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09章驗收成果(吐血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9章驗收成果(吐血加更)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女生小說

喬家跟翟家比起來,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而是天差地遠。

可以說,喬楠這種情況的女孩兒是她媽第一個就會從兒媳婦名單里劃掉的類型。

她就不明白了,都要二十一世紀了,她媽的思想怎麼會這麼老舊、封建,還講什麼門當戶對。

「沒有萬一,也不會有萬一。」

「你哪兒來的這自信?」翟華又手環胸:「反正喜歡楠楠的是你,不是我,別到時候楠楠跟你在一起,被媽為難了,到時候才心疼楠楠,我可幫不上你的忙。媽的性格你也知道,誰勸都沒有用。我都懷疑,這世上還有誰的話,能讓媽聽得進去。」

「不用你擔心。」翟升篤定地看著翟華:「楠楠,我從來沒有擔心過。楠楠本身就是個很優秀的人,不管媽的要求再嚴格,不用我幫忙,楠楠靠著自身的光芒,就夠了。不過媽的情況,我倒是有點放心不下。」

「你也聽出來了?」

「廢話。」

「」翟華捏了捏發癢的拳頭,要不是打不過翟升,她早就臭扁這個死小子了:「要不要查一下?」

「你查。」

「為什麼是我,萬一被知道了,那挨揍的肯定是我1翟華不答應。

「因為你比我早出生三年,因為你是我姐,我是你弟。」翟升扯著嘴角,笑了,笑得翟華想哭了。

「我這個姐姐,也只有在這種時候才能派上用場,你才肯叫我一聲姐嗎?」翟華欲哭無淚,只有要背鍋了,她才是姐!

「不錯了,要是連這點你都混不上,你才要哭。」翟升拍了一下翟華的肩膀:「這事交給你了,別給我們部隊的人丟臉。」

看著翟升狡猾而又無恥的樣子,翟華氣個半死,下輩子,她絕對只要妹妹,不要什麼破弟弟,太惹人嫌了。

時間過得總是很快,眨眼即逝。

時間對於充分利於它的人,當然有最大的恩賜,可是它流走的速度卻從來不會為任何人慢一點。

「呼,好冷。」喬楠呵著暖氣,把手捂熱了,然後看著喬棟樑在門上貼起了「福」字:「爸,今年過年,我們真的在這兒,不回去?」對於中國人來說,過年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節日,甚至是比中秋節還要重要,更該一家團圓的。

喬楠沒想到,她媽這麼會折騰,真把自己給作死了,鬧得她爸今年過年不回家。

「不回去。」喬棟樑非常堅定地說了一句:「免得我們回去了,你媽看著還不高興。難得過年,當然要過一個大家都高高興興的年。」

「爸,我媽那是看見我不高興,看見你可高興了。」喬楠笑了。

「那還不是一樣,大過年的,誰願意看她臉色,隨她鬧去吧。」喬棟樑抿著嘴,一提起丁佳怡就嫌。

「那我姐呢?」

「你姐有你媽,用不著我們擔心。」把「福」字貼好后,看著喬楠跟個小管家婆誰的,誰都要關心一遍,唯獨次次都漏了自己的感受,喬棟樑即安慰又心疼地說道:「楠楠,你多關心關心自己。你媽疼你姐,你姐她很聰明,又懂得為自己打算、考慮,不跟你一樣,只有一根筋。別說是現在,你姐將來的日子也不會差到哪兒去。我不擔心你姐,我就擔心你這孩子太老實,容易被人欺負。」

要命的是,外人還不一定能欺負到楠楠,楠楠盡被自家人給欺負了。

清楚這一點的喬棟樑所以才知道,他現在首要做的就是保護好喬楠這個小女兒。

至於老婆和大女兒,喬棟樑確定這兩個女人,還不用他去操那份心,沒有他在,以她們的心思和能力,也一定可以讓自己活得很好。

聽了喬棟樑這番話,喬楠沉默了一下,她沒想到自己以退為進的辦法會這麼成功。

明明一家人,相處起來用心機還要到這個份兒上,一時之間喬楠也不知道自己說什麼才好,但是一想到她媽跟喬子衿的人品和作品,她的心就硬了起來。

對她媽和喬子衿,要麼忍,要麼狠,要麼滾!

再忍,那就是死第二回。

所以,她要做的能做的就是狠和滾。

想到這這兒,喬楠的目光定了定:「爸,最近我又接了點翻譯的工作,賺了點小錢。爸,你幫我存起來吧。總放在我這兒,我怕跟以前一樣丟了。爸,我姐比我高一個年級,花錢肯定比我多。你一個人養我們倆個,太辛苦了,我想替你分擔一點。萬一姐要派正經用場,姐到底是你的大女兒,是你要留在家裡的那一個,你給她花吧,我沒關係的。真到了大學,我也想好了,我可以勤工檢學。聽說大學附近,大學生可以兼職賺錢,這種活很多的。我一定可以念大學,我一定會讓自己畢業的。爸,你別把自己逼得太緊了,弄壞了身體。我看你最近總接外活,每天晚上都很晚才睡。」

兩個要上大學的女兒,這個情況真是要把她爸給逼瘋了。

「兼職?」喬棟樑還是頭一次聽到這樣的情況:「安全嗎?學生在學校,不應該一心一意,這樣分心打工,會不會影響學習?」說實話,兩個女兒的學費對於喬棟樑來說,負擔的確是太大了。

尤其是還在丁佳怡把家裡所有積蓄都花光透支的前提之下,喬棟樑緊張得都快不敢睡覺,恨不得能接一天二十四個小時的活兒。

「不會,到了大學,的時間會比初中、高中都自由很多。而且上課模式跟現在的完全不一樣,一百多個人,坐在一間大教室里總之爸你不用擔心,我會有辦法的。你一個人供我姐就可以了。爸,我把錢拿來,你替我存了,畢竟還有兩年多,我才念大學。」

喬楠把自己這半年零星從林原康那兒接的翻譯工作賺的錢拿出來,通通交給喬棟樑。

看著喬棟樑手裡的錢,喬楠困難地咽了口口水,她在賭,賭自己這兩年是不是真的贏過了她媽和喬子衿,她爸是不是真的站在她這邊,今天就是真正檢收成果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