你當我是有多蠢埃」當然,上輩子的她,就是這麼蠢,所以最後蠢死了。

「希望你能說到做到。」喬楠堅決的態度,讓朱寶國是滿意的:「這事兒鬧成這樣了,接下來該怎麼辦?你媽那人,是徹底不要臉了,但你還要過日子,還得要臉。面對學校的那些謠言,你想好怎麼解決沒?」

「這事兒……」喬楠就跟屍體似的,往桌子上一趴:「你現在別問我,我也沒想好要怎麼辦。我媽一直都想整死我,這次,她可是發大招了。我是不是應該恭喜她。」

事情鬧成這個樣子,喬楠不管怎麼做都是錯的。

家醜不可外揚,更何況,人傳八卦的威力不容小覷。甭管那些話是真的假的,這麼勁爆的一個大八卦,要不了多久,就會傳遍學校上下。

相反,就算她不怕丟人,把家裡外揚,將所有的事情解釋得清清楚楚,可別人聽了未必願意信,一個人信了,平城高中有那麼多人,她就算是說到嘴巴都幹了,也解不開幾個人的誤解埃

她媽這棋,下得夠絕。

朱寶國小心翼翼地問:「真沒辦法?再想想?」

「想不出來。」喬楠嘆氣,她都快想當一條鹹魚了:「行了,這事兒走一步算一步吧。最壞的打算就是,我轉學。」

經過丁佳怡的事情之後,喬楠特別怕麻煩,更怕糾纏,與其這麼麻煩,她寧可換一個地方,求個清靜。

「我陪你1

「陪什麼陪,平城高中還是挺不錯的。」朱寶國不是她,沒有轉學的必要:「還有,事情還沒到那一步呢,不著急。」

「你放心,這事兒我替你辦妥了。」朱寶國真的怒了,丁佳怡說謊話,還真有一堆人跟傻子似的信了。

誰要是敢因為丁佳怡的話,就在小喬的面前胡說八道,看他怎麼收拾這些人。

「別太過分了,免得事情越來越麻煩。」

「行,我有數。」朱寶國拍拍自己的胸,把這件事情大包大攬地扛了下來。

不得不說,朱寶國還是有點能耐的,也不知道朱寶國是怎麼操作的,之前還有不少人用異樣的目光看著喬楠,甚至在喬楠走開后,轉在一起竊竊私語。

但朱寶國有動作之後,這些人看喬楠的目光雖然沒有變,但沒有任何人敢因為謠言的關係去找喬楠求證,甚至說太過分的話。大部分的人都是看到喬楠后,就跟看到瘟神一樣,躲得遠遠的,免得惹到喬楠。

好在喬楠要求得也不多,能有這份安靜,喬楠就比較滿意了。

「今天在上課之前,我想先跟你們說一件事。有句老話說得好,謠言止於智者。作為一個班的學生,我希望大家可以團結一心,別那麼容易受外界的影響。你們現在不但是高中生,更是持有身份證的成年人,別總是被外面的謠言蠱惑,看人看事,不但要用耳朵,更要用眼睛和心。作為你們的班主任,我深切地希望我班裡的學生,都是智者,而不是一直被人牽著鼻子走的牛。好了,接下來翻開課本。」

謠言的威力到底不小,就連學校的老師都收到風聲了。

劉老師在上課之前,就先說了這麼一番話,哪怕劉老師沒明說,一班的學生卻也清楚地知道,劉老師到底在說什麼。

「小喬,你是不是跟劉老師說過什麼了?」朱寶國小小驚訝了一下,難得有個明眼人,老師就是老師,可比那些學生聰明多了。

「沒有埃」喬楠搖頭:「我還等著被劉老師叫到辦公室里問話呢。」畢竟之前在初中的時候,她也遇到過這樣的情況一次,那個時候,她就被陳老師叫到辦公室里問話了。

「不管怎麼樣,這聲劉老師可算是沒有白叫,可以的。」朱寶國豎了豎大姆指,心裡舒服了不少,就連在課堂上的態度也變得認真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