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00章見不得我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0章見不得我好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想到許婷婷跟趙雨鼻青臉腫的樣,都能跟二師兄做親戚了,喬楠直接笑了,能出這樣手的人,除了朱寶國,她想不到第二個。

朱寶國摳了摳手,骨頭髮出「卡卡」的聲音:「這倆太欠揍了。」

丁佳怡先放的風,許婷婷跟趙雨就在後面推波助瀾,鬧騰得可歡實了。

朱寶國知道之後,在學校里,沒碰兩人一根頭髮,只是等今天上學時,朱寶國早就派了兩批人在路上堵了許婷婷和趙雨。

一看人出來,朱寶國的人二話不說,把麻袋往她們的腦袋上一套,然後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朱寶國找的人,可都是打人的老手,知道下手的分寸。

別看許婷婷和趙雨臉有點青腫,但傷並不重,而且真正疼的,也不是臉上,那些被暗處狠狠招呼了一通的地方,才是最疼的。

「當心她們告你的狀。」這不算是黑狀,事情的確是朱寶國做的。

朱寶國笑了:「就算我再給她們幾個膽子,她們也不敢。這兩個女人精著呢,我的拳頭不好惹,朱家更不好惹。也就你,跟塊嫩豆腐似的,誰看見了,都想欺負一下。」

被朱寶國笑話的喬楠手撐著腦袋,涼涼地看著朱寶國:「她們都知道我是你罩著的人,可照樣沒對我手軟。我有問題,你沒問題?」

朱寶國臉一菜,直接道:「那我再找人,揍她們一頓1他就不信了,這兩個女的骨頭真這麼硬,不怕打。

「差不多就行了,再過分,劉老師估計就得找你去談話了。」喬楠被朱寶國小霸王的樣子給逗笑了。

「喬楠,我看你對許婷婷和趙雨也不心軟啊,怎麼在你媽跟喬子衿的面前,心就比麵粉還軟,老讓她們欺負你。小喬,你的骨頭哪兒去了?」朱寶國憤憤不平地說道。

許婷婷和趙雨之所以有機會鬧事兒,還不是丁佳怡給鬧的,罪魁禍首就是丁佳怡,光打許婷婷和趙雨一頓有什麼用啊,丁佳怡不知道收斂,以後這樣的事兒肯定還多。

丁佳怡才是禍頭子,只有把丁佳怡這個大問題給解決了,小喬以後才有好日子可過。

「你以為我不想?」喬楠冷笑:「一個是我親媽,另一個是我親姐。你覺得我是能狠心揍她們一頓,還是想辦法直接弄死她們?現在是法律社會,殺人是犯法的。王洋做的事情,你不也都知道了。你在王洋手裡栽了幾次,你又怎麼收拾王洋了?王洋不照樣好好地進出你們朱家,是你爺爺的好外孫?」

傷你最深的人,就是你最親的人,這句話不是沒有道理的。

丁佳怡是她的媽,不管是在法律上還是在道德上,她媽都佔據了最高點。

不要說打了,她連罵她媽一句不是,都不行。

她對她媽說話,但凡露出半個髒字,那麼原本站在她這邊的道理,都會回到她媽的身邊,變成她從頭錯到尾。

「那、那就這樣算了?」喬楠一用王洋打比方,朱寶國也沒辦法了,就像之前王洋在自己中考前下藥,他除了發一通大火之外,連王洋身上一根毛兒都沒有碰到。

就像小喬說的那樣,王洋現在照樣在朱家進進出出,挺熱鬧的。

不管朱家的人對王洋的態度怎麼樣,在外人看來,王洋依舊是朱家的那個外孫,他朱寶國的表兄弟。

借著朱家的光環,王洋想撈的好處,也沒少撈到。

「這打又打不得,罵又不能罵,殺人的確是算了吧,那我們就這樣一直被欺負著?」朱寶國不樂意了,從來都只有他欺負人的份兒,什麼時候被人欺負了,還窩囊地連報仇都不行,這樣活著多沒勁兒埃

「王洋想你變壞,希望你沒出息,這樣,他就可以得到你的一切。王洋圖的是利,就算你不能立馬報復王洋,讓王洋難受。但你也不是沒有辦法,王洋越是希望你變壞,你就越是要奮發向上,弄點成績出來給王洋看看。你不但要牢牢掌握住朱家的一切,還要讓朱家比在你爸手上更要好。王洋現在是仰你爸的鼻息,看你爸的臉色過日子。那麼,你就要做到,總有一天,王洋想要過好日子,就得看你的心情1

聽著喬楠用最平淡的語氣和普通的字眼形容這件事情,不知怎麼的,朱寶國竟然一陣熱血沸騰,心頭隱隱似乎在雀躍著什麼一般。

「不錯,朱家的一切,都是我的,我要讓朱家更好。我要讓王洋想過好日子,就必須老老實實在我的面前低著頭做人1朱寶國臉色緩和了下來,不像之前那麼陰沉:「小喬,那麼你呢。你幫我想到辦法了,那你自己怎麼辦?你媽和你姐可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你以為我為什麼會在學習上花那麼跡我學到的知識,都是我的,誰都拿不走。我媽跟我姐,那就是奇葩。你覺得,就現在的情況,以後我姐會比我能幹,會比我能賺錢,會比我把日子過得更好?」買房,買車,讓喬子衿憑著自己的本事,喬子衿連一件都辦不到。

「那怎麼可能1朱寶國想當然地否認了:「不過,就算你比喬子衿會賺錢,以你媽的脾氣,她能不拿?」

最怕的就是,小喬辛辛苦苦的錢,最後全便宜了丁佳怡和喬子衿。

「朱寶國,你要記住一句話,要是我真的不願意,我媽從我這兒一分錢都拿不到。」上輩子,說到底就是她太蠢,總縱著她媽。

「你能做到?萬一你媽用搶的呢?」朱寶國不相信地問。

「搶?那也得我媽有機會見得到我,遇得到我,才能用搶。」她媽跟喬子衿是個大麻煩,她惹不起,真的惹不起,既然她惹不起,自然是用躲的。

「你要當逃兵?」朱寶國不高興了,這不是他做事的風格。

喬楠翻開書,冷靜地說道:「我跟你的情況不一樣,所以不能一概而論。你能用的辦法,不適合我。我媽跟我姐,最見不得我過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