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93章把錢給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3章把錢給我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學校證實之前所盛傳的一切,根本就是子虛烏有的謠言。

後來喬楠跟朱寶國也挺好奇的,為什麼喬楠還沒有向劉老師和學校解釋過家裡的情況,沒來得及說明一切,學校跟劉老師怎麼就弄清楚真相,甚至還免費給他們提供了住所?

朱寶國問喬楠要怎麼辦的時候,喬楠自己也沒有辦法了,甚至還做好了轉校的準備。

沒想到,這麼大的難題在喬楠還沒有愁掉一根頭髮之前,就解決了,幸福來得太突然,喬楠直到現在還沒有真實感。

「楠楠,怎麼了?」

「沒什麼,在想一道題目。」喬楠笑笑,她這次讓朱寶國回去之後,查一查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解決的。

「在吃飯呢,認真點,學習重要,但也得適度,多吃點。」喬棟樑往喬楠的碗里夾了不少的菜。

「謝謝爸。」吃完晚飯,住在陌生的小院子里,蓋著熟悉的舊被子,喬楠依舊有一種暈暈乎乎不真實的感覺,事情真這麼容易就解決了?

上輩子,她一直在走霉運,這次她重生回來,人品大爆發,顏值突然爆表,所以才會遇到再大的麻煩都能逢凶化吉,避過去?

喬楠安穩地睡著了,丁佳怡跟喬子衿卻是氣得差點一夜無眠。

「也不知道那是什麼破學校,每次放學的時間不是規定的嗎,怎麼今天就高一年級的提前一節課就給放了?」丁佳怡嘴裡一直怨叨,腳更是在地上用力地踩,踩死了幾隻無辜路過的螞蟻。

「媽,別抱怨了,我讓你早點去,你非不聽。最後呢?你這半個月的工資沒拿到手,還被那個老闆白罵了一頓。現在就連喬楠都沒接到。爸對喬楠那麼好,爸搬去哪兒了,喬楠肯定知道,爸是不會不管喬楠的。」喬子衿也是一肚子氣。

今天她不用上課,早就催她媽一塊兒去平城高中守著,免得錯過了喬楠。

但是丁佳怡不肯。

因為生病,丁佳怡曠工三天了,看喬子衿在,就想拉著喬子衿壯膽,在老闆的面前裝個可憐,希望老闆這一次別跟自己計較,畢竟她是生病了,也算是請病假,大不了就扣她三天的工錢。

老闆不但不肯,還表示他已經辭退丁佳怡這種總沒句交待卻沖曠工的員工,這樣的工人,他請不起。

為了這事兒,丁佳怡直接跟老闆吵了起來。

「我怎麼知道會這樣。」丁佳怡不承認是自己的錯,她時間算得准準的,一分鐘都沒有遲到,是學校放早了,這不能怪她。

「媽,我怎麼覺得,平城高中的人看你的眼神有點怪怪的,你之前是不是早就來過平城高中了?他們都認識你了?」好,沒接到喬楠的事先放到一邊不提,那麼那些門衛的反應,她媽要怎麼解釋。

喬子衿炸毛:「我不說了,我之所以會被送進警察局,就是那兩個人害的。別說他們認識我,就算他們倆變成一堆骨頭,我這輩子都記得他們倆1

「就這麼簡單?」

「行了,你別問了,就這麼簡單。」丁佳怡煩得不行:「這次沒找到喬楠,接下來,我們怎麼找到你爸?」

「急什麼,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就算我們不知道爸住在哪兒,可喬楠依舊是平城高中的學生。今天我們找不到喬楠,等到周末,你就再去平城高中的門口守著。反正你工作也沒了,在這兒之前,你現在第一任務就是把爸找出來。早點去,別遲到。平城高中你進不去,要是你沒法兒在喬楠進學校之前,把喬楠攔下來,那我也沒有辦法了。」

只不過這麼一來,最要命的是,她沒法兒親自向喬楠問一問,好端端的,爸為什麼又發這麼大的脾氣,要這麼折騰媽。

喬子衿堅信,她爸不會無緣無故就對她媽發這麼大的脾氣,做出這樣的事情,肯定是她媽先惹了爸。糟糕的是,她媽半點自覺都沒有,直到現在還沒明白過來,她是怎麼惹到爸的。

「這倒是。子衿,好在你回來了,否則,遇到這樣的事情,我連個商量的人都沒有。明明養了兩個女兒,我生病的時候,也只有你陪在我的身邊。子衿,媽就只剩下你了。」有了辦法,丁佳怡的臉色就緩和下來了。

「行了,媽。」這話,她聽得都會背了,無非就是讓她長大以後,多孝順。

「好好好,不說了。」

喬子衿把做好的作業收了起來:「媽,把錢給我。」

「你這兩個星期的飯錢,我不是給你了嗎?」怎麼還要錢?

「不是飯錢。」

「那是什麼錢?你們學校又要買什麼東西?我聽說上了高中之後,有補習班之類的,你也參加了,要多少錢?」

「不是這個1喬子衿瞪了瞪眼睛:「我才不會去參加什麼實習班,浪費時間和錢。我說的是保釋金。你昨天之所以能從警察局裡出來,是我班主任岑老師給你交的保釋金。我總要把這錢還給班主任吧?」本來,她差點也把這事兒給忘了。

「保、保釋金埃」一提錢,丁佳怡的臉就擰巴在了一起:「我、我聽說,保釋金不是會還的嗎?」

「你的意思是,要等警察局的人把保釋退還回來的時候,再給我老師,然後再這之前,我們家就先欠著岑老師的?媽,這話你是怎麼說出來的?」喬子衿眼睛一瞪,第一次品嘗到丁佳怡的荒唐發生在自己身上時,是一種怎樣的體會。

「附中的老師都很有錢,不差這一點,我們家不一樣。反正要退,就讓你的那個老師等一等唄。」丁佳怡身子一縮,中氣不足地說了一句:「而且我一直覺得有問題,我,我也沒犯作姦犯科的壞事。照我這種情況,一般不只要簽個字就能出來了嗎,為什麼還要交保釋金啊?」

警察就不應該把她抓進去!

「媽,一句話,你把不把這筆錢給我,讓我還給岑老師?」喬子衿懶得跟丁佳怡廢話那麼多,手一伸,態度很堅決:給最好,不給也得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