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19章這個理由我接受(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9章這個理由我接受(加更)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玄幻魔法

要是不以同學的身份,那他還能用什麼樣的立場去感謝翟升,順便拉開翟升和小喬之間的距離?

一下子想不明白的朱寶國變得急焦起來,他似乎想確定什麼,又想說什麼,但已經跳到嗓子眼裡的話了,偏還說不出來。

「嗯?」朱寶國不吭聲,翟升不輕不重,不急不徐,如同沾了墨的毛筆在紙上隨意地點了一下一般,卻直接起點了點晴作用的輕問了一聲,問得朱寶國慌了神色。

「我,我是以哥哥的身份!對,你不知道吧,我比小喬大了一歲,小喬雖然跟我上同一個年級,但她上學早,跟我同級但年紀比我校我一直拿小喬當妹妹看,我要保護她。當然,你對小喬挺好的,我這個當哥哥的,自然是要替她謝謝你。」是的,就是這樣的。

他早就說過了,小喬就是他的妹妹,他會好好照顧小喬,不讓別人欺負小喬。

欺負了小喬的人,他要揍回去,但像翟升這種幫過小喬的人,他說一聲「謝謝」還過分了?

有了這一層身份做擋箭牌,朱寶國腰板兒一挺,一改之前的心虛和不確定,就得理直氣壯起來。

翟升老謀深算地笑了:「這個理由,我接受,你的道謝,我也接受了。」

朱成自己能耐,可惜把這個兒子養得有點廢,都十八歲的人了,竟然還青澀得跟個毛頭小子似的,一點策略都不懂。他只是小試牛刀,朱寶國就自掘墳墓,不但把後路給堵死,還把自己給埋了。

現在的朱寶國還不夠老辣,不知道自己剛剛一句話,到底讓自己失去了怎樣的寶貝。等朱寶國將來長大成熟了,必有朱寶國悔的時候。

對此,翟升一點都不知羞地表示,他願意做朱寶國的啟蒙老師,先給朱寶國上一堂「深刻」的大課。

朱寶國將來要怪要怨,一怪朱成這個老子沒把他教好,二怨自己太蠢,被王洋算計欺負成那樣,到了這把年紀還學不乖,給自己挖了個大坑,然後再把自己給埋了。

朱寶國緊繃著的神筋因為翟升的這句話,忍不住又彈了彈,幾個意思,明明剛剛還一副要跟他扛上的樣子,現在又軟了,認了?

他認識的翟升絕對不是一個這麼容易就妥協的人,難道翟升還憋了什麼大后招來對付他?

「聊得挺高興啊,說了些什麼?」覺得自己留給兩人的時間應該差不多了,喬楠才端著兩杯熱開水出來,給翟升和朱寶國一人一杯。

「沒什麼,就是隨便瞎聊聊。」

「不用忙了,坐吧。」不像朱寶國那樣發虛,才剛剛做了虧心事的翟升淡定如常。翟升這是又一次地把喬楠將來的一個「可能」的苗芽兒給掐斷了。

朱家請喬家一家人去吃飯,幾乎前後腳的功夫,翟升就收到消息了。

當時翟華還看翟升的笑話:「你可得加緊啊,要不然的話,楠楠可就真的被人給拐走了。我聽說朱家的那個小子只比楠楠大了一歲,說起來,兩人的年齡更合適。他們還是初中同學,是真正的青梅竹馬,感情肯定不錯。你說三年初中,三年高中,要是再來四年大學,以後楠楠是不是要姓朱啊?」

「你再看啊,朱家都把喬家一家人給請了去,顯然,朱家沒有看不起喬家,還挺能接受喬家的情況的。光是這一點,朱寶國比你有優勢,翟升,我看你跟楠楠的事,懸了。指不定那倆孩子天天待在一起,已經日久生情,沒你什麼事了。」

翟華說的這些話,就跟翟升是撿來,倆人不是親姐弟一樣,什麼樣的話刺激,翟華就專挑這些話來說。她就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想試試翟升會不會為了喬楠失去理智,直接衝到朱家搶人去。

可惜,翟升不上當。

直到喬楠跟喬棟樑被朱家的人安安穩穩地送回小院,翟升甚至在翟家其他人的面前沒有露出一點異樣,唯有在陪朱老爺子下棋的時候,出了那麼一丁點的紕漏。

回想起昨天翟華說的話,翟升伸出猿臂,端起小媳婦兒給自己倒的茶,輕輕地喝了一口,笑了。

以楠楠的眼光,她不可能看上朱寶國的,光合適不頂用。

「楠楠,快過年了,你是不是忘記一件事?」喝了口白開水,翟升才提醒了喬楠一句,今天他來的目的是什麼。

「事情?噢,我想起來了,可是他老人家最近不是挺忙的嗎。我上次想去來著,他家門口擠滿了人,我都嚇跑了。」喬楠反應過來,翟升說得不是別人,是半年收自己為關門徒弟的林原康。

喬楠第一次去林家的時候,是見識過一次的,沒想到第二次去時見到的情況比第一次更誇張。她就不明白了,怎麼會有那麼多的人,鍥而不捨地總堵在她師父家門口,不肯走呢。

「你師父之所以會遇到這麻煩,全是為了你這個小徒弟。你的身份不曝光,總有人不肯死心,想試一試。為了你,你師父可是吃不少苦。」翟升黑沉的眼睛直直地鎖住喬楠的臉,語氣卻如常般沉穩。

「這樣啊,那以後還是只能請師父多辛苦一點了。」喬楠慌忙說了一句,萬一被那些人知道,她已經佔了他們心心念念的位置,這些人會不會拿刀直接把她給砍了?

翟升和喬楠所聊的話題,乃是朱寶國不了解,完全不知道的。聽到兩人旁若無人的聊著,自己則像個局外人一樣,只能傻坐著聽,朱寶國鬱悶得臉都黑了。

不對勁兒,今天的他非常不對勁兒。他以前看翟升也沒順眼過,但也沒像今天這樣討厭過,恨不得一腳把翟升從小喬的身邊踹出去。

心裡不舒服,正鬧彆扭的朱寶國非常想知道,喬楠跟翟升嘴裡提到的這個「師父」是何許人也,但他的自尊卻讓他把嘴唇抿了起來,硬扛著不說話。

「楠楠,在不在?我來看你了。」

「你去,今天什麼日子,她也來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