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97章喬子衿進醫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7章喬子衿進醫院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玄幻魔法

「眼皮子跳?」這小毛病,她還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去醫院看也不合適。

「老喬,老喬在不在?」小院外傳來一個人的急呼聲。

「在,老譚,怎麼了?」聽到是大院鄰居老譚的聲音,喬棟樑放下碗筷,走了出去:「進來先喝杯水,是不是有什麼事?」

「別喝水了。」老譚搖搖頭:「老喬,不好了,你的大女兒喬子衿,不知怎麼的摔了一跤,聽上去似乎挺嚴重的,已經送醫院了。丁佳怡說什麼,就怕喬子衿是什麼腦震蕩,嚇得直哭。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得看醫生怎麼說。我看情況不太對頭,就來通知你了。」

「什麼,子衿摔了,什腦震蕩是什麼意思?」

「我不知道啊,聽著像是挺嚴重的樣子。」老譚搖頭。

「楠楠,你知道什麼叫腦震蕩不,真的很嚴重?」喬棟樑臉一變,慌裡慌張地看著喬楠。

聽到喬子衿摔成了腦震蕩,喬楠嚇得手一哆嗦,碗里的粥都灑了:「腦、腦震蕩?」

「對,腦震蕩。」

「楠楠,腦震蕩是個什麼情況?」喬棟樑看著喬楠,在場的三個人當中,就數喬楠最有學問,所以他也只能問喬楠了。

「腦震蕩也有分輕的跟重的,輕的沒什麼問題,只要休息一下就好,要是摔重了……」那就得出人命了。

「不行,我得趕緊去醫院看看1喬楠話沒說完,但喬棟樑已經聽懂了,換而言之,要是摔嚴重了,他大女兒就出大麻煩了。

「對,趕緊去看看,別忘了把錢拿上。萬一真有什麼事,這錢肯定是不能少花。」老譚嘆氣,喬家這幾年,到底是走了什麼霉運,倒霉的事情一件接著一件。

「對,我把錢拿上。」喬棟樑把家裡現有的錢,通通拿上,套上衣服就要走。

喬楠站了起來:「爸,我、我要不要去?」

「不用,你留在家裡就好。要是你姐的情況不嚴重,我去去也就回了,免得你跑來跑去太辛苦。萬一你姐真有什麼事兒,你今天還得去學校,學習總是重要的。」穿上衣服,喬棟樑帶著老譚往外走,讓喬楠留下來:「老譚,是不是還那家醫院?」

「對,就是你上次住的那家醫院。」

「行,咱們趕緊走吧。」

目送喬棟樑跟老譚離開,喬楠倚在門框上,眼裡閃過淡淡的憂色。

但隨即,喬楠的臉突然擰巴了一下:「等等,不對啊,喬子衿摔了,媽跟爸的水平差不多,爸都不知道什麼叫腦震蕩,為什麼媽知道?」

當喬楠意識到情況不對勁兒的時候,卻是已經晚了一步。

因為心焦女兒受傷,喬棟樑是卯足了勁兒地蹬自行車,用最快的速度趕到醫院:「你好,你們醫院剛剛是不是來了一個叫喬子衿的病人。我是她爸爸,我想問一下,我女兒的情況怎麼樣了,她還好嗎,那個什麼腦震蕩的,嚴重嗎?」

「喬子衿?」護士怔了一下,臉上閃過一點異樣:「是有這麼一個人……」

「那她現在怎麼樣了?」

「不怎麼樣……」護士嘴角抽了抽,還沒等護士繼續說,一個聲音直接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爸1

「子衿?」喬棟樑回頭一看,就看到喬子衿全須全尾地站在自己的身後,笑盈盈的,精神頭似乎還不錯:「子衿,你沒事吧,摔著哪兒了,腦袋還疼不疼,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告訴爸。醫生是怎麼說的?」

「爸,你別緊張,我沒事的。」喬子衿眼裡露出得意的光芒,她就知道,她爸肯定還是關心她的:「我、我可能是之前讀書太過緊張,壓力大了,今天早上的時候,昏了一下,摔倒了。是媽太緊張我了,才會叫人把我送進醫院的。爸你放心,我身體好著呢,肯定沒事兒。」最重要的是,她果然把她爸給騙出來了!

喬子衿手挽著喬棟樑的胳膊:「爸,這個星期我回來了,你怎麼也不來看看我。媽說你搬家了,你搬哪兒去了,你不理我了嗎?」

「真的沒事?」喬棟樑不相信,端著喬子衿的小臉上下看:「要真有不舒服,你一定要告訴爸爸,千萬別瞞著。聽楠楠說,這腦震蕩可大可校」

喬子衿笑了,真難得啊,喬楠的「博學」也有幫到她忙的一天:「沒事,真的,醫生都說沒事了。我就是壓力大了,休息放鬆好了就行。爸,既然我沒事了,我們回家吧?」

「不行,你看的哪個醫生,我去問問。」事關大女兒的生命,喬棟樑特別重視。

要是沒有親耳聽到醫生說女兒沒事了,喬棟樑怎麼可能放心。

「去什麼去,你沒看到醫院裡有這麼多人,醫生可忙了。反正醫生說子衿沒事就對了,難道你還巴望著子衿出事不成?」看到喬棟樑,丁佳怡眼裡滿是怨念:「行了,別浪費醫生的時間,耽誤別的病人看病的時間。沒事了,回家吧。」

「對啊爸,我們回家吧。我都半個月沒回來了,爸,我可想你了。」喬子衿笑呵呵的,拉著喬棟樑就往喬家小院兒走。

等喬棟樑再回到小院的時候,都已經是下午的事了。

「爸,你回來了,那我去上學了。」喬楠默默背上書包,準備出門。

喬棟樑一臉尷尬之色:「楠楠,你不關心一下你姐的情況嗎?」

喬楠勉強笑了笑:「爸,我覺得與其關心我姐,還不如關心一下你的錢包。」

「你知道了?」喬棟樑大吃一驚,這比當他知道喬子衿真的沒事時還驚訝。

「呵呵呵……」她能不知道嗎,當她意識到腦震蕩這個詞不是她媽能說得出來的時候,她就想到了上輩子,她媽就是這樣花樣百出,一次又一次地把錢從她口袋裡騙出去的:「爸,我去上學了。爸,我媽之前鬧的事,你已經知道了。這個地方到底是學校借給我們的,要是讓媽來,不合適。實在不行,你看能不能搬回原來那個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