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92章不去保釋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2章不去保釋嗎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楠楠,先等等。爸剛回來,全身上下都是灰,你爸我都快有味道兒了。你燒點熱水,爸先洗個澡,有什麼事,等一下聊。」喬棟樑難受地扯了扯自己的衣服,這幾天在外頭,根本就沒辦法洗澡,都快憋死他了。

以前喬棟樑倒也不是一個洗澡勤快的人,可自從他出院后,喬楠就經常監督喬棟樑注意個人衛生。

這洗慣了,一下子又恢復以前那種好幾天不洗澡、不洗頭的狀態,喬棟樑還真有點吃不消。

「噢。」被喬棟樑一打斷,喬楠就沒能順利說出丁佳怡的事,連忙幫喬棟樑燒水:「爸,你這麼晚才回來,估計也沒吃飯吧,趁著現在還早,我等一下去買點菜回來。不過家裡有米嗎?」

「有。」他把之前買的米,通通都運過來了。

丁佳怡天天報道給自己做飯,勤快地就跟剛嫁給自己那會兒一樣,丁佳怡有幾個小心思,喬棟樑清楚得很。

之前也就算了,喬棟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讓丁佳怡蹭了一頓飯。可後來,喬棟樑都搬家了,還不讓丁佳怡知道,他怎麼可能把之前買的那些米留著,再把丁佳怡喂得滾圓。

「行。」喬楠點點頭,小院兒里有不少柴,應該是喬棟樑離開之前弄好的,所以喬楠想升個火,燒個水,非常容易。沒十幾分鐘就搞定了:「爸,水燒好了,你自己弄,我先去買菜。」

「哎,好。」

得到回應,喬楠兜里拿著錢,直接往菜市場跑了一趟。

等喬楠買完菜回家時,喬棟樑不但洗好了澡,而且還把自己的衣服給洗了,晾在了外面:「楠楠,回來了,休息一下,菜爸來炒就好。」

「沒事。」

「對了楠楠,你學校里的事……解決了沒有?」從喬楠手裡拿過菜,喬棟樑猶載問了一句,這次丁佳怡闖下這麼大的禍,受影響最大的就是楠楠:「劉老師說,應該不會有事情,你媽沒再鬧你吧?」

「對了1喬楠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剛才我給忙忘了。媽估計是知道我們又搬了,又不知道搬哪兒去了,所以發脾氣。昨天來學校找我,門衛沒放她進學校,她就大吵大鬧,最後……最後進了局子。爸,你是不是去把媽從局子里保釋出來?」

「楠楠,你媽這麼害你,你還讓我把她保釋出來?」喬棟樑看著喬楠問。

喬楠苦笑了:「爸,你也說了,那依舊是我媽。就當我命不好,攤上這麼一個媽吧。媽從來沒進過局子,這次進去了,我想媽多少會受到一點教訓。」

她是氣她媽,甚至恨她媽,巴不得離她媽遠遠的,可她從來沒有想過她媽最好趕快去死,死了才幹凈。

「楠楠,你果然是個善良的孩子。」楠楠被欺負成這樣,這次更是差點被丁佳怡害得在學校里念不下去,都不跟丁佳怡計較,還讓他去保釋。楠楠就是太善良,心太軟,所以才會老被欺負。

「爸,媽也被關了一天了,你不去保釋嗎?至於錢……」喬楠再次長長嘆了一口氣:「就當是破財免災吧,只要我媽真的受到教訓,能夠安分一段時間就夠了。」

才在局子里待了一晚,喬楠可不敢期待,自打這以後,丁佳怡以後都會變好:「錢這東西,總能賺得回來的。等到了寒暑假,我找點工來打,我自己也可以存學費。」

「每次我們手裡好不容易能存點錢了,你媽就鬧這麼一出。就算錢總能賺回來的,我們賺再多,也經不起你媽這麼敗1

「那?」

「不去1喬棟樑毅然決然地拒絕了:「照你的說法,她也沒犯多嚴重的錯誤,按照一般的習慣,要是一直沒有人去保她,要不了幾天,警察局裡的人也會放了她。受教訓?我看她就是受的教訓還不夠多,不夠深刻,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為非做歹。我們沒法兒給她一個深刻的教訓,讓外人收拾她一下,也是好的。」

「真不去?」喬楠扯著嘴角,笑得很是困難:「爸,別看媽在我們的面前橫得厲害,其實她膽兒校」待在局子里,以她媽的膽子,都能嚇出毛病來。

「可不是,你媽就是個典型的窩裡橫。行了,這事兒我有分寸,楠楠你別操心了。」楠楠脾氣越是好,不懂得跟人計較,他就越是要狠下心來,幫楠楠好好教訓一下丁佳怡。

「……」喬楠嘴角微微垮了下來:「那好吧,這事兒我不管了。」

「這才對,行了,你回屋做作業吧。最近,你的學習沒因為我媽受到影響吧?」要真那樣,他真的是想宰了丁佳怡。

「沒有。」別說是這次,這輩子,主觀上,她都不可能因為她媽的關係,學習和事業上再受到半點影響。

「那就好。對了,平城高中這所學校挺好的啊,對你們學生的情況挺了解的。要不然的話,就憑丁佳怡說的那些話,爸都不知道要怎麼幫你了。」喬棟樑臉上露出劫後餘生的表情。

最近這幾天,喬棟樑一直在想,要是平城高中不了解真相,就因為丁佳怡說的話而誤會喬楠,甚至要開除喬楠的話,自己這個當爸爸的,又能為女兒做些什麼。

最後喬棟樑可卑地發現,他什麼也做不了。

只怕在丁佳怡的一番「宣傳」之下,無論他為楠楠怎麼解釋,替楠楠做證,平城高中的人都不可能相信他的話,以為他所說的真話其實是故意編出來袒護楠楠的假話。

一想到自己所說的真話,差一點就要鬧到世上竟沒一個人相信的地步時,喬棟樑心裡就忍不住一陣悲涼和害怕。

「嗯。」喬楠納悶、不走心地應了一句。

整件事情是怎麼被解決的,喬楠不是特別清楚,她知道的時候,就是劉老師給了她一把鑰匙,然後校長向全校師生表明,她跟她爸所住的那一套房子,是學校特例安排給他們父女倆的,不收房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