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26章我們對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6章我們對質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她爸一天沒帶著喬楠回來,她跟她媽就得繼續夾著尾巴做人。

喬子衿別的不擔心,就怕丁佳怡依著自己的性子,做些上不了檯面,只能給喬楠添小堵的事情。最後,沒讓喬楠難堪,反倒是她爸為了喬楠走了。

「怎麼會。」丁佳怡有點心虛地答了一句:「我看明天是個好天兒,我早就打算好了,要把喬楠房間里的被子、墊被都拿出來曬一曬,洗一洗,順便擦一下屋裡的灰。那個死丫頭賊精,我還沒惹她呢,她就盡在你爸的面前說我壞話。要是我有什麼事情做得不夠到位,指不定她在你爸的面前怎麼抹黑我呢。我,我是不會給她這個機會的。」

喬子衿滿意地笑笑,然後又擰了一下眉毛:「媽,你能這麼想,當然是最好的。不過媽,你剛才說的不會是反話吧?」

「都十二點了,忙了一天,累死了。子衿,趕緊去睡,我也要睡了。」丁佳怡差點答不上話來。

丁佳怡剛剛說的話,原本她已經想到了,卻根本就沒想去做。

誰讓喬楠鼓竄著老喬搬家的,想睡乾爽的暖被子,自己曬埃害她的時候,不想想她可是她親媽,用得著的時候,喬楠就把她當傭人。她怎麼可能願意這麼伺候喬楠,想得倒美。

丁佳怡就只有這點小心思,只能動這點小腦筋,翻不出什麼大浪花來。

「真的是」一看丁佳怡這迴避的態度,喬子衿無語了,合著她媽剛才還真是在說反話,想不理會喬楠,讓喬楠回來了自己收拾房間。

好在今天她多嘴問了一句,要不然的話,她媽又犯錯,給了喬楠找麻煩的借口。

「老喬,你跟喬楠回來了,趕緊進屋,我給你們倆倒茶,剛燒開的。」大年三十的那一天,喬棟樑帶著喬楠,下午一點的時候就到了。看到喬棟樑,丁佳怡是一臉的歡喜,熱情地迎了上去。

原本走在喬棟樑身邊的喬楠,被丁佳怡的這個動作,一把擠到了一邊去。

沒什麼防備的喬楠差點沒因為丁佳怡的這個動作,摔一覺。

「楠楠,你沒事吧?」喬子衿看到了,連忙伸手扶了喬楠一把,然後壓低了聲音,拉著喬楠慢了幾步,免得讓喬棟樑看到這個情況:「楠楠,我有話想問你,我們聊聊?」

「不想跟你聊。」喬楠甩了一下自己的手,爸跟媽都走遠了,爸不可能再看到剛才的情況,所以喬子衿不必跟她來這一套。

「楠楠,你聽我說,我有正事兒想問你。」喬子衿無奈:「楠楠,現在的你,怎麼就跟只刺蝟似的,我是你親姐,我們是一家人,平時小吵小鬧,絆嘴吵架,誰家都有。但我能害你嗎,你幹嘛防我就跟防賊似的,我也沒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吧?」

「真沒有嗎?」喬楠停下腳步,黑亮的眸子一沉,幽深地看著喬子衿:「我初二暑假那一年,那天雨天晚上,到底是誰開了我的窗,讓我發燒的?」

她確定自己是關上的,她爸連她的房間都不進一下,那麼開她窗,扯她被子的人,不是她媽就是喬子衿。

說句難聽的話,喬子衿為了自己肯定幹得出來這種事情來。

如果不是喬子衿,那麼就是她媽,她媽這麼干,為的也是喬子衿。要說喬子衿從來沒在她媽的耳邊嗶嗶這些話,她敢把自己的腦袋砍下來給喬子衿當凳子坐!

「你怎麼還說那件事情啊,你肯定是記錯了。楠楠,你是在懷疑我、懷疑媽嗎?你把我們當成什麼人了!媽是你親媽,我是你親姐,我們都是一家人,我至於做這麼過分的事情嗎?你要是還不相信我,我,我們去爸媽的面前對質還不行嗎?」都兩年前的事情了,喬楠口說無憑,別以為喬楠翻出來,她就一定會害怕。

喬楠越是提這件事情,她就越是不能心虛。

「楠楠,走,我跟你現在就到爸媽的面前,說個清楚,免得你總是疑神疑鬼的。合著這一年裡,你老跟我媽鬧彆扭,就是為了這個誤會?楠楠,你、你也真是的,我都不知道說你什麼好了。都兩年前的事了,你就那麼確定,你沒記錯,不是病糊塗了產生的幻覺?為了打消你的懷疑,走,到爸媽面前說去。你老覺得媽幫我,爸總不可能幫我吧。」

「啪」的一聲,喬楠拍開了喬子衿抓著自己的手:「不用了。」

「幹嘛不用,要是這事兒不說清楚,你以後肯定都不會相信我了。你不提也就算了,你都說了,我肯定得把事情弄個明白,好還自己一個清白。要不然的話,我明明沒幹這事兒,卻偏要被這個鍋,我多冤枉埃」喬楠說算了,喬子衿還來勁兒了,拉著喬楠的手不肯放。

「你冤枉?」喬楠氣笑了,這兩年裡,喬子衿別的沒進步,這臉皮絕對比以前厚了:「姐,你打的什麼主意,我心裡明白著呢。本來我只是懷疑,現在看你這個態度,我就敢肯定,我絕對沒有記錯,那窗不是媽開的,是你開的。你要有理,事情不是你做的,你向來不屑跟人講理。」喬子衿只會用鬧的。

現在,喬子衿正經八百地非要說,把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弄個清楚,就只能說明,喬子衿做賊心虛。

「你冤枉我,我說了,那事兒真不是我做的。楠楠,你這麼冤枉我,你有什麼好處?」

「對啊,既然我冤枉你都沒什麼好處,我幹嘛還要浪費這個力氣?相反,我那會兒生病了,差點錯過了開學報名的時間,你有沒有好處,你敢當著我的面說一句嗎?」喬楠停住腳步,冷冷地看著喬子衿:「喬子衿,這裡是家,你只是家裡的一個成員,不是法庭上的法官,要求每個證人說的話,必須還要有證據做依據。我拿不出證據,我的說就一定是假的,而你才是真的。這一套,在我這兒行不通。別把我當成以前的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