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第328章戳肺扎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8章戳肺扎心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武俠修真

「子衿,進來幫我的忙。」

「來了。」喬子衿深吸了一口氣,跟喬楠扯了半天的嘴皮子,還被喬楠氣得半死,偏偏她想問的正經事情,一句也沒能問出來。

一下子,喬子衿突然有一種預感,自己接下來的一年,過得肯定會非常得不順心,會有許多的麻煩。

「你前幾天勸我不是勸得挺好的,今天怎麼犯傻,跟死丫頭吵起來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現在死丫頭仗著老喬對她好,脾氣大著呢。今天又是大年三十,別惹你爸不高興,弄得這頓飯吃不成。」一進屋,丁佳怡就直接開口訓上了喬子衿。

想到以前家裡的活全是喬楠乾的,自己才是那個翹著腿坐等吃飯的那一個,現在情況不但反一下,她幹了活還要挨她媽的訓,喬子衿的心情更加糟糕了:「媽,你說這話虧不虧心。我教你的話,自己能做錯嗎?是喬楠故意跟我過不去,說非要跟你和我做對,還說把你跟我當成仇人,這輩子都別想好好處了,我那是被她給氣到了。我跟她吵?她不跟我吵,我就謝天謝地了1

「她真這麼說?」丁佳怡聲音一厲,這個死丫頭真以為自己能翻天了啊!

「我騙你幹嘛,沒看到我被喬楠氣成什麼樣了。」抓著瓜子,喬子衿真不想把自己端出去的瓜子給喬楠吃:「媽,以後你跟喬楠的事,我可不管,我也管不了,免得自己活活被氣死。喬楠離開家半年,整個人都變張狂了,完全不把我和你放在眼裡。」

喬楠是真的跟以前不一樣了,不但翅膀硬了,飛出這個家之後,她就一點都抓不住喬楠了。

喬楠挑今天這種時候,跟她說那些話,是要跟她劃清界線的意思。

「這個死丫頭」丁佳怡光是聽喬子衿說,就被氣得夠嗆。

「行了,在我面前罵喬楠死丫頭也就算了,你要敢在爸的面前罵一個字,你信不信爸能立馬帶著喬楠走人?難怪喬楠變張狂了,不把你跟我放在眼裡,她有爸給她撐腰呢。也不知道喬楠給爸灌了什麼**湯,讓爸這麼幫著她。要是沒有爸,有的她受1她敢肯定的說一句,只要爸還像以前一樣,對家裡的事情不聞不問,她就有絕對的把握,把喬楠整到一聽到她的名字就怕到哆嗦!

「喬楠,這是你最喜歡吃的五香瓜子,多吃點埃」得了喬子衿的提醒,丁佳怡揉了揉自己氣得快要扭曲的臉,端著一張假笑走出來,還親切地把瓜子特意擺在了離喬楠最近的位置。

「爸,都八點了,春節聯歡晚會開始了。」喬子衿興奮地打開了電視機,

剛二十一世紀的時候,過年看聯歡晚會才是主流。

果然,電視一打開,聽著熟悉的旋律,喬家安靜下來,一家子都盯著電視機里那些熟悉的面孔看著。之前不和諧和彆扭的氣氛,消失得乾乾淨淨。

丁佳怡跟喬棟樑挨坐得很近,這一次,喬棟樑沒有拒絕。兩人手碰手,腳碰腳,看著電視里的節目,時不時側著臉靠近彼此,交流一兩句話。

喬子衿則是興緻勃勃地看著語言類節目,尤其是小品和相聲,一聽到包袱的地方,就樂得哈哈大笑。

一時之間,喬家過年的氣氛瞬間濃了不少,大家和和氣氣,高高興興地倒真有一點一家人的味道了。

上輩子,喬楠最盼的就是過年,因為大年三十這一天是她一年之中,唯一不會挨罵,又能隨著自己的性子吃飽肚子的一天。

但是此時此刻,喬楠著一張臉發現自己已經完全融入不到這個家庭之中去了。

就跟上輩子似的,她爸,她媽和喬子衿是一家人,她一個人是另外單獨的一個家。一間屋子,四個人,偏就她一個,與另外三個格格不入。

尤其是看到三人並沒有太多的交流,氣氛卻是極為融洽,喬楠心裡不但彆扭,而且還特別不舒服。

以往的想得開,心放平,這個時候完全不起作用。

大概十點左右的時候,喬子衿伸了個懶腰,打了一個哈欠:「爸,媽,我困了,要去睡了。」

「那」喬棟樑猶豫了一下,團圓飯已經吃完了,他是不是該帶楠楠回去了?

「老喬,你跟我來一下,趁著年邊,我給你織了件新毛衣,你試試?」丁佳怡瞅准機會,眼睛水亮亮地看著喬棟樑,向喬棟樑示好。

「好吧」喬棟樑點了下頭,沒有拒絕丁佳怡的一片好意。

兩姑娘看著夫妻進了房,尤其是喬子衿樂得直笑:「喬楠,你說要是國家沒有計劃生育那該多好啊,指不定爸媽曾經的願意就能達成,我們這個年紀了,還能再多一個小弟弟呢。」

看到喬楠板著臉,一言不發的樣子,喬子衿就更高興了,今天她受了喬楠那麼多的氣,好歹是扳回一城了。

哎呀,這下子她確定自己還是可以過一個圓滿的年,高興地睡覺去了:「你的房間沒變過,媽都替你收拾好了。你不把我們當親人,我跟媽對你可算是仁至義荊行了,我睡覺去了,你想看電視的話就繼續看,不想看的話直接睡吧。」

家裡到底只有丁佳怡跟喬子衿兩個人,哪怕喬子衿再是十指不沾陽春水,這種時候怎麼也得幫些忙。不太習慣的喬子衿只覺得自己渾身上下有點酸痛,只想快點睡個好覺,養足精神。

要是爸沒帶著喬楠搬出去那多好啊,要不然的話,今天她乾的活,就該都是喬楠的活了。

「喬子衿,我怎麼覺得還不到半年的時間,你這手都粗了不少。」喬子衿戳喬楠的肺,喬楠就扎喬子衿的心。

「你說什麼?1果然,剛剛還困得不行的喬子衿一聽喬楠這話,頭髮一豎,眼睛一瞪,就跟頭被踩了尾巴,拔了鬍鬚的母老虎似的,只差沒對喬楠張牙舞爪。

曾經喬子衿最驕傲的就是,自己家的條件明明就一般,可是她卻養了一雙比一般人都要細嫩漂亮的手。