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85章我是喬楠的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5章我是喬楠的媽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放完狠話,女房東「砰」的一聲就直接把門關得死死的:「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1

被潑了一身髒水的丁佳怡,這下子是真的傷心了,比剛才「嗚嗚」大哭的時候還要傷心,眼、角下拉,比小說里的祥林嫂還要委屈,悶哼著抽泣。

丁佳怡吸了吸鼻子,用袖子把臉上的水抹乾凈。

老喬的心是真的狠啊,最近她都已經那麼安分守己了,她再不喜歡那個死丫頭,對死丫頭還不是好吃好喝地伺候著,連罵都沒有罵過了。

她明明已經改好了,老喬卻從來沒有改變過對她不好的態度,現在老喬搬家了,都不敢她說,老喬啊,你的心是石頭做的嗎?

這幾個月里,我的努力,你都看不到嗎?

就算你的心真是石頭做的,我也該把你捂熱了埃

丁佳怡是真的不明白,好端端的喬棟樑怎麼突然又搬家了,而且跟上次不一樣的,這次喬棟樑連個交待都沒有,她完全不知道喬棟樑帶著喬楠搬到哪裡去了。

會不會因為這次的事情,她就永遠失去喬棟樑這個老公了?

不知不覺,丁佳怡又走回到喬棟樑之前租的那套小院前面。看著那熟悉又陌生的門木,丁佳怡的臉上「嘩啦」一下,淚如雨下,再也撐不住地靠著門,慢慢滑坐在地上痛哭:「老喬,你狠啊,你太狠了,我做得還不夠多,不夠好嗎?」

難不成,老喬還想讓她給死丫頭當傭人?

這幾個月里,她都快把死丫頭當成祖宗一樣捧在手心裡了,狠,這父女倆的心,一個比一個狠啊!

入秋之後,白天天氣乾爽,可是到了晚上,那呼呼吹的風,可是讓人受了不了,尤其丁佳怡還是一身的濕衣服。被風一吹,那就更加要命了。

丁佳怡猛地打了一個哆嗦,雙手環肩,把自己圈抱了起來,整個人縮成一隻蝦米似的靠著那扇門,就是不肯走。

她很擔心自己要是就這麼離開了,以後就真的再也找不到喬棟樑,會失去喬棟樑這個老公,似乎只要她繼續守在這裡,就一定能等到喬棟樑似的。

風一陣吹過來,丁佳怡就哆嗦一下,這冷啊冷的,沒一會兒,丁佳怡就這麼靠著門,睡著了。

等丁佳怡迷迷糊糊靠著門睡了一個晚上,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天還蒙蒙亮。

丁佳怡感覺到自己的腦袋暈乎乎的,扶著門勉強站起來,苦笑了一下:「明知道老喬為了那個死丫頭,心會有多狠,我竟然還在這裡傻傻等了一個晚上。」

摸摸自己發燙的額頭,丁佳怡知道,肯定是因為昨天的那一盆水加上吹了一晚上的風,所以她感冒發燒了。

最讓她心寒的是,她靠在這個地方睡了一個晚上,也沒人發現她,甚至送她去醫院,她的家人對她無情,這個世界的人更冷漠。

丁佳怡暈暈乎乎地摸著牆,好不容易回到了喬家小院兒。

一回到家,丁佳怡沒能堅持住,匆匆把衣服脫掉之後,就猛地往床上摔過去,被子都只來得及往身上扯一半,然後就徹底睡了過去。

這一睡,就是整整一個白天,丁佳怡完全病糊塗到不記得還有上班這回事兒。

等她再醒過來的時候,天都暗了,已經整整二十四小時沒有吃過東西的她,胃餓得都抽筋了。偏偏就算她睡了一整天,額頭上的溫度卻是半點也沒有退下來。

渾身滾燙,手腳酸軟到沒有一點力氣,偏偏在自己生病的時候,身邊連一個關心、照顧自己的親人都沒有。

丁佳怡自己還沒有反應過來呢,眼淚就跟打開的水龍頭似的,流個不停,把臉都給打濕了。

丁佳怡的嘴才一動,已經干到起皮的嘴皮一皸,裂開了一道口子。

折騰了整整一天一夜的丁佳怡好不容易喝到水了,但流進嘴裡的不是正常的水,而是自己的血。

「嗚嗚,怎麼會這樣呢?」丁佳怡趴在被子痛哭失聲,她不明白自己做人怎麼會走到今天這一步,老公老公不在身邊,兩個女兒都在讀書,沒一個關心她這個當媽的死活的。

明明以前……

直到這個時候,丁佳怡才恍然想起,以前自己生病的時候,喬楠總是會陪在自己的身邊,端茶送水的。

丁佳怡咬咬牙,擦了擦眼淚:「我不信,沒了你們,我丁佳怡就活不下去。」

披上衣服,丁佳怡扶著東西走到了外面,先去翻退燒藥。當丁佳怡翻到退燒藥的時候,再次愣了一下,不為別的,就因為這板退燒藥還是去年喬楠生病,她丟到垃圾桶里的那一板。

這下子,丁佳怡再也忍不住了,哭得不能自控。

誰也不知道,這一天,丁佳怡一個人是怎麼熬過來的。

或許人在生病的時候,身心都會特別脆弱,所以看著這板退燒藥,丁佳怡哭得很厲害。

但等丁佳怡的燒退了,病好了,她的心就跟硬殼動物到了季節要褪殼一樣,重新又長出一層更新更堅固的殼來。

「我說了,我是你們學校高一一班喬楠的媽,我要進學校見我女兒,你讓我進去1過了三天,在星期四的這一天,丁佳怡一臉兇相,堵在平城高中的校門口,吵著嚷著非要進去。

「進什麼進,不許她進來1校長一接到這個電話,氣得直接把電話都給掛了。

把封老師留下來的房子借給喬楠父女倆不是問題,可為了平息丁佳怡造的謠,校長和一些老師費了不小的力,這幾天勉強才算是控制住的。

這件事情的風波還沒有完全過去呢,丁佳怡這個罪魁禍首又來了。

一聽是丁佳怡的大名,校長恨不得直接叫人把丁佳怡叉出去,讓丁佳怡永遠都不能再踏進學校半步。

學校可不是公共場所,丁佳怡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真把學校大門當成是他們喬家的後門了,可笑。

「不好意思,就算你說你是高一一班某個學生的母親,我們也不知道是不是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