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299章誰是這位壯士(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9章誰是這位壯士(加更)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看到喬楠拿著自己的鞋,重新走回河邊,苗靚嗓子一尖道:「你,你想把我鞋扔進河裡?行了,你不就是想幫我買鞋嗎,我給你錢還不成嗎?」那雙鞋不能丟,那雙鞋是……

喬楠白了苗靚一眼,好吧,她可以肯定了,翟大哥跟翟華姐都不像苗阿姨,難道是像首長嗎?

喬楠手上一用力,「卡巴」一聲,左腳那隻完好的鞋子的高跟應聲而斷。

把兩隻高跟都掰斷撕掉后,喬楠才用自己的手帕,把苗靚的皮鞋擦乾淨,還給苗靚:「苗阿姨,其實我覺得,做人不必太為難自己,鞋子好看不實在,最重要的是好穿。女人喜歡漂亮,其實也正常,可再怎麼樣,也挑一雙更合自己腳的。」

看著苗靚那雙被擠得又紅又丑的腳,喬楠也是醉了。

虧得她沒生在古代,不用裹小腳,虧得上輩子,她媽從來不在意她,她天天土裡土氣的打扮,難得口袋裡能有點錢,她從來都花在吃上了,哪有功夫買這種折磨自己的高跟鞋。

苗靚目光怔怔,盯著剛剛還讓自己踮起腳尖,擠著腳指,每走一步路就跟被割一下的高跟鞋成了一雙普普通通的平底皮鞋,好一會兒都反應不過來。

「……」喬楠抿了一下嘴,得,首長夫人就是首長夫人,架子可真大。

沒辦法,喬楠只能彎下腰,再替苗靚把鞋子穿回去:「苗阿姨,現在天可不早了,你趕緊回去吧。實在不行,打個電話,讓翟家的人來接也行。從這兒回翟家,路不短,靠你這兩條腿走,回到家,估計得半夜了。」

「不用了,我不是那個意思。」苗靚想躲,她沒有等著喬楠給自己穿鞋子的意思,她只是想事想入神了:「謝謝。」

但喬楠速度夠快,苗靚還沒說完,鞋子就已經回到苗靚的腳上了:「你等等,我……」苗靚從包里拿出一張十塊錢,想給喬楠。

「不用了,現在你的鞋能穿了,我不用再幫你買了。」這樣,她總沒機會「貪」苗阿姨的買鞋錢了吧?

「不是,你的手帕髒的不能用了,這是給你買手帕的。」苗靚總算是有點不好意思了。

喬楠擦了把汗,把手帕收起來,樂了:「不用了,我這手帕洗洗就能幹凈,不需要買。還有,苗阿姨,你給我十塊錢,我都能買一大堆開店了。」

她這塊小手帕,就五毛錢。

「苗阿姨,我該去學校了,要不然得遲到,你自己找個地方打電話吧。實在不行,就去我們學校門口,門衛室也有。」說完,喬楠就真的管不上苗靚的情況,連忙往平城高中趕。

喬楠離開了,苗靚才從包包里拿出一隻小小的手機來。

這個時候的手機,當然沒有後來的輕薄,機身重又厚。

苗靚深吸了一口氣,撥通了號碼:「我在……對,來接我,嗯,好……」

苗靚不是沒有辦法聯繫到翟家,只是剛才她不想,但似乎她不想也不行。苗靚低下頭,看了一眼變成平底卻依舊擠腳的皮鞋,長長嘆了一口氣。

想換一雙合腳的鞋子,哪有這麼容易,誰讓她太喜歡這雙鞋子了!

「媽,你去哪兒了,這麼晚才回來,你這是怎麼了,掉坑裡了?」翟華知道司機去接苗靚了,等她看到苗靚的情況時,樂了。

做母女這麼多年,苗靚在一雙兒女的面前,永遠都是正經不已,比翟耀輝還講究。看到最講規矩的老媽變成這樣,翟華沒良心地笑了。

「是掉坑裡了。」累到的苗靚不顧形象,往後一靠,躺在了沙發上:「看到親媽這個樣子,華華你就這麼坐著笑,合適嗎?給我拿雙拖鞋來,之前摔了一下,扭到腳了。」

「真的假的,看醫生了沒?」翟華變得緊張起來,眼睛立刻瞄向了苗靚的腳,接著就是一陣誇張的尖叫:「啊啊啊,媽,你的鞋,你的鞋1

翟華跑過去抬起苗靚的腳看鞋子:「媽,你這雙鞋的鞋跟被誰給幹掉了,你有沒有把那個人幹掉?」

「熊孩子,說什麼呢,殺人犯法的。」苗靚腦仁疼地往翟華的腦袋上輕拍了一下,怎麼自家的女兒跟別人家的女兒差別這麼大?

「這雙高跟鞋可是五年前爸送給你的,你穿著不舒服,我跟翟升勸了你多少次把鞋丟了得了,你都不肯。那次,你右腳的鞋跟斷了,我想幫你丟,你不還搶回來,非得讓人修好。媽,不就是一雙鞋嗎?你要真喜歡,我讓爸再送你十雙成不成?」她就不明白了,她連高跟鞋都不愛穿,為什麼她媽對這雙高跟鞋這麼執著。

要是因為她爸的關係,她都說了,她能讓她爸送她媽十雙也不難埃

她跟翟升都碰不了的鞋子,今天被人掰斷了兩個鞋跟,她媽沒把對方砍成十八段,她能信?

到底是哪位壯士,擁有如此熊心豹子膽,她媽沒當場把人給撕了吧?

「哎……」苗靚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這雙鞋子,不丟,但我也不會穿了,你讓人放雜房裡去吧。」

「媽,你沒發燒吧,不穿了,放好了?」她媽捨得嗎?

「今天你是復讀機嗎,一直重複我的話,把紅花油拿來,替我揉腳1苗靚橫了翟華一眼。

家裡的皇後娘娘發火了,翟華哪裡還敢耍嘴皮子,老老實實地拿紅花油替苗靚揉腳。翟華一邊揉,一邊好奇,今天她媽到底遇到什麼事、什麼人了,她怎麼覺得今天她媽怪怪的?

「啊欠。」正在學校拿出書來複習的喬楠打了一個大噴嚏。

「小喬,最近下雨一冷一熱,溫差挺大的,你不是感冒了吧?」朱寶國看著喬楠,臉上帶著鬱悶:「小喬,不好意思,你讓我查的事情,我沒查到,我也不知道,學校到底是怎麼解決你的事情的。」

「噢,這事兒啊,不用查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吧。最重要的是問題跟麻煩都解決了。」喬楠放輕鬆地笑,揉了下鼻子:「我沒感冒,就是有點癢。對了,趙雨跟許婷婷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