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13章直接吵上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3章直接吵上了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爺爺,你說今年這個年和餘下的寒假時間,我是跟你過啊,還是去外公家住,外公也挺想我的。」

朱寶國抬了抬下巴,爺爺「三心二意」、還想享「齊人之福」,他也不是沒有選擇的。

不但爺爺喜歡外孫,他外公還喜歡外孫呢。

「胡鬧什麼,這都快大過年的,你外公有孫子,你有我,不鬧,就今天,就今天一天。」這一招,朱老不吃不行埃

他就寶國一個孫子,要是寶國被姓李的搶走了,那他就沒孫子可親了。

外孫再好,那也沒孫子好。

「那王洋呢?」朱寶國不依不饒,故意當著王洋的面問。

朱老沒辦法了:「什麼洋洋呢,你王爺爺就不想洋洋嗎,大過年的,肯定是要一家人團團圓圓的。」

「嗯,爺爺,我們是一家人,王洋跟他爺爺是一家人,大過年的,當然是自己人跟自己人過。」朱寶國滿意了,走過去挽著朱老的手:「爺爺,今天都準備了什麼好吃的,我餓了。小喬,趕緊進來,吃風吃不飽。」

眼角的餘光瞥到王洋鐵青的臉色,朱寶國就那麼挽著朱老的手,親親密密地從王洋的面前走過。

想跟他斗,他是爺爺的親孫子,王洋不過就是個外孫,還想從他手裡把朱家的一切搶過去,痴心妄想!

「爸,我們進去吧,你身體還沒完全好,多吹冷風不好。」喬楠學朱寶國的樣子,挽著喬棟樑往屋內走。

丁佳怡跟喬子衿顯然是被剛才的情況給震住了,丁佳怡暗暗推了喬子衿一下,喬子衿馬上反應過來,走到王洋的旁邊:「洋洋,都這個點了,我們也過去吃飯。孫子、外孫都一樣親,你別想太多,朱老可疼你了。」

「嗯,一起過去吃吧。」王洋收回陰鬱的表情,笑了。

一樣親嗎?

這孫子跟外孫,兒子跟侄子之間的區別,真不止一點點。

朱寶國剛才還真敢,今天的事,給他記住了!

朱成處理完公事回到家,看到兩個眼生的女人,脫掉已經帶雪的外套:「怎麼多了兩個人?」

朱老笑了:「你在部隊上的表現,打小我就沒有為你擔心過,不過今天看來,在人情事故上,寶國真是你的兒子,嫡親的,一樣粗心大意。虧得洋洋提醒我,要不然,我們朱家今天就要丟大丑了。」

明明喬家有四個人,他們朱家卻只請了兩個過來,這叫什麼規矩。

「王洋?」朱成斂了斂眸色,如鷹隼般銳利的目光淡淡地掃了一眼王洋,王洋嚇得似草食動物撞見了肉食動物,身子一縮,身上的肌肉忍不信緊繃僵直。

「大舅舅,你回來了。」王洋吐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表情看著自然一點。

「回來了,不回來,哪有的看。」

至於看什麼,當然是回來看戲了。

事實證明,王洋是王家的種,心眼兒不但不少,膽子也夠大。上次的事情已經被他調查清楚了,沒想到王洋還敢這樣。

「」

王洋臉一青,垂下腦袋,說不出話來了。

王洋敢算計朱寶國,愚弄朱老,但唯獨怕朱成怕得不行。

「楠楠,聽說你又考了年級第一,恭喜你。這是送你的禮物,看看合不合用。」朱成可不是空著手回來的,竟然還帶了喬楠的禮物。

喬楠受寵若驚:「謝謝朱叔叔。」

從朱成的手裡接過禮物,沉甸甸的,加上四四方方的外形,喬楠的眼睛亮了亮:「是書,我能拆開來看看嗎?」

「既然送你了,就是你的。」朱成洗完手,就坐了下來。

「靠,這本書不是」當朱寶國看到喬楠拆開的禮物時,眼睛一瞪,紅了,看向朱成的時候,都露出凶光了:「爸,你騙人,你太讓我失望了,你怎麼可以這樣!!1

「幹嘛。」朱老驚得拉了朱寶國一把:「怎麼跟你爸說話呢,不就是一本書嗎,你要真喜歡,讓你爸再幫你買。你和喬楠的關係多好啊,這個樣子,不怕喬楠笑話你?」跟個小姑娘搶本書,寶國成績好了,怎麼這處事之道是越活越回去了。

眼見著朱寶國似乎為了朱成送給喬楠的禮物不高興發脾氣,要跟朱成吵起來了。

所有人都露出了擔憂的神色,唯有兩個人馬上垂下了自己的臉,壓抑著自己要勾起的嘴角,那就是喬子衿和王洋。

王洋無意間瞥到喬子衿跟自己有一樣的反應時,已經非常克制的嘴角似乎又往上勾了勾。

朱寶國跟喬楠的關係,不過如此,就為了區區一本書,也能吵得起來。

想讓朱寶國和喬楠鬧翻,根本就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難和複雜,只要用幾本書就可以辦到了。

喬子衿想的沒王洋深,她知道的是,同樣作為喬家的女兒,憑什麼喬楠有禮物拿,她沒有,就跟她比喬楠低了一等似的。

要是為了一本書,朱寶國跟喬楠直接鬧翻了。

只要她善加利用這件事情,到時候她不單多了一個王洋當弟弟,指不定還能再有一個朱寶國叫她姐姐。

才剛「相認」的姐弟,此時此刻的心理頻率出奇的一致:朱寶國跟朱成吵得再狠一點吧,朱寶國直接發脾氣,摔桌子砸凳子,總之,把場面鬧得越難堪,越混亂越好!

「爺爺,你不懂,那可不單單隻是一本書這麼簡單。爸,這事兒我生氣了,你太過分了。」朱寶國板著臉,就跟頭生氣的小老虎似的,死死地瞪著朱成,一點消氣的意思都沒有,朱老剛才勸他的話,真的全都白說了。

發起脾氣來的朱寶國完全不顧當場是什麼樣的場合,都坐著什麼人,搞得喬棟樑尷尬得都想把喬楠手上那本書還回去了。

但看到喬楠很高興地緊捧著書的樣子,喬棟樑自私地不說話,不斷告訴自己,這是朱家的家務事,他不方便勸,估計勸了也沒有用。

此時,冷靜得就跟什麼事也沒發生的喬楠成了所有人中的異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