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20章我向你道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0章我向你道歉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不單喬楠聽出這個人的聲音,朱寶國也聽出來了,朱寶國臉一拉:「喬子衿來幹什麼?」

「不清楚。」喬楠搖頭,喬子衿都上門來了,喬楠當然沒有不開門的道理,最重要的是,現在都寒假了,她不在家又在哪兒,連躲、裝不在家都不行:「姐,你怎麼來跟王洋一塊兒來的?」

喬楠才想問喬子衿幹什麼來了,可當她看到喬子衿身邊的王洋時,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

「對啊,我跟洋洋一起來的。」喬子衿笑笑,推開門,擠了進去:「洋洋,趕緊進來,外面風大,當心著涼了。你就把這裡當成是自己的家,有需要什麼的,只管跟我說。」

「」喬楠擰了擰眉毛,不說話。

王洋勾起一邊的嘴角,從喬楠的身邊走過,眼裡充滿了挑釁和嘲諷。

「這麼熱鬧埃」進到屋裡,喬子衿看到不但朱寶國在,就連上次她在醫院裡見過的那位「翟大哥」也在,笑容就變得勉強多了。一個是少年有成,另一個是雛鳳清聲,兩個都是人中龍鳳,遲早有一天會騰飛九霄。

就是這麼兩個優秀又年輕的男人,總圍在喬楠的身邊轉,喬子衿磨了磨牙,這兩人難不成是眼睛瞎了嗎,明明她比喬楠更優秀,比喬楠更漂亮,比喬楠更出色。

有她作對比,為什麼這兩人還會選擇喬楠,卻跟看不到她似的。

「洋洋,坐啊,我給你倒杯熱開水。」好在,朱寶國和翟升不懂得欣賞她,還有別人看得出,她比喬楠好。

「好的。」王洋不像之前那樣自在地坐下來,而是拘謹地坐到了一邊。他早就收到消息,知道朱寶國來找喬楠了,他沒想到的是,翟升竟然也在。

王洋天不怕地不怕,唯獨見了翟升,心裡虛得厲害,有恃無恐的性子也大為收斂。

他能陰得過朱寶國,卻是絕對對付不了翟升的。

「楠楠,茶杯放哪兒了?」喬子衿想給王洋儘儘地主之誼,只可惜,現實情況不給力,喬子衿跟丁佳怡都沒進這院子的經驗,屋裡的東西放在哪兒,喬子衿也不知道:「楠楠,你過來幫我一下唄。你又不是客人,跟客人坐一塊兒幹什麼,過來。」

喬楠「呵呵」一笑,偏不過去:「這不是你家,你要招待人嗎,東西在哪兒,還用問我,找我幫忙?」

「楠楠,這是你對我該有的態度嗎?」喬子衿臉一板,喬楠當著這些外人的面,不給她面子,想翻天不成?「我是你姐1

「是啊,你就只是我姐而已。」喬子衿不會以為,她對媽百般容忍,所以對自己也會這樣吧,喬子衿哪兒來的錯覺?

一個是媽,一個是姐,要是喬子衿指望她用對待她媽的態度來對付她,那就只能說喬子衿想得太多了。

「你」喬子衿臉紅了紅:「你就算要鬧脾氣,也挑挑場合,再過一年,你都十八了,是個成年人了。當著客人的面,這麼發脾氣,你好意思?」

「好意思埃」喬楠輕笑:「行了,王洋等你這杯開水,等得脖子都長了,你確定要在這裡跟我繼續鬥嘴皮子,讓王洋渴著。」

「」喬子衿看了王洋一眼,知道自己這是拿喬楠沒辦法了,只好老實先給王洋倒茶。

喬子衿原本是想讓喬楠在三個客人的面前,暴露缺點,沒想到自己把自己埋在這個坑裡了,被喬楠的氣勢壓制祝

沒了丁佳怡的相助,喬子衿還想在喬楠的面前張狂,可是沒有那麼容易。

被喬楠擺了一道之後,喬子衿倒是收斂了不少:「洋洋,你喝茶。」

「謝謝。」原來喬子衿在喬楠的面前,就這點本事?王洋眸光一陣虛閃,他是不是找錯人了。假如喬子衿只有這點本事,他可不願意把自己的時間和精力浪費在喬子衿的身上。

「我跟朱寶國要學習,你們倆來,是要加入我們的行列嗎?」兩人坐下來之後,喬楠下巴一抬,指了指桌面上鋪著的作業,不客氣地問了一句。

「這主意好,這樣吧,明天跟我洋洋就把作業帶來,我們四個人一起做怎麼樣?今天走得太急了,都忘記把作業帶過來了。」喬子衿笑眯眯地說了一句。

「既然你們不是來學習的,那你們今天有什麼事?」朱寶國放下筆,涼涼地盯著王洋看,王洋這是來搗亂的吧。

與朱寶國對視了一眼,王洋一張白凈的臉上掛著乖巧的笑容:「昨天跟子衿姐姐太投緣了,想再多了解了解。哥,咱們倆也很久沒有在一起好好說過話了,大家的年級都差不多,在一起肯定有話題聊。以前有什麼誤會,鬧得不開心的,只要多聊聊、解釋解釋,就好了。哥,我們到底是一家人,子衿姐姐跟喬楠也是一家人。哪有一家人一直吵下去的。是,我之前的確是好心辦壞事,哥你生我的氣也是應該的。哥,在這裡,我鄭重地跟你道歉,向你說聲對不起,你就原諒我吧。」

王洋一句「對不起」說得非常輕巧,但卻沒有半點誠意。

朱寶國中考那事兒,但凡是長了心眼的,大多都能猜得到王洋絕對不是好心辦壞事的類型。

就因為大家是親戚,也不是斷絕關係,從此以後不往來了,所以才沒必要把話說得那麼死,免得鬧得大家都難堪。

王洋就是鑽了這個空子,越發不肯承認自己險惡的用心,只用「好心辦壞事」這句話輕描淡寫地把這件極其惡劣的事情給圓了過去。

「哥,我做錯事情,光道歉肯定是不夠的。這樣吧,哥,你提個要求,我送一件你最想要的東西給你怎麼樣?這下子,你總該接受了吧。哥,我真的錯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哥,你大人有大量,別跟我計較唄。」

朱寶國放下筆,雙手環胸,戒備地看著王洋:「你想送我東西道歉,你要送我什麼?」

「作為道歉,當然是哥你最想要什麼,我就送你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