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03章喬楠生氣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3章喬楠生氣了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看到門外的人,喬楠的眼裡滿是驚喜:「翟大哥,你回來了,什麼時候回來的?快進來吧,我給你倒茶。」

一見到翟升,喬楠星亮的眼睛直接笑成了月芽兒的形狀,熟稔親昵地去拉翟升的衣袖,把翟升往家裡帶。

翟升腦袋一垂,看著喬楠玉白的小手在自己麥色的皮膚的襯托之下,越發顯得纖細白嫩,盈潤的光澤更是晃眼睛。

翟升抿嘴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小弧度,直接將左手拎著的東西通通都移到右手,然後手一抬,直接握住了喬楠軟乎乎,暖乎乎又滑丟丟的小手,長腿一邁,與喬楠肩並肩地走進了屋子。

「翟大哥你坐,我給你倒水。」喬楠一下子還沒反應過來,光顧著怎麼招呼客人了。

翟升略有遺憾地鬆開了喬楠的手:「不著急,慢慢來。」接著就把右手拎著的東西,放在地上,粗糙的掌心直接顯出了幾道深紅的勒,可以見得,這些東西得多沉。

但為了牽喬楠的小手,翟升一點勒著的感覺都沒有。

「翟大哥,喝口熱水。」把熱水倒好后,喬楠後知後覺地看到地上又堆滿了翟升拿來的東西:「翟大哥,你也太客氣了,每次來都拿這麼多東西。這都冬至,快要年邊了,別告訴我,你家還沒人,所以讓我給你燒吃的?」

以前翟大哥對她的照顧,做得都很隱晦,現在怎麼這麼光明正大起來?

「怎麼,忘記了,你答應要給我做一桌的飯菜,想賴賬?」喝著小媳婦兒倒的熱水,翟升愣是喝出了一點甜絲絲的味道。

「沒。」喬楠擺手,她怎麼可能賴賬呢:「既然是我請你,那菜肯定也有我家來出啊,哪有你拿來的道理。」

翟升右手一抬,伸向喬楠。

喬楠不明白地眨了眨眼睛,發愣地看著翟升向自己攤開的掌心,翟大哥是問她要什麼?

翟升眼神示意,看了眼喬楠的手。

喬楠傻乎乎地抬起手,然後把掌心朝向翟升,她手挺乾淨的啊,沒臟。

「」翟升被氣笑了,小媳婦兒就是小媳婦兒,這小的還沒開竅呢,不過這也證明了,楠楠做到了答應過他的事情,沒跟學校里的那些男生有半點曖昧。

沒開竅更好,他是楠楠生命中唯一最重要的男人,所有的事情就該由他一點一點地來引導楠楠。

「把手給我。」

「噢。」喬楠聽話地把手放到了翟升的掌心。

翟升合手一握,拉了喬楠一把:「過來坐。」

「噢。」喬楠乖巧地點點頭,老實地坐在翟升的旁邊,而且還是以大腿貼大腿的姿勢,實在是之前貼了一個暑假,喬楠已經被貼習慣了,一點都不覺得,這個動作有什麼奇怪或者彆扭之類的:「翟大哥,你讓我坐,直接用說的唄。我又不是小朋友,還要你牽手。」

翟升深吸了一口氣,忍住捏喬楠小臉蛋兒的衝動,手掌往喬楠的腦袋上糊過去,一把將喬楠的腦袋按向自己的懷抱:「你比小朋友還不如1

一撲進翟升的懷抱里,喬楠就聞到一股淡淡的,似檀非檀的味道,不難聞,可「薰」人,弄得喬楠腦袋直發暈,兩隻小手只能無力地緊緊抓著翟升胸前的衣服:「翟大哥,你小的時候是不是養過狗埃」

要不然,為什麼每次見到她,都喜歡揉她的腦袋?

「翟大哥,要不以後等我有錢了,我送你一隻血統好點的狗?你喜歡什麼樣的?」免得等她長大出社會成為菁英人士了,還要被翟大哥這麼揉,吃不消。

翟升黑沉的眸子閃過一絲危險,如鐵般的胳膊小心而又有力的緊挽住喬楠的小腰,另一隻手則依舊放在喬楠的腦袋上,感受著喬楠柔軟絲滑的細發,一根根從自己指尖拂過時的輕盈觸感,美好而叫人留戀:「怎麼,等你以後有錢了,就不讓我親近了?」

「楠楠,你告訴我,是不是想交男朋友了,怕男朋友吃醋?」問這話的時候,翟升的語氣裡帶著一點誘惑,一點嗜血,而剛剛還在撩發的指尖悄無聲息地轉移到了喬楠的耳邊,若有似無卻又堅定地碰著喬楠圓潤軟嫩的耳垂,曖昧之意將兩人緊緊縈繞。

喬楠不可自控地哆嗦了一下,耳朵「砰」的一下退紅,連忙用手捂著自己的耳朵:「翟大哥,癢1

喬楠再遲鈍也感覺到自己跟翟升的距離似乎已經超越了朋友,她手往翟升的胸前一撐,想拉開自己和翟升的距離。只不過,翟升不肯的話,喬楠那點力氣無疑是蚍蜉撼樹。

「楠楠剛才好像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沒要到一個想要的答案,翟升哪裡肯放。

作為一個軍人,一旦標準了自己的目標,必要正中靶心,一擊即中,怎麼可能會讓目標從自己的眼前逃脫。

喬楠又氣又羞,扯子嗓子吼了一句:「交什麼男朋友,除了翟大哥你,我還沒遇到一個勉強能看得上眼的男人呢。翟大哥,你也注意點,我答應你的事肯定會做到。可你跟我不一樣,我是學生,學習為主,本來就不該在這個時候交男朋友。你都老大不小了,別說交女朋友,在你這個年紀結婚、當爸爸的也不少。翟大哥,你是個軍人,應該涇渭分明,不應該做這種不顧身份的事情。你以後要有了女朋友,看到我倆這樣,不得被氣死1

「你跟我都清楚,你是把我當成妹妹了,但你女朋友不知道了。反正如果我是你女朋友的話,看到你有這麼好的妹妹,我肯定要吃醋,肯定要生氣,肯定會跟你鬧分手的。翟大哥,你以後要再這樣,我、我可真生氣了1

喬楠這話是說給翟升聽的,也是說給自己聽的。

「翟大哥,我這個人死腦筋,我就喜歡丁是丁,卯是卯。翟大哥,你是軍人,遵守部隊里鐵一般的規矩。我覺得你應該把這種精神也放到生活態度來。你這樣是很危險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