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21章我們握手言和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1章我們握手言和吧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那我最想要的是什麼?」

「哥,你不記得了,去年你可是讓大舅舅,讓外公給你買一樣東西,花了好大的力氣,舅舅跟外公也沒有答應你。我想了點辦法,讓我爸託了人,總算是幫你買到了。不過你也知道,海關特別慢。再過半個月,我把東西一準送到你手上。先說好啊,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收了我的禮物,你就不能再生我的氣,讓舅舅和外公擔心我們倆的關係。」

要是每次朱寶國回到朱家,他在朱家就連站的位置都沒有,那麼他以後還怎麼把整個朱家抓在手裡,讓朱家改姓成王?

這事兒次數發生得多了,王洋實在是穩不住了。

這麼多年來,王洋陷害、污衊朱寶國都是順風順水,從來沒有失手,整個人穩不住,眼睛都飄到天上去了。

乍然失敗,王洋還得意地以為,就憑著他以前的努力,這件事情對他在朱家的地位不會產生多大的影響。

事實證明,那次的事情不但有影響,而且影響特別大,大到讓王洋忍不住心慌。

每次朱寶國放學回家,他就一定會被外公趕回王家,換而言之,朱家豈不是已經沒有他的立足之地了。只要朱寶國在的一天,他就必須老老實實地回到王洋。

憑什麼!

「怎麼,在我爺爺那兒行不通,所以想來收買我?」朱寶國輕蔑地看向王洋。

「什麼叫收買,哥你這話說得而且外公一直對我很好,我只是不希望讓外公總為我們小輩的事情擔心著急。外公年紀大了,整天開開心心,一家人團團圓圓、合合樂樂,外公才能長命百歲。哥,你肯定也希望外公的身體好吧?所以我們倆和好唄,別再讓外公為我們倆的事情心煩了。」

王洋頂著一張笑臉,態度特別好,面對囂張不已的朱寶國,更是百般忍讓。

「想讓我跟你合好?」

「嗯嗯。」

「做、夢1朱寶國說完,自己先高興得大笑不止:「王洋啊王洋,你也有今天。王洋,以前看著你,我心裡還不是特別有底,誰讓我吃你的虧吃了那麼多年。可從今天起,王洋,你得準備好了,我心裡是有底了。以前真是我高看了,其實,你也就這樣。」

「」王洋的笑差點頂不住了:「哥,你這話的意思是還生我的氣嗎,要跟我鬧下去嗎?」

他明明已經這麼示弱了,要是以前的朱寶國

「王洋,勸你回頭看看三國志。聽過一句話叫作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嗎?我已經不是當日的吳下阿蒙,讓你當猴一樣耍。跟我來這一套,你以為,你說一句對不起,裝個可憐,示個弱,我就會像以前一樣,得意妄形,然後原諒你?你特么當我傻啊1朱寶國前面幾句話,還滿帶嘲諷,到後面氣得直拍桌子。

王洋就特么是一匹狼,一條毒蛇,他還不想當蠢死的那個農夫。

「寶國,大家都是一家人,你怎麼可以這麼說話,那事我聽說了,洋洋肯定不是故意」喬子衿真會找存在感,這種時候還想開口。

「你要再多說一個字,信不信我抽你?你算老幾啊,也敢在我面前瞎朱寶國猛地回頭瞪了喬子衿一眼:「我可警告你,我看你不順眼著呢,就是愁著沒機會動手收拾你。你要再敢亂說話,我把你收拾到連你媽都不認識你,你信不信1

「我」喬子衿臉一白,嚇得脖子都縮了起來。

「哼。」喬子衿老實把嘴閉起來,朱寶國才看向王洋:「王洋,你今天給我來這一磁,說明你是真的沒什麼辦法了。王洋,你要給我記清楚了,你姓王,我姓朱,朱家跟王家那是兩家人。朱家的一切,輪不到你。」

「外公總說,哥你最近的學習進步了很多,原先我還不太相信,現在想不相信都難。這詞兒跟話都是一套一套的,三國志?我還真沒看過。」王洋冷笑了一下,要是以前的朱寶國,他今天這麼做,朱寶國一定會上當。

壞就壞如今朱寶國的身邊,多了一個喬楠。

本來,朱寶國有腦子就跟沒腦子似的,但出現一個喬楠之後,朱寶國就跟開了外掛一樣,比別人多了一個腦子,朱寶國能不變聰明,變厲害嗎?

所以說,想要對付朱寶國,首先果然還是要把喬楠先解決掉。

王洋只是暗暗地掃了喬楠一眼,誓要讓喬楠為自己今天受到的屈辱,付出百倍、千倍的代價。

只是王洋眼角的餘光才瞥向喬楠,動作沒作一半,他打量喬楠陰冷的目光就被另一道強勢霸刀而銳氣逼人的氣魄給打斷了。

翟升端正地坐著,那坐姿嚴肅地就跟在開國家大事會議一樣,坐的也不是小小的院落,而是人民大會堂,是一個極為神聖的地方。就算翟升的面前明明是放了幾個倒著白開水的杯子的矮桌子,翟升那氣勢,普通的矮茶桌立刻變成了一張會議桌,是他們商討大事的地方。最重要的是,桌子上放著的不是倒了白開水的茶杯,而是部隊里的軍人費了好大的勁兒,甚至是九死一生,好不容易從外國盜墓賊手裡搶回來的中國文物,價值連城,將會對中國考古有巨大貢獻的文物。

在翟升的面前,似乎再破落的東西,都能瞬間提高一百倍,一千倍的檔次,讓人覺得不一樣起來。

與這些最普通卻被提升了n個檔次的東西比起來,王洋只是被翟升淡淡地瞥了一眼,嚇得王洋臉色微白,目光閃爍,傴僂的身子透著一股猥瑣,就似不小心在白天跑出來的老鼠,一見到陽光就「吱」的驚叫一聲,以最快的速度沖回幽冷的黑暗之中,見不得人!

相形見拙這四個字用來形容王洋此時此刻的情況,那是再合適不過了。

翟升輕呷了一口白開水,什麼話也沒有說,甚至也沒再多看王洋一眼,王洋卻難堪地垂下腦袋,羞憤地想挖個地洞好鑽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