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18章你以什麼身份說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8章你以什麼身份說話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至於朱寶國,喬楠表示懷疑朱寶國是不是最近電視劇看太多了,覺得這段話好使,所以直接抄到這個地方來了。

「對了,今天你們好好做作業,楠楠,爸有事得出去一趟。」

「爸,都年關了,還有什麼事兒?」喬楠關心地問了一句。

「就是之前接的賬,,我得趕著年前給他們送去。有了這賬,他們才好給工人結賬發工資埃」喬棟樑捧著厚厚一疊資料,然後綁在了後座位兒上,用袋子套牢,免得資料散了,被風吹走了。

「爸,那你路上當心點,還有,這種私活別接了,也夠了。你總不會想著大過年的還加班兒吧?」喬楠嘆氣,她爸為了賺錢,真是拼了。

「不會,爸心裡有數,你跟寶國在家好好做作業。」確定資料不會掉,喬棟樑就蹬著自行車,離開了小院兒。

「小喬,我有一件事情想跟你商量。」喬棟樑走了之後,朱寶國才開口:「這事兒其實是我爸提的,跟我沒關係。我爸說,你跟喬子衿只差了一個年級,萬一你們都上了大學,喬叔叔以後要同時供你們倆上學是絕對不可能的。我爸的意思是,我爸先資助你上大學,等你將來出了社會賺錢了,要想還的話,也可以。這樣一來,喬叔叔也能輕鬆一點,不用再把自己逼得那麼緊,你也不用再著急了。」

最重要的是,小喬跟喬子衿不可能同時上大學,喬家的錢不夠。

這個情況真一出來,以丁佳怡以前的表現,肯定會剝奪小喬繼續學習的機會,非要養著喬子衿不可。

真到那個時候,天知道丁佳怡又要怎麼禍禍小喬了。

「這事兒,我想想。」對自己百利而無一害的事,喬楠不敢馬上答應下來。

「想什麼想,幹嘛不答應。別看我爸是吃公家飯的,我爸錢也不少,不花白不花。你可是不知道外頭有多少女人盯著我爸這塊大肥肉,那些女人盡當別人是蠢材,就她們聰明。」

「有你這麼說親爹的話,要是朱叔叔在的話,肯定得揍你。」喬楠樂了:「朱叔叔能這麼為我打算,我知道是對我好。可是朱叔叔對我們家的情況還是不夠了解。」尤其是對她媽的了解不夠。

「幾個意思,你說說,你說了,我就能了解了,我了解了,我肯定也會讓我爸了解的。」

「說不清楚,反正你把我的意思帶給朱叔叔,朱叔叔會明白的。」她媽就是個安生不了的人,一有情況就鬧騰,各種作,作死自己不算,還要連累作死別人。

第二次搬家,她媽老實的日子又比上一次多了不少。

喬子衿已經高二了,來年就高三,讀大學也是眨眨眼的功夫。她媽現在就盡巴望著她爸把喬子衿念大學的學費賺出來,為了這筆錢,她媽不老實都不行,她得擔心她萬一不老實,她爸心狠一狠,真不管喬子衿了怎麼辦。

畢竟家裡有兩個女兒要,她的成績還比喬子衿好了那麼多。

所以,於情於理,她爸要是選擇供她念大學,讓喬子衿放棄學業,就算她媽利用輿論都沒法兒壓制、改變她爸的這個決定。

反之,要是她媽知道,她讀大學的學費全由朱家供了,她媽肯定又會恢復以前的樣子,做事肆無忌憚、有恃無恐。反正她爸供一個女兒還是供得起的,沒道理她已經由朱家供了,她爸有能力卻不供喬子衿的,這樣就說不通了。

因此,在他們喬家,錢緊張一點是個好情況。

「這麼麻煩?」朱寶國腦袋疼。

「楠楠,在家嗎?」

「翟大哥?」喬楠眼睛亮了亮,都沒跟朱寶國打聲招呼,就先去給翟升開門了:「翟大哥,你怎麼來了,對,翟華姐呢,沒一起來?」打開門后,喬楠只看到了翟升一個,沒看到翟華,有點小小的失望。

「她有事,今天來不了。」也不敢來:「家裡有客人?」翟升嘴角一抿,眸光一斂,如同是這座院子的主人一樣,主動把門關上,喬楠則自動自發地跟在翟升的身邊,一起往屋裡走。

「嗯,我同學朱寶國來了,跟我一塊兒做作業呢。」在翟升的面前,喬楠向來都是乖寶寶:「朱寶國,翟大哥來了,你們倆應該認識,見過吧?」

翟升一進屋子,跟朱寶國才打了一個照面,兩個大小男人四目相對,一股天生對同性的排斥使得兩人接觸的目光火花四濺,火星直冒,里啪啦的。

「見過。」翟升禮貌地說了一句,一個個性彆扭又傻的二愣子。

「哼哼。」朱寶國不是滋味兒地直哼哼,一個虛偽,善於偽裝的假好人。

「?」喬楠挑了挑眉毛,眼裡打了兩個問號:「你們倆怎麼怪怪的,好像都看彼此不怎麼順眼似的。」

「沒有。」

「怎麼可能。」

「」聽到兩人的否認,喬楠樂呵呵地笑了:「翟大哥,你坐一會兒,我給你倒杯熱開水。朱寶國,翟大哥很厲害,你在做作業的時候,要有什麼不懂的,可以直接問翟大哥,不用等我。」

交待完后,喬楠乾脆把空間讓給兩人,自己鑽廚房躲一躲了。

喬楠一離開,翟升和朱寶國的反應差不多,朱寶國的臉是直接冷下來了,翟華則是緩下來,但看朱寶國的眼神也並不怎麼友善。

朱寶國首先打破沉默:「之前小喬一直受你的照顧,謝謝了。」一想到喬楠在認識自己之前,就已經在翟家借地方看書了,朱寶國心裡就不舒服,總覺得有什麼重要的東西,被翟升搶了個先。

「你是以什麼身份跟我說這句話?」被「喧賓奪主」,翟升也不生氣,但犀利的提問,直接讓朱寶國把臉憋得通紅,半天硬是沒答上一個字。

是啊,他是以什麼身份?

如果是以同學的身份,那他也太看重自己了,作為同學,他哪有資格替小喬謝謝翟升啊,說這話臉皮薄點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