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05章這是大人的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5章這是大人的事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既然你心裡都已經有數了,算我瞎操心。」翟華把心思都放在開車,爺爺不喜歡丘家,只要爺爺在,翟升跟丘晨曦就不可能訂婚成功。

等翟華和翟升回到翟家的時候,丘晨曦的父母已經要帶著丘晨曦離開了。

丘父的臉上還有一點點尷尬的笑容:「翟叔叔難得回來,我們就不打擾了。等翟叔叔休息好了,我們再來拜訪。」

「翟爺爺,我最近在研究中國象棋,下次來,我陪你下啊?」穿著淑女裙的丘晨曦笑容很是大方,有著少女獨特的明朗味道,很容易叫人喜歡她。

但事情總有例外,好比翟老爺子就是其中一個。

翟老爺子是老革命,老紅軍,很喜歡傳統的東西,最喜歡的就是下象棋,平時有事沒事就喜歡拉著人下一盤兒。

不過象棋這東西,當下不時興,很少年輕人會,並且精的。

丘晨曦也是想投其所好,得到翟老爺子的認同之後,好方便日後做翟老爺子的孫媳婦兒。

「不必了。」翟老爺子笑笑:「我年紀大了,腦子不好使,就指望著靠下棋,多動動腦,免得腦子不用就傻了,得那什麼,什麼老年痴獃的。」

翟老爺下象棋的水平,都快趕上國手了。

別說像丘晨曦這種單純地投其所好,臨時惡補功課的人比不過,就連精一點的普通象棋愛好者,那都不是翟老爺子的對手。

老小老越老越校

翟老爺子年紀大了,還不認老,就喜歡挑戰高難度,就特別花一整天的時間,就跟人磨一盤棋,也不願意用喝幾口茶的時間,秒菜像丘晨曦這樣的菜鳥。

跟丘晨曦下象棋,這真不知道是丘晨曦陪翟老爺子啊,還是翟老爺子在逗著丘晨曦玩兒。

「」丘晨曦的臉紅了一下,翟爺爺的意思是,跟她下太沒勁兒,根本就不用動腦筋嗎?

「晨曦,不許胡鬧,你翟爺爺下象棋雖然是愛好,可是水平一點都不低,不許胡鬧,你翟爺爺哪有功夫陪你這個小妮子玩兒。你要真有空,平時你翟爺爺和翟升下棋的時候,你就守在一邊看他們怎麼下,好好學習學習。就你那三腳貓的功夫,還想跟你翟爺爺下棋,給你翟爺爺倒茶還差不多。」丘勤不愧是政客,女兒被貶了,他照樣能對翟老爺子是笑得出來。

「爸,你說的是,我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讓翟爺爺笑話了。中國象棋博大精深,我再好好學習一下,等能力提升了,再跟翟爺爺下,平時,我站在一邊看就行了。」丘晨曦嘴角一勾,笑了。

要真能這麼做,她跟翟大哥相處的時間就變多了。

她就不相信,她天天圍在翟爺爺的身邊,給翟爺爺端茶送水的,翟爺爺還會這麼討厭她。

「晨曦,那有空就來玩兒吧。」苗靚有些不太高興地抿了一下嘴,但還是同意了讓丘晨曦多來翟家的事情,只是讓丘晨曦把次數控制一下。

名不正,言不順的,丘晨曦總往他們翟家跑總是不合適的。

「苗阿姨,那我走了。以後有空,我一定會多來陪陪翟爺爺的。」丘晨曦沒看出來苗靚的不高興,畢竟一直以來苗靚都對自己很好,而且還非常贊成她跟翟升在一起,所以丘晨曦壓根兒就不覺得,苗靚會有不滿意自己的一天。

齊敏藍站在丈夫和女兒的旁邊:「那我們先走了,之前的事情,下次再商量。」

「有空再說。」翟耀輝虛應了一聲。

「翟大哥,你回來了?1聽到汽車的聲音,丘晨曦回頭一看,就看到翟升和翟華一起回來。

今天來翟家,丘晨曦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見到翟升,沒想到在離開之前見到了,她跟翟大哥之間果然是有緣分在的。

「爺爺,爸,媽。」從車上下來,翟升先叫過自己人,然後才冷淡疏岳:「丘書記,書記夫人。」

「翟升回來了。」一看到寶貝孫子,翟老老子和每一位疼愛小輩的長輩一眼,一張皺巴巴的臉上馬上綻出一朵菊花般燦爛的笑容:「來來來,讓爺爺好好看看。最近部隊里的任務是不是又多了,你好長時間沒去看爺爺了,還要爺爺親自來看你。換你小時候,看爺爺怎麼收拾你。」

「為國家效力,當然要全心全意。這小家跟大家之間的關係,以前還是你教的,我從來沒忘記過。」翟升見到翟老爺子,眉峰似冬雪遇到春風一般初融:「爺爺,進去坐吧。」

「進去,咱爺孫倆好好聊聊。」

翟老爺子連連點頭,接著眼睛閃出一陣矍鑠、賊亮的光芒:「翟升,這次爺爺可是有備而來,準備大殺四方,讓你哭爹喊娘1

就站在後面的翟耀輝和苗靚一聽翟老爺子這句形容,臉色一僵,都不知道自己該氣好,還是該笑好。

「慢走。」公公帶著兒子先進屋了,苗靚當然不可能丟下客人,讓客人尷尬到底。

「不用送了,我們先走了。」好在丘家的司機很快也把車開過來了,丘勤替老婆、女兒開了車門,自己最後才坐上去。

等丘家三個人都上車,開出翟家之後,丘勤的臉色就冷了下來:「翟老爺子怎麼在這個時候回來了?」

「不清楚。」提到翟老爺子,齊敏藍多少有點不太舒服,表情更是僵硬得厲害。

「媽,怎麼了?」感覺到齊敏藍抓著自己的手有點涼,丘晨曦好奇地問了一句:「媽,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要不要去醫院一趟?」

「不用了」

「你媽看到翟老爺子,別說是身體不舒服,估計全身都不舒服,心裡最不舒服。」丘勤不是滋味兒地說了一句。

「老丘1齊敏藍有些無奈:「這都多少年的事情了,老黃曆你還翻出來說,不怕女兒聽了笑話。」

「什麼事,還是我不知道的?」丘晨曦皺了皺眉毛:「媽,你跟翟爺爺怎麼了?」

齊敏藍警告地看了丘勤一眼,然後笑著拍拍丘晨曦的手道:「那是大人的事,你不用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