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01章以身示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1章以身示教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

「然後呢?」

「然後?還需要什麼然後。只要讓她們知道,我的日子不但過得不錯,而且比她們好多了。只要讓她們知道這一點,我不需要再做更多的事情,我媽跟我姐準保會難受得連覺都睡不著。」

喬楠也不是特別明白,為什麼世上會有像她媽和喬子衿這樣的人。

她的日子好了,她媽跟喬子衿就難受得抓心撓肺的。

所以,想對付這兩個人,喬楠一直知道她根本就不需要做太多的事情,她完全只需要把自己的日子過好,就絕對夠了。

什麼主動出擊,對付、算計丁佳怡和喬子衿,這些在喬家,通通不管用。

「小喬,我發現你也沒那麼好欺負啊,藏了不少心眼兒1本來想不明白的情況,這下子,朱寶國就全都想明白了:「你這是以逸待勞,把你媽跟你姐,全算進去了,你還用的是最省力的辦法。」

「你真當我缺心眼兒,好欺負埃」喬楠笑了,只是笑的時候眼底沒有一點溫度:「將來,我肯定要賺錢買屬於自己的房子和車子。但買這些東西,要用到戶口本。全家除了我媽之外,就只有我爸才能碰這種東西。我爸要的東西,我媽再不講理,也得給我爸。」

「小喬?」看著喬楠的笑容似乎有點不太對勁兒,朱寶國心裡小小鬱悶了一下。

他希望小喬可以自強,可以強硬一點,免得總被那兩個就跟女巫婆一樣的女人欺負。但真看見小喬不同尋常的一面,他心裡又特別不是滋味兒。

小喬明明是一個單純,善良,沒有心機的小姑娘,卻生生被自己的至親逼迫到這一步。

一時間,朱寶國發現自己特別恨丁佳怡和喬子衿。

「你對你爸?」

「我對我爸當然是真的好。」頂多就是好當中,多了點算計:「朱寶國你要記住,真受了委屈,光靠吵和鬧是沒有用的,為什麼說會哭的孩子有糖吃?不吵不鬧,是你懂事,但你要讓所有人明白,你是受了委屈的,明白嗎?」

想到今天喬棟樑才被喬子衿、丁佳怡合謀騙到醫院裡去,還掏光口袋裡的錢,喬楠的臉色沒有絲毫的改變。

她早就打定主意,只要自己有賺錢的能力,她完全可以自給自足,念完大學。她從來沒把她爸賺的錢當成是自己的,就算是被喬子衿給騙走了,她也沒什麼好失望的。

果然,沒有期望才能沒有失望。

「行了,你還是多關心關心自己吧,自己缺心眼兒,還這麼看別人。」知道朱寶國是關心自己,喬楠還是忍不住刺了朱寶國一句。

她也是納悶了,她扁么懦弱好欺負嗎?

明明自己都快成心相婊了,怎麼在朱寶國的眼裡,自己老是乾淨得跟張白紙似的。不知道什麼叫作以退為進嗎?

就不想想,她爸才是喬家的一家之主,而現在,她爸可是完全站在她這邊的。

只要有了她爸這張王牌,以後考大學,買房買車,她都不用跟她媽通氣,她爸就能幫她搞定,她可以省多少麻煩。

等她媽收到消息,所有的事情就塵埃落定,她媽再能鬧騰,介時也只有乾瞪眼的份兒。

喬楠比誰都清楚,周四那天她媽鬧到學校來,非要見她一面,那完全是因為她媽找不到她爸,狗急跳牆,所以跑來找她了。

別看她媽跟喬子衿平時有多狂,多厲害,爸的存在才是她們驕傲的資本,爸在她們倆的心裡是定海神針。或許這個現象完全可以詮釋了她爸在這個家的一家之主的意義。

她爸跟她離開了,她媽和喬子衿就跟沒頭的蒼蠅似的,六神無主,心裡慌著呢。

她爸帶著她搬出去的舉動,不但讓她落得了一個清靜,最重要的是,這對於她媽和喬子衿來說,其威力不亞於釜底抽薪。

所以,她媽一知道她們搬家了,沒了她爸的下落,整個人就跟瘋了似的,連警察都敢撓兩下,被請到了警察局。這事兒要是放在平常,別說是撓警察了,她媽是那種見到警察就想繞路走的人。

「你強。」朱寶國這下子沒話說了,好吧,他這是白操心了,小喬心裡的算盤那是打得啪響,丁佳怡跟喬子衿哪裡是小喬的對手啊,這倆女人早就被小喬掐得死死的了。

合著在喬家,喬叔才是核心。

喬楠合上書,嘆氣:「強什麼強,我就算是機關算盡,也敵不過我媽的盲拳打死老師傅。」

這次家長會的事情,完全不在喬楠的算計之內,她沒想到她媽的膽子這麼大,敢頂風作案,腦子就跟進水似的,不但坑了自己,還差點坑死了她。

她媽這是要跟她魚死網破,來一招自傷八千,損敵八百嗎?

喬楠敢肯定,要是自己當不成平城高中的學生,她爸脾氣一上來,不說一輩子,她媽準保有幾年見不著她爸一面。

朱寶國翹著二郎腿,弔兒郎當地來了一句:「本來吧,我對王洋是怎麼看怎麼心煩。他來一次朱家,我心裡就鬧騰一次,恨不得發一通脾氣,鬧一鬧,讓王洋沒臉,把王洋從朱家趕出去。但看了你家的情況之後吧,我發現我不急了,我不煩了。以退為進是吧,我懂了。下次回家,我試試,到底好不好使。」

喬楠完全不知道,她這回可是成了朱寶國的啟蒙老師,實實在在地給朱寶國以身示教了一回。

打這以後,只要王洋來朱家,朱寶國也不發脾氣,甚至連一個字都沒有多說,只是默默地離開朱家。

一開始,王洋還當朱寶國怕了自己,這是認輸的表現。

這人一得意,肯定會忘乎所以。王洋乾脆就在朱家多留一會兒,多陪著朱老,嘴甜得不要不要,一直哄著朱老高興。

孫子難得跟外孫不吵不鬧,一開始朱老還挺高興的,覺得孫子到底是當哥哥的,懂事了。

可是吧,王洋不離開朱家,朱寶國就不回家,寧可在自家門口晃蕩,也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